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5.苦命人
        知道还可以去叔叔家,小豆子立马眉开眼笑,不过又想到其它,另一只手立马抓着向阳的大手,迫不及待地问道:“那叔叔呢~叔叔和我们一起走吗~”

         “呃……”向阳犹豫,抬头看了眼临林木,这些时日心里头某些东西正酝酿着,眼看就快要破土而出了,他倒是也想跟着去,不过京城那边不好交代,尤其还有两个押运官在边上,在这事上,似乎没有他做主的份啊!

         向阳眼睛朝方东方北那边挤一挤,小豆子机灵,咕噜咕噜爬到方东方北身边,可劲儿冲着两人撒娇,然出乎意料的,他才刚刚提到“要带叔叔一起走~”时,方北竟然没有瞎折腾,甚至最先支持这一决定的居然是还方东:“爷,咱们就先陪林少偷偷去趟无机居,然后再转京城吧!”

         哟哟!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么!听到方东如是说,向阳回头,正好看见两人均是冲自己点头,想到刚刚他用的“偷偷”一词,当下明白了一些事,随即扯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估摸着该是出现了异常情况了。

         既然最着急行程的人都这么说了,那他当然乐意之极,“反正我还没去过无机居,去长长见识,增加点常识也不错!”

         “无意”中再次被伤害的方北不禁泪流:爷,我错了,行不!咱们就忘记常识这码事吧!o(╯□╰)o

         小豆子心愿达成也不折腾了,不想在马车里头的他,直接靠着方东方北在外头坐着,小脑袋东张西望,睁着大眼睛四处瞅着。无聊了,就时不时指头戳戳方北,方北也跟着戳回来,一大一小倒是玩得不亦乐乎。

         马车继续行进着,总算赶到了临近的镇上,又到了每日的夜间住宿时,方北利落地要了两间房,然后趁着林木帮小豆子擦拭的空挡,偷偷把向阳拉了过去。

         方北自知话多,啰嗦且重点太乱,很有自知之明的把方东给推了出去。向阳方东两个很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而后方东简单解释了下从黑衣人那得到的意外发现,包括那个“逃”字及对他们出现目的的疑惑。

         在敌人不明的情况下,一切小心为妙,而且单凭他们几个人,选择硬碰硬,那绝不是明智的选择,至少还得搬点救兵才对!

         向阳身份特殊,所处的位置和手中的势力无一不是惹人注目的焦点,如果真有人想算计,那肯定也不是一般的人物。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就算现在跟他们说,那些人是当今君主派来的,顶多就是听听,不会太诧异,当然了,这是最坏的打算,谁都不希望结果是这样……

         方东方北两人心思虽未言明,向阳也猜到个七八分,一是有感于他们的衷心,二是为他们的胡思乱想,即使如此,却也并未点破,反而笑着问,“所以……这就是你们想让我先去无机居的原因?”想通过改变路线来扰乱视线,迷惑敌军?

         方东方北连忙点头,其实这只算是原因之一,另一原因么……他们家爷孤家寡人二十多年了,好不容易出了个喜欢的人,要是就这样分开了,相思之苦什么的,估计能把他给逼疯,火气太旺盛了,真的不好!

         “那个爷,您就不好奇为什么会有人来追杀我们?”方北对向阳的态度感到纳闷:爷似乎有些淡定过头了,而且他关注的重点一直都停留在无机居而不是黑衣人的来头上!

         “这有什么好奇的?”向阳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表现有问题,反而疑问,“难道你们不知道其实我被盯上已经很久了吗?”

         “……”方东方北听到这话,两人脸色刷刷变得惨白,身为向阳的贴身护卫,他们竟然连这么严重的事都没察觉到,实在是无颜见江东父老,“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

         “好像是叫什么‘水云宫’来着,不知道,是木头偷看了人家的信发现的。”向阳漫不经心地回忆道,一点都不上心的模样可急坏了边上的小伙伴,“不过好像他们误以为小豆子是我儿子,想使绊子但是没成功。”

         想着想着,向阳不由得大笑出声,怪只怪小豆子跟他太有缘了,就连长相都让人误解。嗯,这样也好,以后他和木头在一块的话,儿子都是现成的了,呃……也不用去孵一个出来了……哈哈!

         向阳是乐呵了,苦了方东方北两个,话说,这夫夫两人似乎都没有一个安定的,这边“假冒货”,那边“黑衣人”,到处都是……唉!苦命的人啊!

         “对了,这事先不声张,回头写一封信送给方西方南,让他们注意下手下的将士们。”向阳终归是老大,看着大咧咧不管事可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清楚,他要回京的事,除了家里头,还有军营的那些个将领知道外,外头并未宣布,现在连路线都被摸清了,肯定有内贼走漏了风声。

         沉思片刻,当下做了决定,提笔大气一呵,五个大字跃然纸上:娘,晚归,勿念!向阳轻轻吹了吹,待墨迹干涸后,折起来交给方东,“找个机灵点的,把这封信送到老王妃手上,让她别担心,还有,若有什么消息,多多少少留点心眼。”

         “爷的意思是……”方东方北点点头,似乎猜中了点苗头,但是不确定。

         向阳耸肩,热心解析困惑:“他们想赶尽杀绝,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咱们就守株待兔,顺藤摸瓜,等着他们自己露出马脚。”

         既然有人这么不希望他回去,那他么……嘿嘿,肯定不能顺人家的意,他得好好的,半点无损的光明正大的走回去!看还能怎么着!

         “那会不会……”不是方东方北啰嗦,有的事情他们不得不操着心。

         向阳摆摆手,“安心,我会顾好自己的,你们也是,这不是打仗,没有逃兵,若是碰上厉害的,腿脚麻利点,赶紧撤,爷保准不怪你们,反而要是因此受了伤失了小命,那就等着我鞭尸吧!”

         这话是冲着方东说的,之前对上黑衣人时,明明抵不住那么多人攻击,他却还是一往无前地扛着,如此愚昧的作法不是向阳所赞同的。

         被瞪的方东不好意思赶紧点头应允,而后领命出去联络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