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4.麻烦中
        想象着自己一手捧着装着西瓜的大肚子,一手慢悠悠地抡起玄铁刀抗在肩上,向阳一个冷颤,喊了句“我滴个老娘呀!”努力甩甩头,慌忙赶去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他被自己天马行空给吓着了!

         思前想后,向阳捡了个最靠谱的答案试探性地问道:“该不会大家真的都以为小豆子是我的儿子?哈哈!难不成真的长得很像?”

         虽然从外人的表现能看出些苗头,但向阳的属性是,只要林木一天不承认,那答案一天就是否定的。

         会叫的狗不咬人,林木绝对属于个中楚翘,林木护子心切,向阳生怕某一天不小心把他给惹毛了,到时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只能哈哈着开开玩笑。

         不过这次林木的回答跟往日有些出入,只见他点点头,大方地承认,“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你不是,我也会相信的,你和我儿子在相貌上的确有几分神似!”

         向阳闻言,神色变得非常奇怪,倒不是因为林木的肯定答案,而是林木说这话的神情。

         他不知道其他人在听到一个小孩子的亲爹突然跟自己说“其实你和我儿子长的蛮像”时会是怎么样的反应,反正他从林木的语气听出了其他意味,带着一抹不怀好意,似乎是在故意占他便宜。

         抬头,对上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向阳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抽抽嘴:方北几个老说他不正经,那是因为他们少见多怪,没看到其他人不正经是啥模样,改天让他瞅瞅林木现在这副坏兮兮的表情,估计连小豆子都没见过!

         吃瘪的向阳呶呶嘴,嘀咕了句:切,小孩子心思,标准的白面心黑!老子才不和你一般计较呢!话说明明他才是最最年长的那个才对吧!也不晓得尊重点老人家!哼!

         自觉扳回一局的林木心情瞬间变得愉快,语气轻松地解释着之前的话题:“我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与官场上的人半点接触都没有,不可能平白无故就冒出一堆人来找我的!倒是你,权高位重,肯定结下了不少梁子,少不了给你使绊子的人。”

         向阳没有反驳,这些分析虽说听起来纯属瞎扯,但细究起来,也就那么回事。

         “你说你是不是惹上了什么人?”向阳觉得这句问话很耳熟,转眼一想,好似刚刚他想问林木来者,居然一下子就给调换位置了!不过,这话对他来说,也太难回答了吧!

         然后就见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林木,然后幽幽然道:“你不是开玩笑吧!你不是知道我身份么,老子战场十年,杀敌无数,别说是人了,你现在就是有鬼魂上门来找我,我都觉得很常见了!”

         言外之意,惹上人什么的,三个字——不知道!不在意!

         再者,如果不是战场上带下的麻烦,那就更加不晓得了,这些年来他都鲜少回京,京城的形式都是他老娘和其他家将说明的,麻烦什么的都是天生的,通常是不用自己去找,也会有人找上门来的。

         好吧!就当是他欠下的债吧!不过,他记得林木有提过他那边似乎也有些麻烦来着,那…… “这些人都是冲着我和小豆子来的?你不是还有一堆仇人吗?哪去了?”

         向阳的语气很淡定,一点都不自觉他们在讨论的问题和安全有关,就好像是说“打算明天吃啥”那般随意。

         同样淡定的林木摇摇头,“不,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些不明身份的,应该就是来找我的了!”

         哟!有秘密!好奇心被点燃的向阳搬起凳子朝林木身边靠了靠,那架势有些像小豆子每次要听故事时的状态,肩膀推了推林木,满脸八卦道:“哎,都这么熟了,你也知道我身份了,那么你呢?怎么就招惹上麻烦了?”

         “听过‘无机居’吗?”林木没打算遮掩,直奔主题,怎奈向阳几乎所有时间都是在军营里待着,虽不至于两耳不闻窗外事,但是隶属于江湖的八卦,他知晓的真心不多。

         所以即使“无机居”在江湖里颇有名望,可对于经验为空白的人来说,那就是茫然一片,什么都不知道!

         向阳只得抓着头发问道:“什么‘无鸡’居,怎么叫这么奇怪的名字?难不成那里只能吃鸭?”

         “……”林木无言:若是小豆子清醒的话,估计也能得出同样的结论吧!顿了顿,他捡了一句重点解释道,“我是无机居里无机老人的最小的徒弟,不,曾经是!”

         “曾经是”——林木的语气很平静,但是那句曾经是却是直直地敲击在向阳的心坎上,那眼神里微微闪过的黯然,莫名让他心底揪了一把:“不想说就别说了呗!只要你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我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放心,不会跟你太计较的!”

         林木低头,掩饰了下情绪,正欲继续时,小豆子带着哭腔的喊声从床幔里头传来,“唔~爹爹爹爹~叔叔叔叔~”

         两人一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跑过去,只见小豆子在床上坐来,反手擦着眼睛,眼角边全是泪水,不由得心下一惊,林木急急忙忙将人抱在怀里,轻言安慰道:“怎么了?怎么了?爹爹在,小豆子别哭,爹爹在,不怕!”

         原本向阳还在高兴小家伙做梦的时候都不忘记自己,觉得倍感欣慰,然,看着小豆子嗒吧着眼泪,小声抽泣着,心里也挺心疼。不好意思去跟人家爹爹抢地盘,只得弯身蹲下,捏了捏小家伙的手,鼓励性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小豆子是男子汉,不能哭的,小豆子跟爹爹叔叔说说,是不是做噩梦了?”

         见心心念念的人都在身边,小豆子情绪安稳了些,“小豆子梦见……呃……梦见……好多人来抓爹爹……爹爹一下子就不见了……小豆子找不到……叔叔……叔叔也不见了……哇——”

         抽抽噎噎地将话说完,似乎又想起那个可怕的梦境,小豆子根本懒得管什么男子汉不男子汉的,抱着林木就是一阵嚎,哭得气都顺不过来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小豆子接触的事情不多,但是神经特别敏感,这几日林木和向阳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在出行用餐等方面却是谨慎了不少,小豆子不敢多问,只得自己小心翼翼地将心思藏起来,这不,给憋出问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