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4.家之主
        林木没打算将信中的内容说与丁瑞和肖烈知晓,防人之心不可无,老头子若是真走了,轮得上好处的,丁瑞是绝对跑不掉的。

         虽然他有说过已放弃,但空口无凭,且又有之前的假冒货在先,林木不敢贸然行事,至于肖烈,那纯粹是个围着丁瑞打转的小狗腿,脑瓜子不够用,更加不能说。

         想来想去,抱着小豆子的他又钻回了马车,顺便把向阳也给拉进去,悄声低语,“凭你多年的作战经验,帮忙分析下是什么情况吧!”

         直勾勾地盯着林木把密信直接交由自己手上,被信任的向阳整个人都乐得合不拢嘴,捧着信左右打量,而后注意到林家父子俩的纳闷眼神,这才一本正经地看起信来。

         向阳看信的速度飞快,一眼扫过去,就已经猜到了大概,噗嗤乐了一下,“看得出这老头子还蛮舍不得你的嘛!不过,他这是在准备后事么?怎么一副天人永隔的口吻啊?”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还活得好好的吧!就算出了事,这么多弟子,怎么会都没人知晓呢?

         向阳的疑惑得到林木的肯定回答,“嗯,我也这般想,所以猜不透这封信的出处。”

         林木皱着眉,顺便提了下关于老头子生病的的那封信。

         向阳颔首,倒是半点都不惊讶,“若是这样,我倒是有个猜测,这封信可能真的是他留给你的绝笔。”

         两个指头捏玩着小豆子肉呼呼的下巴,向阳慢条斯理地说着自己的推测,“估计他是让人在他走后再给你的,只是没料到……信差不可靠,把日期提前了!”

         “至于之前那封,或许他只是想试探下,心底其实根本就没想过你会回去。”向阳耸耸肩,他家娘亲这事经常干,动不动就说哎呦胳膊疼,哎呦脑袋疼,哎呦想儿子了……名堂千奇百怪,不过没其他意思,知道他回不去,也没就是想让他在外头注意点,记得有个娘在等着……

         这两人关系虽不似他和他娘,但听之前的故事,终归是处了这么多年,又是一手带大的,说是父子也不为过。老人家么,有时心思怪是怪了点,却不难猜,尤其是两人之间还存在某些未解开的心结,一些话更是不会直接说明,可仍旧还在偷偷地希冀着……

         林木默然,向阳的分析比起他自己的胡思乱想来说,更显真实,而且就老头子的性子而言,那封告知“生病”的信,其实已经在示弱了。只是,老头子若真没打算过自己回去,那……

         “那为何还有人下套,让我回无机居?”即使不知“假冒者”为何人,但是不得不承认,肯定有人在其中搞鬼,明明没有半点干系,却被这般算计,而且还是谋划已久,这点,让林木颇为不满。

         向阳脑瓜子活络,基本上林木一提问,他就能理出某些脉络,“呃……你回去对他有好处?或者说,只有你回去,他才能达成某种目的?”

         好处?不是传言说,老头子本意打算将位子交给自己么,那应该是不回去才有好处啊!林木越想越困惑,话说这做法与结果不就相互矛盾了吗?

         林木很茫然,突然发现事情从未在他掌控中,实在是无法下手,只得求助,“那现在怎么办?”

         殊不知,当林木把决定权交给向阳的那一刻,某人刹那间荣生一种“一家之主”的感觉,尤其是那两父子眼巴巴地瞅着自己,那滋味,实在是没得说了,美啊!

         只是吧!当家之主,真不是一般人所能做的,向阳思索再三,把各家兵法都过了遍,最后拍板定夺——直接上无机居!

         作出此决定,那是向阳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先是从林木自身情况而言,即使嘴上没说,可看得出来,他仍旧挂念着,与其自行瞎琢磨操心,还不如直接上去看看,是死是活也有个数;再者,“假冒者”那头失利,肯定不会想到林木还会回去,刚好能出其不意,杀其不备。

         “那……”林木正欲说些啥,却被向阳捂住了嘴,“嘘——”

         向阳摇摇头,他多留了个心眼,冲着外头丁瑞喊了句,“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咱家木头说,你要是回去的话,我们还能顺一段路程!”

         聪明的小豆子在向阳眼神示意下,很配合的如一颗豆子般在林木怀里蹦跶着,顺便也跟着叫唤道,“我是要去叔叔家~去京城~”那兴奋劲儿,挡都挡不住!

         丁瑞笑着摇摇头,“我就不同你们一路了,先找找无善神医再说,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也能……”后面的话,丁瑞识趣地隐去了,有句话叫“好的不灵坏的灵”,不好的事,还是不要轻易断言才是!

         于是,在下个岔路口的时候,一群人分道扬镳,向阳带着林家父子上路,肖烈则是跟着丁瑞继续打探消息。

         原本丁瑞不打算带着肖烈一起走的,他还在气头上,不过架不住向阳方北几个在一边起哄,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说肖烈脾气那么坏肯定会到处惹麻烦的,说万一又碰到冒牌货被骗走了怎么办?

         向阳是打定主意不能让其他人跟着的,方北不知因果,却也默契十足,两人一唱一搭,无奈,丁瑞只得允许尾巴的存在!也罢!谁叫他是冲着自己下山来的呢!

         待丁肖两人策马离去后,林木怀里的小豆子再次不安分了,拽着林木的衣襟,小豆子扭啊扭,嘴巴一张一合,欲言又止的模样,显得特别急切。

         向阳不介意自己再俗点,一看到小家伙那模样,第一反应就是笑道,“小豆子是要嘘嘘了么?”

         “才不是呢!”小家伙嘟着嘴,哼哼了两句,而后才开口问道,“爹爹~咱们不去叔叔家了么~”别说小孩子不懂,其实早在马车内听到说那什么“无鸡居”的时候,他就着急了,不过看着爹爹和叔叔都一脸严肃地在讨论着,他一直忍着没敢问。

         “……”小豆子的愿望不能不满足,林木想想,看了看向阳,后者故意避开他的视线望着马车外装傻。

         对上小豆子的期盼,林木只得改变策略:“那我们先去另外一个地方,然后再去叔叔家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