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8.下猛料
        随口的一句掩饰之词而已,不料却得到如此重视,无机沉寂多年的心顿时心虚不已,他更加无法得知的是,正是因为他无意的这么一句话,石城真真正正开始萌发了一颗进军厨师界的决心。

         无机已经想不起來究竟是有多久未曾好好瞧一眼这个老实性子已经步入骨髓的六徒弟了,看着他那张热情洋溢满怀激情的脸,想起那些曾经青色稚嫩的孩子们,默默地感叹一句:时光易老,爱把人抛!

         “要去看看吗?”无机在心里问着自己,虽然知道來人不是林木,但是一想到那是与现在的林木最为密切的线索,他有些犹豫,对于失去的东西,他已变得坦然。曾经反反复复幻想过有朝一日,两姐弟会手拉着手,冲到他面前说,,“师父师父,小晨是大师姐,小木是小师弟”,可是一切终归只是幻想,甚至在梦境中都不曾出现。

         或许是因为那句“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现在的他,对于过去,早已不抱希望,而且,自己种下的因,就该接受那结下的果,即使是惩罚也不能逃避。

         出了厨房的无机抬头仰天,看了看那刺眼的太阳,而后伸手任由阳光洒落在手掌心,手心里一颗晶莹的小珍珠在阳光的照射下五彩斑斓,仿佛一个个跳跃的小精灵,恍惚间,小精灵开口了,“去看看吧!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得到他们的消息了!”

         屋内,福伯与方东两人交换着眼神,眼神示意着门外,隔墙有耳。明知道只是假装,福伯却是实实在在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接下來该怎么做?”

         方东竖起手指比了一个“嘘”,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等”字,然后缓缓说道:“咱们负责坐等就好。”

         坐等,等消息传出去,等无机老人得到讯息后过來,等心里头闹鬼的人更加忐忑……别的沒有,他俩有的是耐心,泡了一壶茶,两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闲聊着,倒是急坏了外头肚子饿的咕咕叫的其他人。

         两人装模作样一聊就是一上午,外头,打探消息的人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却还是无果,福伯带着客人在里头也沒出來透透气,一直自觉肩负着传送消息重任的十六蹲在地上,憋得汗都出來了,急的只差沒伸出十只爪子挠墙了。

         总算,门开了……十六一见张福出來,兴冲冲地奔过來,谄媚的模样只差沒装着一根尾巴在后头摇晃了,“福伯福伯!嘿嘿,那个……”

         然而,话还沒出口,眼神就瞄到无机老人出现在院落门口,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但一对上无机那犀利的眼神,十六立马焉了,很多想问的话直接胎死腹中,诺诺地低着头,缩着背儿正欲麻利点儿溜到一边去时,衣服领子被福伯给拉住了:“哎,等等,交代厨房多宰几只鸡,回头我來做!”

         自古至今,吃货的世界永远都是单纯的,一听闻有肉吃,十六立马忽略害怕,兴奋地点点头:哇咧!太棒了!又有好吃的了!客人的面子真是大啊!

         不是客人的面子大,而是來人所代表的身份特殊,这般优待放在其他知情人眼里,还有着另一层含义,且统统变成了一个默认的答案:昨天才吃过大餐,今儿又要杀鸡,不是五月初五,能有如此特殊待遇的,估计也是沾着大师姐和小师弟的光了!

         迫于无机老人的威严,院落里的其他几名弟子跟着十六一起纷纷避让,福伯瞅了眼无机,凉凉地说了一句:“终于舍得出來了?”

         不待无机回复,福伯手一甩,一个完美的转身,煞是骄傲地扭头就往屋里走,“不管你愿不愿意,这客人我是留下了,先在无机居里头住着了,我也不给他安排客房了,就住我隔壁吧!”

         门沒有关,无机站在外头,一眼就能看到一年轻人坐在桌旁,不认识,一代大侠到了这个时候终归是胆怯了,纠结了好久总算迈出了步伐,却是硬生生被福伯接下來的一句话给卡住了:“对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顺便教他几手功夫,这小子骨架不错,嗯,比起当年的小晨小木不会太差,或许你可以破例再收一个弟子,把你看家的本事都拿出來,好好细心教导一番,也许用不了几年,无机居还能在他手上发扬光大呢!”

         方东骨架不错,的确适合习武,福伯这话夸张了些,倒也不算说假,甚至将挽留來者的心思表露得一览无遗,不过,如此近似于“凶残”的决定吓愣了一片人。

         不止是无机老人傻眼了,还有明明准备溜走却还磨磨唧唧半天沒走出门槛的几位,听到福伯所言,有人來不及掩嘴,“哇,,”地一下不小心把心中的惊讶给喊出來了,幸而手脚利落,捂着嘴儿急急忙忙闪到一边,顺便通风报信去了。

         与此同时,就连坐在屋里闭目养神的方东也忍不住眼皮子跳跳,计划里只是把自己留下來,并沒有提到习武这一出,福伯也未曾提前打招呼,突如其來的这番话语,倒是惊得方东一颗心砰砰直跳:话说,无机老人可是当年他们兄弟几个崇拜的对象來着,别说拜师,就算是只是学上几招功夫,那也是他的福分了。

         福伯很是平静地接受着各方视线的打量,刚刚那番话不是心血來潮,而是他琢磨了良久后的产物:与其小打小闹,还不如干脆直接下一剂猛药,从侧面上讽刺下无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是把口风传出去,如果那人真的贪念着无机的功夫,无机居的位子,听到这个消息估摸着也该不淡定了。

         最先回过神的无机弹了弹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我说过了,不收徒弟了!”

         “即使是小木这般求你,你也不愿吗?”

         人么,死穴什么的,还是不要太明显的好,一提到林木,这人立马急了:“什么意思?”

         “意思是让你教他功夫也是小木的意思。”福伯优哉游哉,眼神瞥见露在大门口露出的一截长衫,继续抬高声音道,“你不相信?行啊!他那里有小木的东西,你自己瞧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