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0.爷要嫁
        福伯不知该如何用语言來表示心中那般诡异的情绪:不高兴么。不是。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老祖宗顽固不化。可能初始接受不了。但若有一人真心待林木。他们这些当长辈想通了便是一切晴朗。什么破规矩统统边儿呆着去。只是……高兴吧。似乎有点不符合当下情况。毕竟不是正常的男婚女嫁。他若是欢喜。倒莫名让人有种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错觉。

         啊呸。错了。福伯自我安慰道:一路下來。无机山上的梁一直都是挺正的。然当视线飘到了死死地跟在丁瑞屁股后头的肖烈。福伯无语至极。挠头:似乎。哪个环节好像跑错边了。

         “怎么样怎么样。你家木头爹爹说什么了沒。打算什么时候。”打从听到小豆子说他家爹爹要娶他时。向阳就无法淡定了。一直念叨着。小豆子不嫌弃他烦。两人乐呵乐呵着。在一行人來一个字形容。傻。两个字形容。太傻。四个字。惨不忍睹。

         “小子。你这么急切你家人知道么。”不知无机老人从哪里悄无声息地冒出來。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向阳的遐想。老人家沒想这么现实的。但这些都是不得不考虑得因素。尤其是当问題摆上台面。不管是向阳也好。林木也好。甚至于他们的家人。朋友以及外在的各种环境。容不得有他们半点退缩。

         方东方北对视。管他们知道不知道。现在那些人的反应通通都是假装不知道。毕竟事情还沒有说开。谁也不会往那方面想。想他那么个功名赫赫的王爷元帅战神。手一勾。什么样的绝色美女沒有见过。怎么会单单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平民迷失了心智。且就算发现了点苗头。也顶多是。咳咳。以为小豆子是未來的小王爷。林少么。女扮男装。

         这话。两人只敢往肚子里咽。沒往外说。怕林少因此生气让向阳的部署沒了下文是一回事。另一方面。估计爱屋及乌的反面就是牵连无辜。总觉得林少若是因这些话语不高兴了。他俩的日子不來点狂风暴雨都有点对不起老百姓了。

         事实上。怪只怪他们太会自虐了。秉着一切为了咱家爷的原则。把事情都考虑得周全了。唯独漏算了林木的性子。至少在若干年后。说起这则传闻时。林木仅仅只是笑笑而已。回了两个字。无聊。两个字。瞬间化为漫天的箭头。嗖嗖嗖直接戳中底下兄弟们的胸口。严重内伤。

         此刻。当被质问到家人那头如何交代时。当事者之一的向阳。仅仅只是手一摆。耸耸肩。分外轻松。“知道又如何。喝两杯喜酒。不知道又如何。反正也不是他们成亲。到时只要给请帖就好了。”

         向阳私底下已经泄漏了某些风声给他家老娘。就不知道老人家的承受能力如何了。不过按照以往追着他用扫帚狂打的架势。应该是半点问題都沒有。君主那头。也好说。不危及国家。他家侄儿顶多明面上虎着脸骂他几句。暗地里又來跟他碎碎念了。至于其他人么。要说什么。拦也拦不住。反正爷不在意。

         丁瑞凑着热闹。一身白衣飘飘着斯文。只是脸上的猥琐笑容出卖了他的真实本性:“这么说。你是非我家小师弟不嫁了。”

         推开那张笑得荡漾的脸。向阳撇了撇嘴:“那是自然。”开玩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还不明白。实在是浪费表情了。话说。爷嫁给你小师弟用得着这么幸灾乐祸么。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好好的大喜事从你嘴巴里溜达一圈出來咋就变了滋味了呢。”

         “……活该你要嫁人。嘴巴这么毒。若是换做姑娘家早就被你气死了。”丁瑞面容扭曲。咬咬牙。吐出这么一地词。

         “放心。为了保证你的生命安全。我会离你远一点的。”向阳接得倍儿顺。

         “……”是他错过了什么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