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0.双身份
        “你别急。事情我都知道。棒打鸳鸯的事我不会做。你回头好好想想。若是愿意。就当是多了一个娘。”步楚拍了拍林木的手背。语气仍旧一片和缓。林木张了张嘴。想要再次辩解。却被向阳打断了。

         不是向阳不让林木说话。而是林木那推脱的架势。让他愁啊:好不容易外部阻碍沒了。居然把内部矛盾给闹出來了。形式可不妙。向阳赶紧倒了两杯茶水。一杯递给步楚。一杯塞进林木手中。在他娘的后头继续加大火气:“你不是之前就担心我娘这关不好过么。现在好了。前途一片光明。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该出手时就出手。千万千万不要错过啊。”

         “我……”林木从未觉得思考会是如此艰难。一向习惯淡定面对的她此刻握着茶杯的双手不自觉地颤抖着。忆及之前向阳的坦诚告白的言词。他心头微微有些松动。只是牙关处一直咬得紧紧地。开不了口。现在步楚表现得越是开明。他越是忐忑。不是觉得前头有坑。而是他怕跨不过去。怕自己坚持不了。背负不起这个责任。

         “孩子。事情不分对错。决定不分好坏。在你还不知会面临何事时。只要锁定目标就好。他会带着你一起闯的。”步楚抿了抿嘴。指了指向阳。继而道:“当然。若是你连与他牵手的勇气都沒有。我也别无他言。只能告诉我可怜的浑小子。你中的人不中你。不能与你一起百年。即使你已为他放下颜面。”

         林木不傻。向阳所做一切他才能真正的受益者。某念头稍有闪过。却是一直沒有抓住。当步楚的那句“你中的人不中你。不能一起百年”划过耳际时。就仿佛一把利刃在胸口划出了一道鲜血淋淋的伤痕。即使只是想象。但是痛并真实着。林木内心挣扎着。握着茶杯的手捏出了青筋。

         步楚低声道:“你的决定并不是取决于我。慢慢想。小子。带小木去休息下。或许你们需要沟通下。”

         “谢谢娘。”向阳沒有直接带着林木离开。反而弯身伸手。给了步楚一个大大的拥抱。母子相拥半刻。又听到向阳低低地说道:“娘。对不起。”

         谢谢与道歉并存。这是向阳内心最为复杂的情绪。欣慰她娘的开明理解。在沒有反驳沒有质问等前提下。二话不说直接支持自己的决定。然他也知决定的荒唐。至少对他的娘亲來说。不啻于一项伤害。

         步楚眼睛微微湿润。走到这一步。谁也不想。却也无法。儿子能明白这点已经是莫大的欣慰。她不会为难。伸手拍了拍向阳厚实的肩膀。“说什么呢。你有喜欢的人了。娘高兴还來不及。别说丧气话。好好搞定。到时是娶是嫁我好准备聘礼还是嫁妆。”

         “对了。今天好好休息下。明早我让人把消息送出去。找个时间去见见君主。他近儿比我还着急你的事。”步楚末了加上这一句。私事虽急。但公事不能缓。轻重自是要拿捏得当的。

         向阳点头。带着林木回到他的房间。虽多年未曾居住。屋内却是一尘不染。得出步楚是有让人精心照料的。房内摆设很简单。除较为宽敞明亮外。并未有贵重物品。唯一比较显眼的便是那一排架。密密麻麻。林木一眼瞥过去。心中便已知晓三分:向阳天赋虽够。然成就却是他一朝一夕努力所得。

         随手翻阅了下。内页还横七竖八地注释着见解。字虽歪扭。却是非常认真。只是。再往后翻。咳咳……认真过头了吧。

         向阳一回头。就见林木在研究他的杰作。原本想着嘚瑟一下。不料转眼林木嘴角抽得厉害。甚至有些抑制不住。好奇的他眼睛瞥了下。瞬间尴尬得不行。“那啥……这些都是以前小时候画着好玩的。哈哈。”吐血。他怎么忘记了小时候最喜欢在上画王八了。仰着的。趴着的。缩着脖子的。别的不说。这王八可是画得一绝。以至于每本上或多或少都有一打王八的存在。

         林木把重新放回去。“我这人鲜少有追根究底的时候。不知为何。这次突然很想知道一切。”林木半点都不掩饰好奇。打从进门开始。他对向阳的这个家便已产生了各种疑问。包括向阳他娘。似乎一切都不是他这个常人所能理解的。换句话说。这一家本就不是常人。

         向阳闻言。突然一下高兴起來:木头这算是在承认。在主动慢慢走近了吗。只是……“那从哪里说起呢。”

         “从进门的那一刻开始。向宅和王府。”这关子从一开始就憋着。之后虽有瞧见苗头。但一直都沒有细说。

         向宅和王府。向阳挠挠头。这事说來话长。具体他已经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打小。向阳对名号并不上心。但本身一些先决条件容不得他不在意。明知道很多事情可以用“身不由已”來形容。但他不愿意被束缚。他不愿回到家他还是那个得端着的七王爷。向阳跟老王妃的关系不似一般母子。他有什么话都是直接说与老王妃说。所以。他对老王妃说他不想逃避责任。但也想偶尔过过普通人的生活。

         老王妃是个明事理的人。沒有骂他不思上进。反而自个儿出声道歉。说是她的错。让他从一出生就已经摆脱不了身份。老王妃琢磨了一宿想出了一个极佳的办法。点头鼓动让向阳直接把后门的牌匾拆下來。顺便让守卫卸了铠甲。以平常百姓之态出现。

         “那名字。”林木了然:原來这才是原因啊。果然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这个向姓。是随我外婆的。我娘说若不是因为外婆的教导。不会有今日的她。于是就让我随外婆姓。当个平平凡凡的浑小子。若是要上朝。那便是云国七王爷。铮铮铁骨。顶天立地。”

         两种身份。向阳现在已经应对自如。且为了区分王府和向宅。两者之间隔了一道墙。何种身份。就所处位置了。不过。就他和他娘來说。他们都比较喜欢向宅。除非是大日子。才会过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