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9.老相好
        向阳走后,剩下的三人叫了吃的继续坐着,小豆子一边碎碎念着说要叔叔怎么着怎么着,一边又跟林木说些乱七八糟的,大致意思是好朋友要好好相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床一起睡,一定不能让向阳睡凳子了。o(╯□╰)o

         被教导的林木虚心点头受教,一一答应,方北在边上看着小家伙小大人模样的张罗着,整个人都笑瘫了。正欲拍桌之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青年,穿着一身红袍,看着挺精神的,就是奇奇怪怪的,也不说话,一直盯着林木和林木怀里的小豆子。

         林木倒是什么都没说,换个方向不看那人,悠然自得地招呼着小豆子吃早点。

         比起林木的淡定,方北有些招架不住那赤-裸-裸的视线,且向阳不在,他自觉有义务有责任保护“自家人”的人身安全,便率先起身拦住那视线,打了招呼:“敢问阁下是?”

         “呵,别担心,我只是来看看我的小师弟而已,顺便带一句话。”红衣青年耸肩,笑道。

         林木闻言,将小豆子圈进怀里,而后看着来人,神色冷淡,并不搭腔。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冲着这句话,是敌是友一眼分明!尤其这人还叫自己“小师弟”来着!

         红衣青年见林木不接话,并不恼,拉开凳子,不管他人愿不愿意,就直接坐下来,“嗨!瞧我这记性,差点忘记介绍了,小师弟呀,我可是你的小师兄哦!”

         “小师兄?”原以为会一直不吱声的林木摇头,“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也没有什么师兄小师兄。”

         “别这么警惕,放心!只要你不抢属于我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与你为敌的!”

         林木眼皮子都没抬,凉凉说道:“是你的终究会是你的,抢也抢不来,不是你的,强也强求不来!而且对于你们想要的,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方北眼皮左跳跳右跳跳,话说,他刚刚好似听到了某些不得了的讯息,来的这人似乎跟林少还有点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尤其是那句“小师弟”,一直在他心里悬着,想到向阳问话中的那句“小徒弟”,该不会……

         正巧这时,从外头准备马车的方东出现在客栈门口,方北眼尖,趁机打了个暗号弯起大拇指动了动,让方东去把重量级的帮手请过来。

         这个是四方客及向阳一起无聊时研究的小暗语,当弯起大拇指活动时,就是现在的情况需要求救向阳,因为向阳是爷,是老大,接着食指中指等就是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顺序,每个指头代表着一个人。

         不愧是多年的兄弟,关键时刻方东看清了形势,正要踏进客栈的左腿立马又缩了回去,而后转身,潇洒离去。

         方东不知向阳去哪里,只得在外边一圈一圈的找,幸好向阳没跑远,只是在客栈边上的大石狮子后头坐着,手里的酒壶被他拽得紧紧的,仰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爷……”方东刚刚出声,便被向阳一摆手给打断了:“别打扰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向阳的态度很坚决,有些问题没想清楚,他总觉得面对林木时浑身不自在,他需要时间去想想。

         “可是……”方东回头看了看客栈的方向,又瞅了瞅向阳现今的状态,犹豫了下下,还是决定豁出去了,一剂猛药下过去,“林少遇上麻烦了!”

         “什么?”向阳一听到林木出事了,立马扔掉了酒壶,揪着方东的衣领,然后顺着他的指示嗖的一下又回到了客栈。

         就在这时,客栈楼上又下来一白衣青年,他看到林木那桌,先是微微愣了下,跟林木点点头,然后才是冲着红衣问道,“你来干什么?”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些许责怪。

         向阳进来的时候,就见林木那桌面前多了一白一红两个身影,看背影身形都是年轻人,而且冲着那热乎劲儿,估计应该是认识的,奇迹般的,他想到了林木之前说的无机居,难不成……

         “就准你来,不许我来?”红袍青年撇撇嘴,酸溜溜的语气听得一干人牙都倒了,然后蹦出了一句,“我来看看你的老相好不行吗?”

         “老相好?!”刚刚靠近的向阳和方东以及还在边上的方北,一听到如此惊悚言词,很有默契地异口同声喊道。

         惊讶的,气愤的,不解的,各种负面情绪都有。好在客栈内人不多,虽有视线关注,却没引起重大反应。

         方北心里已经在默默流泪:本来欲求不满爷就已经心情不好了,这下,人都被抢走了,估计……天要塌了吗?

         方东暗暗惊呼:林少居然是别人的老相好?那爷怎么办?是不是就这样被抛弃了?

         向阳愤愤然:怎么会是老相好?木头不是小豆子的爹爹吗?林木不是男的吗?什么玩意儿,居然这么不要脸,敢觊觎良家少男!也不瞧瞧是什么人罩着的!

         满心被愤怒充斥的某人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是在以什么身份说话,目光开始已经变成飞刀子向那个穿白衣服的:哼哼,小白脸就是小白脸,穿啥白衣?明明一看就是个贼眉鼠眼,一肚子坏主意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白衣人对于青年的胡言乱语很是气愤,“你胡说什么!”

         “别不承认了,一把年纪了,喜欢一个人这么多年了还不敢说,你不说,我帮你说。” 红衣青年对于指责不以为然,转而扭头跟林木说,“呵!还以为他喜欢的人是什么天仙模样,看样子也不咋的嘛!”

         原本还在“老相好”那个坑里挣扎的向阳,一发现红衣青年鼻孔翘得老高,是故意说话来膈应人林木的,立马改变作战策略,抱起小豆子挨着林木坐下,还一边摇头一边感叹,“啧啧,我说北子啊!爷我一直以为你放屁挺臭的,没想到比起眼前的这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啊!”说完还一副“哎呀哎呀没有救了”的神情,低俗的话语气得刚刚说话的年轻人唰的一下脸色憋得通红。

         被牵连的方北与方东两人暗暗对了个眼神——霸气!他们家爷别的优点不说,光是护短就足以说个三天三夜了,尤其是对自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