<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2.护食者
        无机老人真正辉煌的时刻不长,然他的故事却被很多人所知悉,某些人甚至把他当做武功巅峰上的代表,以他为奋斗目标,譬如方东方北,虽然说这应该属于年少轻狂时期的事了,但毕竟也是曾经的梦想不是?、

         当听到林木是无机老人小徒弟后,他俩说不出的羡慕:这是要踩多少狗屎才能得到如此福分啊!

         所以,当林木说出“我已经脱离师门”的时候,方北的第一反应特别强烈,一直有种“林木脑袋进水了““林木脑袋被门夹坏了”等念头出现;方东的反应虽然比较委婉,但还是认为林木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世人垂涎不已的机会竟然都不抓紧,浪费了无机老人的一片好心啊!

         虽顾忌着林木,两人均未发表意见,但是从表情上来看,心思特别明显,向阳见林木情绪似有些低落,怕他多想,赶紧耸耸肩,拍拍小豆子的屁股,大大咧咧地说道,“人各有志,脱离了就脱离了呗,又不是活不下去了!”

         像是在跟盟友求证一般,向阳又补充了句:“再说了,没有他,木头和小豆子不是过得挺好的嘛!是不是啊?小豆子!”

         “嗯嗯~最好啦~”小豆子懵里懵懂,听到了向阳的话,很是赞同的点着小脑袋。

         他没见过无机老人,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他知道,以前他和爹爹在村里时,有吃的有玩的,日子过得挺好的,现在虽然离开了,可还有叔叔陪着一起玩,爹爹也有了好朋友,还是挺好的!

         林木伸手接过小家伙,小豆子果然是治愈林木伤痛的最佳良药,原本还有些小感触的他重新振奋起来了:的确,如果没有离开,那他和小豆子之间可能就不存在交集了。

         不过,话说回来,向阳一个大老爷们,有时候真的粗俗流氓的可以,但有时候却是细心得令人汗颜,至少认识他后,林木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某一天,他把这番话跟老王妃,也就是向阳他娘说了后,老王妃还斜着眼睛瞄了向阳一天,甚至还搁下话说:“臭小子,敢不敢哪天温柔细心点让为娘的看看啊?”这才发现自己受了特殊待遇的林木羞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当然了,此乃后话,暂且不表。

         方东方北见向阳都护人护到这种地步了,满肚子疑问围着肠子打圈圈,却也不敢再问,万一闹得个不开心,得弄个“以死谢罪”什么的太凄惨了!他们还年轻,不想那么早离开,尤其是好不容易从战场上捡回小命的,更是要珍惜!

         林木见东北二人气焰消下去,委屈表情有点像吃不到糖的小豆子,顿觉好笑,便说道,“放心,这一路还长着呢,你们想听什么,直接问就好了!不过别抱太多希望,我知道的事情,真的不多。”

         果然,还是“夫人”善解人意,哪像某人,有了新人忘旧人!得到准信的两人喜形于色,屁颠屁颠地回房收拾家当去了。

         “他们俩就是好奇心重了点,没什么恶意,你别太放心上就是了!”对无机老人,向阳没半点情感自是很难体会,不过方东方北性子他是知晓的,他不希望三人之间产生纠纷,尤其是林木。

         如果他和林木之间以后真的会发生些什么,那么林木就是另外一个他,他的兄弟就是林木的兄弟,打打闹闹可以,但是不应该有隔阂。

         林木点头,表示理解:生死兄弟,情谊千金,而且方东方北的反应其实很正常,没什么可计较的。

         等向阳三人出现在马车边时,方东方北已经等候一段时间了。

         向阳看着那多出来的空间,点头赞了一个,方东办事果然利索,拆了座椅,直接在车厢底铺了一层层厚厚的垫子,位置宽敞了不说,最主要的是方便了小豆子,至少不用担心从座椅上掉下来了。

         车内茶水糕点棋盘书籍一应俱全,连休憩时要盖的小毯子都准备了两床,甚至还单独给小豆子准备好些零嘴儿和小木质玩具,乐的小家伙在里头爬来爬去,乐呵得不得了!心细的程度连林木都不由得竖起大拇指!

         方东驾着马车驶了一段时间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回头一看,丁瑞和肖烈居然在后头慢悠悠骑着马儿,一个笑着一张脸,一个板着一张脸,却是摆明儿着打算跟他们一路。

         跟马车内的人打了招呼,林木摆摆手:“不用管,愿意跟就让他们跟着,当是多了两护卫,还不用出工钱,划算!”

         小豆子一听到划算两个字眼睛更亮了,笑眯眯地跟着点头,就跟真的拣着钱儿似的。

         “……”向阳几个失笑:有其父必有其子,其实吧!小豆子对钱那么在乎,真的是有原因的!

         车上无聊,小豆子玩着玩着觉得没意思,就托着腮帮子坐在边上看着爹爹和叔叔两个人下棋,小家伙也知道一些些,时不时还给两方当指挥,这个马儿可以飞掉那个卒,那个炮可以轰掉这个兵。

         向林两人本意就是玩玩打发时间,干脆不动手,就在一旁随意看着,小家伙全神贯注地一个人两边下,玩的不亦乐乎。

         沿途停车的时候,方北随意调侃了句,“你说他俩这是要追随咱爷的脚步吗?”一直在马车边上晃悠,不前不后的,别说还真像是两侍卫!

         估计懒病发作了,听到调侃,丁瑞便飞身下马,甩手将缰绳扔给了肖烈,自己爬上了马车休息,“我这是想着好不容易见着小师弟了,怎么样也的再送他一程吧!”

         原本丁瑞是想进去车厢内坐坐的,结果见里头三人头都没抬,更别提给点反应了,没意思的他,自觉跟着方东方北挤在一块了。

         再次提到“小师弟”这个称呼,方北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不对啊!既然你们都是林少的师兄,那林少怎么会不认识你们?”正确来说,为什么会不认识穿红衣的小师兄?

         “这还不简单?”丁瑞随手指了指一直着的肖烈,“小师弟离开的时候,他还不是无机居的人,不认识很正常。”

         “啊?”方北抓抓头发,是他理解能力有问题么,为何他有种听不懂的感觉?难道师兄不应该是比小师弟先进门吗?这关系是颠倒了吗?转头向方东求救,结果方东同样也是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