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7.有客来
        无机老人还未出来,倒是把还正准备去厨房忙活的福伯给招过来了,路过大堂的时候,看着好几名弟子围在那里窃窃私语,福伯出声询问道:“怎么回事?一个个大清早的不去练功,在这偷懒啊!”

         无机居众人向来早起,往往会先练习半个时辰外家功夫还有半个小时的内家心法。这是一路的规矩,习武在于勤,无机别的不在意,对弟子这方面很苛刻,不管是学得好还是学得不好,都得表现出积极性,表现出对习武的那份热情。

         一弟子躬身来到福伯面前,解释说:“福伯,这人说是来拜见师父,但没有拜帖,师父说正忙着,不见。”

         弟子说得婉转,无机正忙着,实际上,那是无机在耍性子不见客,近些年,这种情况很常见,除非是一些老友,否则其他人上来首先一律得呈上拜帖,无机瞧了拜帖,若是觉得可行,那就是去会会,若是懒得理会,便直接不见送客。

         “哦?我看看!”张福已经瞥见了来人是谁,假意不识,过去作揖打了招呼,“不知少侠为何事而来?”

         毡笠人抬头,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受人之托!”听见这冰冰冷冷毫无暖意地几个字,看热闹的人瞪大了眼睛:哟!原来这人会说话!

         “受人之托?”福伯同是诧异,斟酌了好一会才开口问道,“可是受一林姓年轻人之托?”毡笠人点点头,正是!

         福伯了然点头,非常神色激动,来来回回在大堂踱步了两圈,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五年了,总算是回信了!“少侠能否借一步说话?老夫有事相询!”

         待人颔首应允后,福伯显得很是急切,顾不得早餐不早餐了,直接把人领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将一干好奇得百爪挠心的弟子们隔在了外头。

         “福伯说的林姓年轻人是指小师弟吧?”一人开口问道,不过语气却是颇为肯定,毕竟能让福伯如此不淡定的林姓人士估计就只有林无机、林晨和林木了,无机老人本就在山上,自然排除在外,而符合年轻人称谓的余下两人中,大师姐林晨那是姑娘家,应该不会这般称呼!所以,必是林木无疑。

         “小师弟有消息了?”——都派人回来交代了,肯定是有消息了噻!

         “小师弟要回来了?”——传着传着,话题有些歪了,不过么,或许会回来也不一定呢!

         “大师姐也要回来吗?”——大师姐和小师弟关系那么好,要回来估计会一块回来吧!

         十六对传说中年龄比他大几岁的小师弟很是好奇,有些迫不及待,一个劲地八卦着:“小师弟长什么模样?功夫高不高?听说师父以前是想把无机居传给他,是真的吗?”十六资历尚浅,很多事情都只是听说。

         “啊!是小师弟要回来继承无机居吗?”——小师弟是师父最为疼爱的弟子,至今都念念不舍,无机居交给他也是无可厚非,而且他天资那么高,肯定能把无机居发扬光大的!想想,其实也不错!

         嘴碎的众弟子私底下偷偷交谈着,管他是真是假,一切能说的过去的都当真的来说,倒也传得像模像样,倒是苦了那些竖起耳朵听消息的人,完全不知真假!

         ……

         流言蜚语的作用力不容小觑,不得不说,即使是一群所谓的高手,他们心里隐藏的八卦因子也不会因此而消退,明明才听到短短的一句对话,竟然被七扯八扯话题越走越远,估计一时半会儿是拉不回来了!

         最后的最后,等了半天早餐没等到,甚至连午餐都没等到的无机终于忍不住了,扯着嘴角自己安慰自己道:“阿福这是要趁我在没被毒死之前饿死我吧!”没办法,闭门正忙的无机老人不得不迈开步子,去寻找充饥的粮食。

         “师父!”无机出现在厨房门口时,可是把正抹黑着一张脸生火煮饭的石城给吓到了,立马起身,不小心把柴火带出来,直接砸到脚上,跳起来的他撞倒了放在边缘的水壶,啪的一下,一地狼藉。

         场面有些不忍直视,无机颇为无奈,“小心点,别把自己烫伤了!”

         “谢师傅关心!”一直都被无机的冷言冷语招呼着,突如其来的温柔体贴让石城受宠若惊,抹得跟个花猫似的脸上,就见两眼珠闪耀,两排白牙很是显眼,喜感十足。

         无机抿抿嘴,摆摆手,环视下四周,“怎么是你在做饭?阿福人呢?”

         “福伯有客人要招待,没时间做饭了,今天就由我来掌勺。”石城搔搔脑袋,明明他也不会做饭来着,不过众师兄弟们觉得他是个当大厨的料,一致推荐今日的午餐由他负责。

         “客人?什么客人?”无机很是好奇,他们俩关系颇深,朋友几乎都是相同的,没有道理客人来了,他不知道的,再说,无机居现在应该还是他做主来着,好歹得先拜会自己才是!这不,人还没去呢!

         石城是个老实人,风言风语没多说,捡了最靠谱的最原始的答案告诉无机:“有人受小师弟之托来拜访师父您,您不愿见,福伯就把他请去了!”

         “什么?!”无机震惊不已,小木居然让人带消息回来了?可是为什么他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没时间思索,无机脑海里全被林木的消息的所占据,手脚有些慌乱,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了。

         “师父,您没事吧?”石城担心地问道,眨了眨眼睛,他似乎看到他家师父摇摇晃晃地,有些站立不稳,唔,应该是错觉吧!师父还这么老当益壮来着!呃!词语是这么用的吧!石城继续摸头,反正手黑头发黑,看不到,哈哈!

         无机假意镇定,摇头,出了厨房,“没事,你好好做饭,让为师尝尝你的大厨手艺。”

         第一次被交付如此重任,石城原本因为生火不成而被浇灭的信心之火重新被点燃,拍着胸脯保证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