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6.拜访去
        福伯沉思了好一会,吐了一口气,长叹道:“尽管这理由在我听来,就跟个笑话一般,但不可否认,却是最为可能出现的结果。”

         知人知面不知心,虽然到目前为止,无机居的弟子们一个个都是规规矩矩,即使有些不安分份子的存在,但也是直肠子,过了就过了,也不曾闹出过弟子争风吃醋头破血流等大事,然谁也不能保证某些事就一定不会出现,更不可能保证说众弟子心中对于无机老人明显的偏心之举没有任何异言,也许这一次,正是那些隐埋下的种子破土而出的时刻了。

         林木同样也是思索了良久,最后跟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就这样吧!”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就不是他所能弥补得了的了,作为一个明明属于当事人的旁观者,他爱莫能助,现如今所能做的,只有趁这锅粥还未被搅坏之前,找出那颗老鼠屎,然后再来改变煮粥之人。

         气氛有些压抑,就连小豆子都似有察觉,小脑袋左右环顾没有做声,最后伸手紧紧地抱上林木的腿,把脑袋死死地压在上面,闷闷道:“爹爹~”

         “哎哎哎,一个个干嘛这么死气沉沉,这不时间还早,你们家无机老人福大命大,一时半会估计走不了,再说不是说去找神医了么?”

         “中毒了那就解毒呗!要不木头你再找机会试试,说不准就像上次样,歪打正着,恰好就把解毒成功了呢!”向阳单手比划着拧衣服的动作,而后抬了抬受伤的胳膊,“瞧瞧,这不,都快好了!”

         不愧是“不死战神”,生命力那不是一般的强悍,人家至少半个月要好的伤口,这才几天,就已经开始在愈合了,当然了,还有一原因得归功于福伯从无机居里拿出来的药膏。

         福伯也是偏心的角儿,一是见向阳为林木而伤,心存感激,二是觉得向阳这人不赖,气度气势皆不向是无作为之人,自身对他也是另眼相看,拿出的药品都是顶好的极品,药效非凡不说,有钱还不定买得到,毕竟无善老人的亲手制作可不是金钱所能换取的。

         话题被打开,想起那日的拧衣服,就连后来听闻的福伯都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阴霾一扫而空,瞅瞅时辰,不早了,福伯停留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向阳特意交代了句:“对了,福伯,明天东子上门拜访的时候,你随意逛逛说些煽风点火,容易让大家会想到林木的话语就好了。还有,方东一定要记得把人挽留下来。”

         福伯纳闷,向阳的思维有些混乱,往往只有他自己能清楚,外人听来通常是一塌糊涂:“为什么?让方东留在无机居,不怕打草惊蛇么?”

         “哈哈,惊蛇更好,不过咱们得先要去迷惑敌人。具体的部署我已经嘱咐好东子了,福伯帮忙打打掩护,配合下就好了,一句户,你只要记得方东跟木头是一伙的,你想怎么对待林木你就怎么招呼东子吧!”

         向阳之所以派方东过去,也是因其沉默稳重跟当年的呆愣的林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像方北,一戳就跳脚,半点想似度都没有。当然了,方东再怎么相似,也是比不上原装品的!哈哈!

         这话小豆子也听明白了,然后“呀”了一声,捂着嘴,“哇哇——那东方叔叔是不是有好多的鸡翅鸡爪吃呀~”

         向阳闻言,猛地跟福伯点头,而后朝小豆子竖起大拇指:“这主意还真不错!福伯可以试试!”福伯似懂非懂,就这么办吧!

         翌日,天刚放亮,无机居大门口迎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此人一袭青衫,头戴毡笠,直直地站在正面中央,一动不动,也不说话,毡笠边缘太低,遮住了他的五官,只知道这人从身形周身散发的气息来看,貌似长得还不错!

         好事者来来回回左左右右打探了好些遍,仍是无果,不知道谁开了口问道:“阁下是来拜访我家师父无机老人的吗?”

         青衫人毡笠低了低,顺着他下巴的动作,众人判断出这人时来找无机老人的。

         消息传得很快,几乎不到半柱香的时候,无机居上上下下全都得到了风声,只是来人仍旧一言不发,唯一的变化是从站在外头笔直地坐在大堂椅子上,任凭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种种打探,岿然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