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7.无机居
        “爷,要不咱们下楼坐坐,顺便吃点喝点?”向阳的烦躁方北看在眼里,没啥能帮上忙的,想着喝点小酒缓缓,等林木洗澡出来了,他们爷见着人了也就没那么饥渴难耐了。

         向阳往身后看了看:这两天风平浪静,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吧! 而且他现在的状态,非常之奇怪,似乎有点走火入魔的征兆了,的确是需要平复一下了!

         两人一起下楼,叫了两壶小酒,拧起酒壶,向阳跟喝水般直接往喉咙里灌,那火辣辣的滋味从喉咙上划过,倒是有种安抚人心的效果。

         火气渐渐消停的向阳,想起林木之前坦白的话语,掂了掂内心的好奇,最后还是勾了勾指头待方北凑近后,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有听过无机居没?”

         没有直接说明这个和林木有关,算是向阳的某些私心,说不出高兴,他觉着木头选择单独跟他说,那是出于一种信任!为报答木头的信任,他暂时还是不跟其他人说吧!

         “无机居?开玩笑吧!”方北在听到某个熟悉的名字瞬间激动了,完全忘记了向阳刚刚其实是在询问而不是考验他,尾巴翘得老高,得瑟道,“怎么可能没听过,爷您也太瞧不起我了吧!在江湖上混哪能不知道无机居的啊!这可是常识好不好!”

         向阳眼皮抽了抽,果然,常识这东西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笑眯眯地拍了拍方北的肩膀,“说吧!无机居是个什么东西……老子我还真没有听过。”

         闻言,得意劲儿过了的方北感觉到了一阵秋天的萧瑟,他居然明嘲暗讽他家爷没有常识,靠,难不成他这是馒头吃多了发傻了把胆子撑大了?

         擦拭着额头上的黑线,方北想着法子补救,“哈!哈!那个啥,爷您不是江湖人,没在江湖漂,没有江湖常识很常见的。”

         越解释越糟糕,方北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啥玩意了,干脆趁着向阳的拳头还没有落下来之前赶紧交代好所知道的一切。

         无机老人可以算是近五十年来江湖上的一个传奇人物了。

         三十年前,凭空出世的无机以一人之姿,在一年之内逐一挑战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五大门派。要知道,当时的江湖,几乎所有的小兵小将都以五大门派马首之瞻,且众掌门皆是数一数二的高手,面对他的战帖无法拒绝,只能一一接招,结果……

         据说,五局四胜一输,四大掌门纷纷落败,最后无机是败在了少林门下。

         这一切都是据说,因为真正见证比试场面的人不多,且都是各门各派除去掌门外的另一掌事之人,他们不会多舌去解释什么,更不会去宣扬当时状况如何。

         不过对于这种做法,有人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输了就输了,反正还有其他几个门派一起垫背,解释就是掩饰,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既能挽回尊严,又能表现大门派的风度,不亏!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无机战败,但想想,无机虽四十来岁,但少林方丈却是比他多了近二十年的功力,输了并不丢脸,相比较,无机已算是绝有的高手级别了。

         顷刻之间,他的事迹传遍江湖,即使有人说他自视甚高,不自量力,但更多的是对他的称赞,尤其是他之前还赢了那么多人,可想而知其功夫是多么的出神入化,于是乎,江湖第一人的美名不胫而走。

         成名只在一夜间,比试之后,五大门派掌门纷纷隐退江湖,原以为无机会趁此称霸,却不曾想,他竟然也在最辉煌的时刻随着一起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之前的纷纷扰扰仿佛就是一场云烟,随着无机的消逝慢慢平息,若不是五大门派掌门易主之事千真万确,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以为那只是一场梦,醒来后一切其实都不曾发生,没有什么比试,更没有那冒出来的无机。

         事情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在大家眼中的江湖即将恢复平静的时候,三年之后,京陵某处突然冒出了一个“无机居”,且有人发现“无机居”的阁主竟然是那个悄声离去的无机时,江湖一切都沸腾了。

         比起之前嚣张,再次出现的无机似乎看破了红尘,拒绝了门外跃跃欲试想要拜师求艺的年轻人,带着几个聋哑仆人就那样静静地待在无机居,颇有种世外高人的孤独感,而他的传奇如细水般,慢慢地在江湖中流淌。

         这些事件发生的时候,方北其实还没有出生,但在未跟随向阳之前,他其实有在江湖中打滚过几年,对这些秘事虽谈不上了如指掌,不过比起还未踏入过江湖的向阳来说,那知晓得简直太多了!

         方北的解释确实详细,听到重点的向阳这才大悟过来,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他说‘无鸡’时木头的表情会是那么奇怪了,敢情这个是取源于那个创建人的名字,跟鸡鸭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你对无机老人的徒弟有什么了解的?”

         无机老人的徒弟?方北摸了摸下巴,“这个倒没怎么听说,听说无机老人是有收好些个弟子,不过那些徒弟都跟师傅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鲜少在江湖中走动,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

         “是真的没动静还是你不知道?”没有问到想要讯息的向阳脾气慢慢又往上蹭了,捏着手指头咔擦作响,仍旧笑眯眯地说道,“再说点吧!给爷我补充点常识!”

         “……爷,您就行行好,当我之前那句‘常识’在放屁行么?”

         “行!”向阳答得很爽快,喝了一口酒,酒壶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然后对着已经开始乐呵逃离危机的方北慢慢说了句,“只是……你放的屁把老子给熏着了,我不开心,你得赔!”

         方北欲哭无泪,“那我以后放屁之前先找个地儿消灭证据,您看行吗?”

         “行!怎么不行!说说吧!还有什么知道的,趁着爷现在有兴趣,赶紧把豆子给倒出来,否则,哼哼!”倒不是向阳咬着不放,而是现在他特别想知道林木究竟是什么来头。

         无机老人的小徒弟代表着什么?为什么会扒拉出这么多的麻烦?而且,重点是那个“曾经”,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