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6.流鼻血
        后半夜躺得比较纠结,林木将防火防盗防向阳的理念贯彻得太深入,身为唯一受害者的向阳即使恨得牙都咬碎了,也没敢把林木扔下床,反而自己坐在屋内椅子上睡了半宿。

         一早起来,小豆子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忘记得一干二净,从林木的怀里爬起身,先是冲着椅子上的向阳打了个招呼,而后揪着自己的小背心看了看,左闻闻右嗅嗅,最后皱着小鼻子,冲着林木喊道,“爹爹,臭臭的,想要洗澡澡~”

         这自然不是难题,窝了一晚骨头僵硬的向阳活动着筋骨,自告奋勇地招呼着小二哥送进来大桶洗澡水,顺便让抱了臭烘烘的小家伙整整一晚上的林木也清洗一番。

         闲着没事的向阳原本是在屋里头坐着的,只是听着屏风后面小豆子和林木两人的欢笑声,心里莫名有种痒痒的感觉,挠也挠不着。

         想不通透的他“蹭”的一下起身,想着反正一个人呆着无趣,反正都这么熟悉了,要不给他们爷俩搓搓背也可以。人吧!有的事情一旦开了头,就很难抓住尾,向阳丝毫不觉得自已去给人家搓背有何不妥,反正洗脸脱鞋等杂事都有干过,也不差这一件。

         才绕到屏风后头,话还没出口,就见着林木光着膀子弯腰站在木桶外,下半身穿着一条单薄的亵裤,似乎是刚刚从木桶里踏过,裤子被水给润湿了,湿哒哒地贴着肌肤,显出笔直的腿型和圆润的臀部。

         哟!看起来没几两肉,屁股倒是挺圆的嘛!向阳不知道哪根筋搭错,脑袋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只觉得突然呼吸一窒,仿佛有个兔子在胸膛里嘭嘭嘭地跳个不停,抓都抓不住,只得傻乎乎地蹬着面前的人,眼珠子都一动不动的。

         林木没料到向阳会突然冒出来,原本正打算将小豆子抱起来的手停顿在空中,被向阳灼热视线吓着的他整个人呆愣在那里。

         四目相对,屋内顿时一片安静,木桶里拨弄的水声清晰可闻,小豆子伸着脑袋从里探出头来问道,“叔叔~你要和我们一起洗澡澡吗?”

         向阳低头,发现小豆子正仰着脸儿在自个和林木之间徘徊,假装不经意地再次往林木那头瞅了下,鼻子里突然传来某种温热的触感,向阳手一挡,脸色瞬间变了,扭头回走:“不不不,我只是想说,你们慢慢洗,我上外头坐坐!”

         向阳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不过搓背什么的肯定是无法继续的,还是赶紧先走为妙。

         不待回复,向阳便急急忙忙大步出去了,走得匆忙的他甚至不小心还踢倒了凳子,结果他只是迈步过去,扶都没有扶,直接关门离去了。

         他倒是没走远,关了门后就在外头站着,伸手摸了摸鼻子,果然……热血儿郎啊!

         那鲜红的血滴在他略微黝黑的大掌内显得分外显眼,向阳冷啐了自个一口:是日子平静太久了,都闲出鸟儿来了吗?他一个大男人居然看着另外一个大男人的半?裸?身流鼻血了!他姥姥的,这火气是有旺盛啊!

         话虽如此,向阳脑袋里仍不住浮现起最后那惊鸿一瞥。

         打着赤膊的林木,即使不像小豆子那般白嫩,比起黝黑的自己却是白了一大截,原以为林木会如想象中那般瘦弱得只剩下一层皮包骨了,不曾想脱下衣服的他尽是这般……嗯……有看头!

         与自个脱下衣服后鼓鼓囊囊的肌肉不同,林木属于细致型,手臂腹部等部位都贴着一层结实的肌肉,匀称有致,不过骨架偏小的原因,穿着衣服是看不出的。

         单薄的胸膛虽不像小豆子那么白嫩,但比起自己那简直就是一个是天上一个地下,林木那是白面馒头,他是黑面馒头!哦呸!估计被方北那小子传染了,动不动就开始与馒头较上劲了!o(╯□╰)o

         不过,最让向阳没法接受的是,明明构造都一样,但搁在林木身上,竟然有种无形的诱惑,散开的黑色发丝映衬着白皙的胸膛,那点点红心随着呼吸缓缓鼓动起伏,奇迹般让他心跳加速,血脉膨胀。

         次奥!果真是气血旺盛过头了!

         捏了捏鼻子,擦了擦流下的血渍,向阳整个人都处于暴躁状态,估计只要给个火星子,他可以立马喷出条火龙来了!

         恰好有人从边上路过,对于此时向阳的状态觉得奇怪,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结果暴怒中的向阳双眼一瞪,低吼,“看什么看,没见过流血的啊!”

         无辜遭罪人士微微瑟缩,抱着头赶紧逃命:见过流血的,却没见过流着鼻血还这么嚣张的!

         方北背着手从楼下游荡着上来,恰好见向阳倚着柱子双手环抱面无表情地蹬着前方,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左右无辜住客纷纷绕道而行,“爷,您怎么在门口站着啊!”

         向阳缓缓回神,挪过脑袋,看着面前熟悉的兄弟,心底某些叫嚣着的念头慢慢压下,撇撇嘴,下巴指了指里头,没好气的说:“他们爷俩洗澡呢!”

         方北想着,洗澡就洗澡呗!干嘛还守在外头?然转眼想到向阳和里面人之间不算复杂的复杂关系,他又忍不住在心底暗暗吐槽:果然只有真正是自己的东西,他家爷才会这么的重视啊!你说说,又不是大姑娘家的,洗个澡还怕别人偷看啊!

         只是……“您怎么不再里头待着啊?”那不是守得更彻底么?方北的猥琐心思向阳无法得知,此刻的他很是验证了那句“哪壶不开提哪壶”,向阳气息虽已慢慢平复,却是半点都经不起撩拨,这话一出,让他再次回归暴躁,尤其是一想到某些画面,立即淡定无能了!

         “东子呢?还没起来?”不愿暴露的向阳一边转移话题,一边拼着命儿消除火气,手指状似无意推了推鼻子,还好没流鼻血,面子保住了!

         方北摇头,“哪能啊!这不一大早就上外头换大马车去了!”方东那死心眼的忙碌劲十足,停都停不了,早上起来想着还要赶路,嗖嗖嗖跑到外头准备马车去了。虽没有人提过要换个大一点,但出门在外图的就是一个安全舒适,怎么着也不能委屈了他们爷,尤其车上还有未来的夫人和小公子,那可是半点马虎不得。

         向阳点点头,还是方东会替人着想,马车小了,小豆子个子小不占地儿不碍事,他和木头在里头就憋屈了,坐久了胳膊都没法子伸展,比走路都还要累!糟糕!一提到木头,似乎……某些东西有点止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