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7.收拾中
        请使用访问本站。    方北表情诚恳.建议中肯.见四周无人.时机正好.偷偷低声又跟向阳加了一句话:“丑媳妇好歹都得见公婆.爷您不趁早带林少回去实在不像样啊.而且现在无机老人是站在您这边的.别的不说.多一个帮手就多一份胜算.早些搞定早些安生过日子啊.”

         向阳一听.这话中听且道理十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來的总该要來.他身份地位摆在那里.遮遮掩掩不大现实也不是他的做法.且既然决定了就不打算后悔.干脆就一路解决得了.若是无机老人还能遇上良医.那岂不是一举两得的美事.“行.你先准备.我跟木头说一下.”

         跟林木说一下.一是向阳本能反应.二是解决问題的最佳方案.众人聚集.往往不经意间促成了一关键人物.现在无机山上正好有那么个存在..林木.

         弟子们自是听师父的.然无机老人拗不过小豆子.而小豆子又是直接听林木的.至于另一边.方东方北肯定以向阳马首是瞻.而向阳则是习惯以林木为参考.于是乎.所有的聚焦点全部集中在林木一个人头上.虽不至于打一个喷嚏无机居里抖三抖.可其决定权的地位已经不容撼动.

         结果如何.不用猜都知道.林木定会以老头子的身体为优先.一切皆好商量.至于无机老人吧.更是直接了断得很: 试试便试试.反正不会缺斤少两掉块肉.与其在这受两位“庸医”的折腾.还不如出门走一遭.就当是临走前见见这大好河山.省的下去被人说道他大半辈子尽窝在无机山上数蚂蚁了.

         不过最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小豆子.很久之前.向阳便和他说了京城里头的趣事.还有过年的大红包.想想.口水都忍不住直流.一直不停地林木耳朵边欢呼着:“去叔叔家~去叔叔家~去叔叔家哦~”

         “直接让爷把人带回去好吗.”看着小家伙的那副闹腾劲儿.方东一边收拾一边担忧.“要是出事了……”那该如何是好啊.

         方东的性子.从來不是瞎操心的人.只是这一路.除了袭击还是袭击.黑衣人一次又一次冒出好几串.都快栓成冰糖葫芦了.且一个个身份不明.目的却是直接冲着向阳來的.若是真回去了.岂不是羊入虎口.还连累了林少和小豆子.

         “我不知道好不好.预感告诉我.不带回去那才叫糟糕.”方北摇摇头.打着哈哈道:“别担心.爷三个都是有福之人.这点小麻烦对他來说.小菜一碟.还不够塞牙缝呢.”一行人一起走.好歹有个照应.倘若真的分道扬镳.谁知道会面临什么.

         两人沒敢跟向阳说王府里头的现况.从老管家的信里头的一些蛛丝马迹表明:京城那头正流传着某种风声.且八卦正如顺风的火势一般.正在四处蔓延.说道的对象.啧啧.很不巧.恰是他家的那位爷以及被他搁在心尖上的小人儿..小豆子.至于小人儿他爹么.幸好还处于暗处未曾浮出水面.

         不但如此.老王妃及君主也都已经察觉.甚至都开始打探起消息來了.如此种种.让知情的二人不得不感叹林家父子魅力之大:都还沒有出面.便已闹得满城风雨.

         “小木小豆子.來來來.进來坐坐.”无机收拾的时候见林木小豆子正好在外头.招呼着把人喊进來.待两人落座之后.再把林晨的排位也给摆上桌.紧跟着自己也坐了下來.比起第一次在偏院见到林晨.林木心态平稳了太多.对于老头子的举措也表示理解.低头对怀里的小豆子说的:“來.看看.这是你娘亲.也是爹爹的姐姐.”

         “娘亲”这个词在小豆子心中.是一个遥远的称呼.以前他会想着念着要一个.然在懂事之后.他就不再想了.而且.他现在有叔叔.还有爷爷.还有其他的叔叔伯伯.不久后还会有好多好多的人.他一点都不怕.

         见小豆子沒反应.无机笑着道:“小豆子.來.给你娘亲磕个头吧.”林晨走的太早.都沒有给小豆子留下一丝半缕回忆的余地.想來.小晨也当是万分不舍吧.

         小豆子歪着脑袋.盯着牌位.贴着林木小心翼翼地问道:“她会跟我抢爹爹么~”村里的一些婶婶说.娘亲会跟他抢爹爹.不仅她自己抢.还要让弟弟妹妹來抢~小豆子一想.爹爹只有一个.他不想分给别人.还是不要好了.他有爹爹就好.

         “哈哈.”被小豆子傻乎乎的话语给逗乐了.同时也颇感心酸.无机笑着摸摸他的脑袋.很是和蔼地安慰道:“不会的.你的娘亲不会跟你抢爹爹的.会好好保佑你们的.”

         小豆子看着长长的排位.小脑袋一琢磨.也是:这个娘亲跟人家的娘亲不一样.她不会动.不会说话.肯定也不会跟他抢人的.想通之后.才乖乖地唤了一句“娘亲~”

         “乖.小豆子跟你娘亲多说说.她一个呆着.会害怕的.”即使知道做法有些荒诞.即使知道林晨根本就无法听到小豆子的言语.但是林木还是想着让小家伙多多唤她几声.说写话儿.就当是完成多年前未能实现的念想吧.

         “别说小豆子了.你也是.很久沒跟你晨姐说话了吧.也跟着问候两句吧.”无机的话语甚是轻松.就好比林晨还在.他们几个围在一起坐着般.只是那时一直叽叽喳喳的人现在却是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小豆子放得开.见自家爹爹说娘亲会害怕.忍不住摸了摸排位:“娘亲.不怕不怕哦~小豆子陪你说说话~我给你讲讲笑话哦~我会好多好多的故事~我认识一个叔叔~可厉害可厉害了~他会打仗的哦~他还会保护爹爹和小豆子呢~我们要去他家~我要去拿大红包的哦~娘亲.娘亲.你要不要红包的哦……”

         小豆子稚嫩的声音在屋里回荡.声音不大.伴着语气的笑腔.屋子里头都荡漾着愉悦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