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9.嗜血者
        一中年男子背着手面向屋内壁上挂的“春耕图”,完全无视他身后还有一个人弓着身子等待他的发话,半响……中年男子似是已经品鉴完毕,悠悠然回头,掏出怀中的折扇,轻轻地拉开扇面,吹了吹,才像是想起面前的人还在等待着他的吩咐,扬了扬嘴角,很是温和地说道:“千面的意思是,他把事情搞砸了,但是定金不退了,对吗?”

         “是……是……千面大人说……说……对手太聪明了……而且还会功夫……他……他……对付不了……”弓着身子的那人只是一个传话的啰啰,原本以为是个简单差事,不料,面对这人的笑脸和温和时,比那寒风刀子往身上割还要痛苦,吓得他一直不敢抬头,连讲话都开始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了。

         “把舌头伸直了好好说,需要帮忙吗?”帮忙?帮忙拔舌头?小啰啰吓得脸上惨白惨白,早在他刚刚进来时就已经见识到这人功夫的厉害,他才刚刚把千面的话转述完,这人未搭腔就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捏成了粉末,而后就开始面壁赏画,让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得站着,那冷汗滴滴,把他后背的衣服都给渗透了,实在是太糟糕。

         “千面大人说你要对付的人太聪明不仅识破了他的伪装还把他给伤着了那些定金就当是养伤费用和他前期几个月投入的辛苦费以后有机会再合作!”果然是捋直了舌头,小啰啰闭着眼睛一口气就把自己要说的话从头到尾交代了一遍,好在中年人听懂了,没有为难,摆摆手让他离去。

         劫后余生的小啰啰得到兴高采烈地往外走,正欲开门时,脑袋就直啪啪地撞上了房门,一股鲜血由脖子处喷洒而出,只见一片白花花的瓷片嵌在肌肤里,与血相抵,白红交映,说不出的诡谲。

         指尖戳了戳那仍旧还在外流的血液,男人吮吸着,眼神里嗜血的光芒瞬间显现,他再次轻轻抚摸着扇面,中年人笑得一脸灿烂:“聪明?我倒是要看看一个小呆子究竟能有多聪明!”

         赶路几日,总算在天黑之前抵达京陵,一行人风尘仆仆地赶赴最近的客栈,客栈人不多,几人累得慌,也没注意太多,先是各自回房清理了一番,才挪步至楼下用食。

         方东方北动作迅速,早已在楼下点了菜等候,向阳林木带着小豆子落座的时候,所有的菜刚刚好一一上桌,方北玩笑道,“来得好不如来得巧,您三人都是有福之人,不用等,直接就可以开吃了!”

         饭菜虽是方东方北点的,不过菜色都是林木和小豆子两个喜欢的,口味都是比较偏淡的,不过恰好有人不怎么喜欢,正如那个正戳着筷子皱着眉头的某人——菜盐少了!好!忍了!烧肉没有!好!忍了!只是为什么连酒都没有!

         向阳瞄了瞄点菜的人:方东不敢直视向阳,低着头,数着饭粒,典型的心虚样!方北则是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小豆子,菜好吃吗?”

         “好好吃哦~”小豆子吸溜着粉条,吧唧着嘴巴,很是满足,笑眯眯地朝方东方北道谢,“谢谢东方叔叔,北方叔叔~”

         关于小豆子的称呼一事,不得不提,人多了,称呼也就混乱了,尤其是叔叔类的,只多不少,根本不知道谁是谁!好在一番解析后,众人发现了一个规律:单单能获得“叔叔”二字的,只有向阳一人,而其他人则是很荣幸地在叔叔面前有个前缀,如“东方叔叔”“北方叔叔”……

         方北是个马屁精,跟小豆子一起这么多天,早就觉得这娃娃窝心可爱,这不,一听到小家伙再跟他言谢,嘴巴都合不拢了:“不谢不谢!你家叔叔说了,你和你爹爹喜欢就好!”

         这话说得太有目的性了,一个是讨好了林家父子,为向阳赢得了好印象,另一个则是撇清了向阳对他的哀怨。

         所以,这才是没有他喜欢菜色的最终原因?向阳闻言,顿囧——没错,点菜前,他的确交代过说按照林家父子的口味来,但……这也未免也太……

         向阳都不知该表现出什么神情来面对二人:都是一起的兄弟,早在他心思还不明了的时候,方东方北就已看在眼里,还光明正大地帮忙制造机会,如今不用说也看得出来,林木和小豆子已被他俩承认与接受,甚至其地位与起自己,只能说——有过之而不不及,看看今天的点菜就知道!赤?裸?裸地忽略他的存在嘛!

         林木看出了向阳的窘状,忍住笑的同时也十分感激向阳的照顾,特地夹了一筷子土豆送进向阳碗里,“多吃点!”得到这番鼓励,好吧!管它有肉没肉,管它是咸是淡,向阳闷着头扒拉着饭粒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方北捂着脸直接趴在桌子上,低声对自己喃喃道,“我放弃了,爷彻底没救了!”

         方东反应没那么大,事实胜于雄辩,他早就看开了,要不是方北不死心硬是还要存心试探一次,也不会出现这种结果!别的先不说,光是旧账,又得添一笔了!o(╯□╰)o

         晚上,向阳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怕打扰到了浅眠的林木,挣扎了良久,还是坐起身,轻手轻脚下床出去了,临走前还特地帮还在睡觉的两人掩了掩被子,细心得很。

         林木迷迷糊糊,没多想,当是向阳晚餐的时候把茶水当酒喝,喝多了,现在憋不住要去茅房,只是等人再次回来的时候,已是另一番光景。

         向阳急冲冲地进门,压低声音唤醒了林木,立马又嘘了一声,然后将衣物递了过去让他先把小豆子给料理好,自己则是开始收拾包袱:“这个地方不安全,咱们晚上连夜走!”

         林木打从进了京陵后,神经一直都处于紧绷的状态,一见向阳这架势,第一反应就是:“这是黑店?”

         向阳点头,来不及和他解释,见林木已经小豆子整装好了,把包袱往肩上一甩,然后把小豆子接过来抱在怀里,继而神色严肃地道了一句,“比黑店更黑!”

         小豆子打着哈欠,嘟囔着嘴巴,伸着爪子抹了摸,确认是在熟悉的怀里后,又窝了进去,继续陪周公去了,一点都不关心外界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