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5.听传闻
        福伯正欲离去之际,正巧,兴高采烈的方北屁颠屁颠地回来了,向阳让福伯先缓缓,而后询问道:“北子,打探的事情如何?”

         方北跟打了鸡血似的,整个人脸上都泛着光,亮堂得很,他忙不迭地点头,“果然不出爷所料,坊间的确是有这般传闻,不过似是被人特意压下来,消息一直没有外传,估计那人是想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独享一杯羹吧!”

         “什么传闻?”林木与福伯同时开口。

         “说出来大家听听吧!”向阳示意,方北消失了一整天,其实已经是被他派下山搜集了下风声。茶楼酒肆,那是最佳的八卦场所,向阳没让方北没去其他地方,也没找其他人,单是找了好些个说书人,听了好几段精彩故事,然后又在无机山脚下转悠了一圈才回来。

         “什么故事~”一听这语气这软绵绵的强调,肯定就是对故事无比热衷的小豆子,不过倒是问出了大伙儿的好奇心。

         方北心情愉悦,故事倒是马马虎虎,倒是故事的名字迅速念出来特别有喜感,所以唰的一下就先把名字抖出来:“叫做无机山上无机居里的无机老人。”

         果不其然,小豆子一听名字眼睛都变得闪亮闪亮的了:“哇——好好听哦~我也要听~”

         众人顿囧,单听名字就知道,这真是个“有趣”的故事!o(╯□╰)o

         故事很短,唯一的重点就是,“咳咳,据某个不可靠消息称,无机老人三十年前之所以靠得就是一本绝世秘籍,练就了一身好武艺,然后一举成名,打败天下无敌手。”

         “绝世秘籍?”张福瞪眼,“我怎么不知道?”他跟无机在山上,不,无机还没挑战高手之前两人就已经相识多年,是朋友。无机的武功招式,没有一个是他不知道的,而且有的招术还是他帮忙改善的,唯一的差别是最后的成效。

         只得说在资质上他差的不是一点两点,对招数心法等各方面的领悟都不如无机,不过,他的重心不在习武,也就没那么多强求,随便练练强身健体就行,现在这样保住自己,打架也不拖累别人,偶尔还能使使劲儿,便已足够。

         向阳摆摆手,“老人家,淡定,淡定!传闻而已,先听我细细道来。”

         向阳解释说:这一切倒是不出他所料,说书人所说的虽是凭空捏造,却也不无道理,咳咳,不是说绝世秘籍有道理,而是说能传出这般说法是有理由的。

         “什么理由?”

         “无机老人教导底下弟子是什么样方法?”向阳转头看向林木,按道理说,作为无机老人曾经的弟子,他是最有发言权的,只是林木随口完了一句“什么都教吧!没什么特别规矩”后,不仅是福伯,就连向阳都忍不住摇头,果然是个呆子!呆愣得可以哟!

         “这只能说明你在无机老人的心头特别有分量,是他所疼爱的,我说的对吗?福伯!”向阳看了看摇头半天的福伯总算点点头,表示认同。

         “向阳说的没错,这是因人而异的,小木啊!并不是所有的弟子都如同你和小晨那般深得无机欢心的,这老头子脾气真的不好啊!他根本就不是一位称职的师父。”

         福伯虽不干涉无机教导徒弟,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不得不说,无机教导弟子的方法与“公允”两个字全然扯不上关系。像是林木林晨两人,皆是属于资质上层,悟性好,一点就透,吸收能力反应速度都是极好的。无机自身也是这种,看到这种造诣颇佳的徒弟,几乎是倾囊相授,恨不得把能教的一骨脑儿全部倒出来。

         至于其他弟子,教是教,但是无机没有耐心,一遍下去,你会就会,不会就自个儿琢磨,通常情况下,他不会第二次再教导你,而且有些功夫他会根据每个人的能力酌情处理,教还是不教,选择权在他身上。

         所以无机居底下弟子的水平其实是参差不齐的,好在那些下山的弟子,虽心中有怨,但仍是感激居多,不管是学的好还是学的不好,他们对“无机居”的名声皆是比较爱惜的,至少目前为止,还未出现过有损无机居或者无机老人名号的事情出现。

         向阳竖起大拇指:“就说嘛,这么个厉害的人物,教导徒弟什么的,肯定也是颇具性格才是,怎么会一视同仁?”

         众人的反应皆是无语:居然连这个都要称赞?原来这两人才是一路的!都不是什么好师父!

         “这跟传闻有什么关系?”

         “别急,传闻还有半截,有人说无机老人本是想将秘籍传于弟子,但是一直未有合适之人,所以现在秘籍一直都藏在某个无人知晓的角落。”方北不慌不忙地说道,外人是说没有合适之人,但是在无机居的一干人眼里,那就是——这位子是给大师姐和小师弟留着的。

         向阳有前前后后把从林木收到无机老人的那封信开始到现在身处石洞这一路发生的一切给划出了一张指示图,无机老人生病转而写信给林木,林木动身出发前往京陵,半路遇丁瑞,继而改变初衷转去京城,本以为是顺风顺水,却遭遇假冒者,得到的结果是要坑他去无机居。

         无机老人并未想过林木会回去,所以,回无机居是贼人迫切想要的,意思稍稍转变,大致就是贼人的某些企图需要林木来无机居才能得以实现。再联系下“无机性命危矣”和“无机与林木二者之间的关系”,向阳倒是发现几者中隐隐约约存在某些因果关系,越是琢磨越是明显。

         人嘛,争来争去,争的无非是那些身外之物,无机居有什么好争的,向阳自觉常识不够,询问了某位自诩是“江湖人士”的宝贵意见,得到的结果有几个:一是无机居一派之主的位子;二是无机老人的那一身响当当的功夫。

         前者跟林木关系不大,源于他本身已经脱离了无机居,再者他自身的意愿,那是能有多远走多远;后者么,倒是有那么些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