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0.受伤了
        时间有些仓促,林木还想着该怎么通知方东方北,哪知门一开,二人已神色肃然静候在外,四人汇合,向阳比了比方向,方北开路,中间向阳抱着小豆子和林木并肩而行,方东垫后,一行人悄无声息地直接往客栈后院的马厩走去。

         屋外,原本挂着一丝亮的娥眉月渐渐消隐,黑夜中,唯有前院的点点烛火带来一丝丝光亮,跳跃的火焰透过着纸窗洒在地上,斑斑驳驳,看得林木眼皮子跳跳——慎得慌。

         果不其然,才刚到后院,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四周阴影处传来,行进的四人伫立不前,一致默契做出反应,以向阳为点,背向而立。即使四周漆黑一片,看不清来者,不方东方北不知何时已把看家兵器拿在手里,却严阵以待。

         “哈哈!进了咱家这个店,居然还想全身而退?”声音乍起,带着几分熟悉从黑暗中传来,与此对应的是几个伙计装扮的人举着火把从四个角落冒出来,只不过,与客栈的规模相比,伙计的个数似乎有些多。

         当下,向阳与方北两人打了个眼神,再次确定了某些事情……

         向阳睡不着不是因为水喝多了被憋的,而是好些日子没喝酒了,胃里空荡荡地,没点滋味,把馋虫给唤醒了。最后翻来覆去实在是忍不住了,便想着偷偷摸摸去厨房蹭点,就算没有上好的美酒,那也能找到配菜的料酒解解闷。

         出门的时候恰好碰见从茅房归来的方北,向阳不计前嫌,揪着方北一同往厨房走去,因为打算去偷酒,两人都是蹑手蹑脚,没有惊动其他人。不料,这一去就碰上点意外事故……正确来说,是发现了某个大秘密!

         厨房的确是放着好几个硕大的酒坛子,且被掩盖得结结实实的,只是,向阳一只脚才刚刚踏进去,便闻到了某种熟悉的味道——不是肉,不是酒,而是血腥味,浓厚的血腥味……

         沙场十年,对于此味特别敏感,向阳皱眉,实在无法说服自己这是宰杀鸡鸭鱼肉等牲畜后残留的味道。方北稍稍打探了四周,按捺下心中的各种疑惑,轻掀酒盖……一个无头人四肢扭曲着塞在坛子里,尸体还算新鲜,并无干瘪的痕迹,想来被灭口时间并不太长。

         两人见过死伤无数,面对如此惨状并未退却,不死心将边上两个酒坛都瞄了下,总算从后两人身上的小二装扮得出了结论。

         此番路途本就凶险,两人顾不得其他,一致认为此地不宜久留,赶紧回房通知另外两人,这也是四人浪费时间就能汇合的重要原因。

         只是,照现在的情形而言,他们走的似乎不够快,居然还是被察觉了……

         方北一看说话那人竟是之前招呼他的掌柜,一想到厨房所见,想到那几个惨死的无辜人士,瞬间怒火燃烧,嘴巴也开始不饶人:“还当是哪里的宵小鼠辈,没曾想竟是‘老板’以身做‘贼’啊!”

         方北是实话实说,不过他最喜欢的有人陪着练嘴皮,还不用顾忌后果,这般机会岂会放过,话语中讽刺意味甚浓,生怕人家脑瓜子笨听不明白,还特地把‘贼’字咬得格外清晰,末了,还补充了句,“亏你还好意思说这家店是你的!”

         老板一听方北这话,就知事迹败落,并不不恼,“是不是我的店,我说了算,你们就乖乖地下去跟阎王好好谈谈吧!”

         话音刚落,一个手势,六个伙计纷纷抡着火把朝林木几人砸去,伙计们身手不弱,火把被舞弄得呼呼作响,活跃的火苗在空中跳窜着,发出细碎的声响。

         人对火总有种畏惧,当火把砸过来的时候,四人中唯有方北的长鞭能远距离使出几分力道,方东手握大刀,攻击范围不广,且因顾忌着要保护向阳,竟然有些缚手缚脚,最后还是被向阳一拐子拱出去,才得以展开攻势。

         林木使的是向阳的玄铁大刀,与上次向阳一样,刀鞘并未拔出,不同的是,后者是不愿意拔,而前者则是无需拔出,林木没用过如此霸气的兵器,怕不顺手,便直接把大刀当成铁棍子来使,至少一棍子下去,不喊疼的人没有。

         三敌六,不算艰难,不料不知从哪里又冒出一个矮小的男子,不敢靠前的他居然手握弓箭,搭箭拉弦,“嗖”——“小心!”方东的一声疾呼,惊醒的是向阳,不再与伙计纠缠,身形迅速闪动,就在利箭即将射至林木背部的前一瞬间,大手一抓,将箭紧紧地握在掌心里。

         此刻正与老板交手的林木,察觉得身后传来某种奇怪的声音,似是什么东西划过风声,想回头,面前同样握着大刀的老板横刀一扫,来不及分心的他,只得抬起玄铁大刀奋力一击。

         不愧是玄铁而制,虽未出鞘,却是异常坚硬,加上林木几乎用上了全部力度,“叮咚”一声下去,不仅把老板的刀给砸落至地,同时一棍子还把老板跟砍晕了,正欲窃喜之际,背后传来小豆子的哭声:“叔叔~叔叔~流血了~”

         小豆子早在火光亮堂的时候就已清醒,年纪小小的他知道边上有坏人,没敢吱声,偷偷地窝在向阳怀里,听着那沉稳的心跳,表示一点儿都不担心。

         直到他听到方东叔叔唤了一声“小心”,才悄悄地探出头来,然后恰好瞅见向阳最为英勇的一面,心里头佩服不已,大大的眼睛在暗夜里竟然有闪出耀眼的光芒。

         矮个子一计不成又生二计,见向阳手里抱着个娃娃,还要护着另外一个,居然又开始搭箭,而且这一次,是三根一起射出。矮个子算得很准,故意将箭头的方向差开,三个箭头,一个是飞往向阳,另外两个仍旧是朝林木飞去。

         向阳拂袖一甩,使上内劲,顺势将面前的利器甩了回去,返回的箭头从矮个子耳边擦过,来不及躲闪的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至于另一头,情况有些不妙,林木还在专心致志地对付着老板,向阳怕他分心受阻,只手再次抓了一支,另一支方向有差,挽救不及,不假思索的他,一个转身,箭头恰好没入他右手手臂,被吓到的小豆子立马惊呼,在看到血后更是放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