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5.睡姿差
        小豆子声音嚎得有些大,隔壁的方东才刚刚躺下入睡,立马就一个激灵从床上翻滚坐起,迷迷糊糊地抓着衣服正要往外跑,才刚跑下床,就被还在床上躺着方北给揪住了:“干嘛去啊!这是?”

         方北打着哈欠,眼睛还没有睁开,整个人都属于迷糊状态,但手里的动作却是半点都没有缓下来。

         方东回头看了看方北,指着隔壁的房间,不知道方北能不能看到,“小豆子在哭……你说……会不会出什么事?”

         方北摆摆手,将方东拉坐在床上,语重心长地劝诫道:“安心啦, 爷和林少都在那边,他们会照顾好的,大晚上的,咱们过去凑热闹多尴尬不是!”

         向阳和林木的关系在两人心中已成为某种既定的事实,方东稍稍思索,也对!能出什么事?他们现在过去才是出事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真的是撞见了点什么,估计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还是个未知数呢!

         他们似乎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倘若向阳和林木间真的有点那啥,那怎么着也得先把小豆子给清理出去不是,不然多碍眼碍事啊!

         这头,两个累了几天的人倒头又是一阵呼呼大睡,那厢……

         小豆子哭得厉害,林木向阳两人均是束手无策,只得细声安抚,让他慢慢平静下来,好在白天赶路累了点,哭着哭着就晕晕乎乎过去了。

         林木松了一口气,伸手摸摸小豆子里头的小背心,黏糊糊的,估计是刚刚做噩梦给汗湿的。原本是打算给小豆子换上干净衣服的,不料,只要他一挪开位置,小豆子就挣扎着抓紧他的衣服,扁着嘴儿不让动弹。

         小豆子鲜少有这般黏糊不懂事的时候,林木心疼,却没有办法,只得乖乖抱着哄着,最后还是向阳打了热水拧了毛巾大致帮小家伙擦拭了下。

         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去干小厮的活,估计也只有林木敢开口了,不过,身份尊贵的“小厮”对要忙活的事情半点也不恼,反而表示兴致勃勃:小时候都是别人伺候,长大之后不喜连洗澡如厕都有人盯着,有些私事便自己招呼了,不过照顾其他人却是第一次,一是没有机会,二呢,用不着!以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有谁敢使唤啊!

         擦拭什么的,举手之劳,向阳擦了小豆子后,还顺带着连小豆子他爹也抹了遍。怕搓伤了这对面皮薄的父子,向阳还特意放轻了力道,那温柔的动作跟他土匪的外在完全不搭界,淡定如林木,也不由得哆嗦了下,赶紧转移视线缓解诡异的气氛。

         向阳没想那么多,转身出门倒水,归来时恰好看见林木正在小幅度地挪动着,定睛一看,才发现他是因为抱着小豆子不方便,便想用两只脚相互将鞋子给踩下来。

         不料鞋子有点紧,一时间又不敢动作太大,所以磕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弄下,向阳二话不说,蹲下身,替他完成了脱鞋动作外,还帮忙将两条腿给抱上了床。

         倒不是说向阳是个多么不计较的人,连别人的臭脚都不嫌弃,而是比起一堆堆臭烘烘的汉子,林木简直就跟个爱干净的姑娘似的,虽不能用香喷喷这个词来形容,但绝对是干干净净,照顾起来毫无压力。

         这几日他都是和林家父子两个住一间,晚上有见过林木拿出药粉和小豆子一起泡脚,他跟着试过功效,还别说,既能缓解疲劳,又能除去汗味,很是舒服。以至于现在一到晚上,他都习惯性和林木小豆子抢着在一个大脚盆里踩来踩去。

         小豆子白白嫩嫩的脚丫子,就跟他长相一般,肉肉的,圆润中透露着可爱;林木的脚也跟人一般,偏瘦,脚背上青筋骨骼特别明显,让人恨不得多分一点肉给他;至于向阳,那是典型的大脚,有大又长,看着就是皮粗肉厚的那种。

         每次小豆子怕烫但是又想泡脚的时候,就踩着向阳的厚脚掌慢慢地在水里划啊划的,玩的不亦乐乎。向阳有时跟着一起胡闹,用自己一只大脚就把小豆子两只小脚丫踩在水里动弹不得,最后还得小豆子弯腰去将障碍物给挪走才罢休。

         尽管关系已算密切,被照顾的林木还是有些不自在,向阳便开着玩笑说:“你就知足吧!若是换做军营里的那些一年半载都不洗澡的,脱鞋什么的,那我肯定是闪得越远越好,一不小心就中毒也说不定呢!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纠结也没有用,林木顺了顺被子,抱着小豆子往里边挪了挪,空出地儿让向阳躺下。

         之前都是小豆子睡在两人中间,这次小豆子搁在林木怀里,挤到了床里面,不习惯与他人太过靠近的林木,背后忽地触到了一个温度比自己高太多的火炉,整个人汗毛都竖起来了!

         “喂,我说木头,你能不能别反应这么大啊!”向阳手指戳了戳林木的后背,很无奈,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搞得跟调戏良家少年似的,真是有够委屈的。

         然看着林木不出声,偷偷地往里面靠了靠,向阳不得不再次出声:“你别往里头挤了,等会儿把小家伙压醒了就惨了!”话说,昨天还是哪天他明明洗过澡来着,不用搞得这么嫌弃吧!

         “要不我去凳子上睡?”床不算大,林木即使再往里头靠也隔不出一道河来,向阳说话的气息非常近,几乎全部都撒在他的后背上。不适应的林木咬咬牙,一个劲地告诉自己人家向阳是好心想照顾他们爷俩,是护着他们才选择了一间房,这才忍住一脚将背后的火炉踹下去的冲动,“不,就这样,我不动就是了。”

         僵硬的语气配合林木僵硬的动作,向阳摇摇头,自觉地朝外边倾斜,以便空出更多的地方。

         是夜,“砰”,重物落地的声音惊醒了林木,扭头一看,只见向阳从床下爬起来哀怨地冲着他叹了口气,“木头啊,木头,你的睡姿真的比小豆子还要差啊!”

         原以为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不想绷着绷着,整个人就松懈了,迷迷糊糊中翻了个身靠近了点,低估了林木的战斗力的他结果就被一拳给扫下床了,不过也怪自个,警惕性减弱,被袭击了都不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