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6.娃娃字
        低头瞅了下木盒里的信笺。那规规矩矩一板一眼的字体同时让福伯叹息了下:真是不省心的家伙。

         对于字迹。福伯并不陌生。无机居众弟子当中。怀仁的字算是一件奇葩。都说字如其人。然这句话是如何都无法套在他身上的。既无生之飘逸俊秀。又无武夫之狂妄霸气。反而跟刚刚学写字的娃娃那般。一笔一划。四四方方。如何都更改不了的。

         为此。其他师兄弟们沒少揶揄过他。继而导致怀仁虽生儒雅装扮。却鲜少在公众面前舞文弄墨。甚至连一些最基本的写他都是拜托其他人出面。以免遭人笑话。久而久之。大家皆已习惯。这也是为何从张三李四那搜刮出的“行动信”字迹不明的真正原因。

         信中所述并非什么大阴谋大秘密。仅仅是某个性格诡异的人想发泄情绪。想出了自己给自己写信对话的这么一种特别的方式。只是走着走着走岔路了。心境变了不说。就连灵魂都开始扭曲。找不到原本真实的自己。怀仁的转变很简单。由无机老人的偏爱引起。到内心的自我膨胀与需求的扩大。一个个都是烟雾弹。让他逐渐偏离。

         “不是你的错。不用太自责。”福伯唯有如此安慰道。怀仁走上歪路。怪不得他人。只得说他自己意志不坚定。不得不说。他隐藏得太深了。单是怀仁平时的为人处世。无不以为他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君子。不曾想。他却是睚眦必报小人。

         作为兄长。却还在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记恨。为一切不如他意的东西而怨恨。胸口那一道恶毒的口子被慢慢扩大。小事变成了大事。且记在了心里再也放不下。这不。证据都出來了。

         福伯翻阅了几张。便已无兴致继续下去:事情已经过去。再悔过也是枉然。只要怀仁能洗心革面。恪守本分。不要做得太出格。之前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

         赶路要紧。见无机不忍释手。向阳一个眼神下去。方北便抱起了木盒:“无机师父。车上慢慢。早点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