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7.七王府
        从京陵赶往京城。不过是两三天的事。走走停停。第三日太阳正欲落山之际。众人总算进了城门。天子脚下果然非同凡响。街道宽阔。门户整齐。就连路上行人都起來比小地方百姓神采奕奕许多。

         坐在马车里头。福伯撩起帘子了窗外。笑说道:“几年沒出远门。已成井底之蛙。临老时再回味一遭。也算是对得起这几十年了。”

         福伯这话其实是对自己说的。他也是上了年纪。是老人了。窝在无机山上这么多年。重新走到繁闹的世间。就当是最后的留念了。不过。习惯被调侃的无机一听。总觉得话里夹枪带棍的意味甚重。肯定又是在责怪自己不惜命了。颇为无奈。却忍不住幽幽然道:“这一口气还吊着。还沒死。或许死不了呢。”

         哟。难得居然不想死了。即使无机已经答应上京城。然骨子里的丧气却一直沒有消停。第一次听到开口说要“求生”。福伯表示稍稍诧异。欣慰之余继续抱怨了几句便转了话題。

         路过集市。恰是赶上月初的赶集之日。边上小摊位玲琅满目。吆喝声不绝于耳。小豆子坐在向阳手臂上。伸着脖子东张西望。手里还捏着刚刚买的糖葫芦。美滋滋的。不管是嘴里还是心里。都是倍儿甜。

         “要不我來抱吧。”自从有了叔叔。爹爹的功效似乎少了很多。就连臂膀都鲜少能用上了。每次小家伙想要人抱的时候就直接找向阳。刚开始林木还有些不好意思总麻烦他。但向阳厚脸皮的一句“我家儿子为我锻炼臂力提供了完美的条件”后。他便不再多话。眼都到京城了。若是继续。落人口舌可是不妙。

         向阳宛若未闻。和小豆子两人嘿嘿傻笑一声。摇头异口同声拒绝:“不要。”

         “……”林木彻底无语:爱咋的咋的。反正跟他无关。

         一路直走。马车最终停留在一户沒有牌匾的人家门口。门外。一对霸气石狮蹲坐。目光悠远。栩栩如生。红棕大门未关。只是门口杵着两小厮。笔直地站立着。比之平常百姓家的守门小厮不一样。这俩守门的煞气过重。身量高大。一便是军营里打滚过的。难道这就是七王府。

         方北率先下了马车朝门口人拱手作揖行了见面礼。两人一见來人。神色甚是激动。一个劲儿点头。还不时探着脖子往后瞧着。待见到向阳后。一个人立马飞身回屋禀报。

         林木站在一边。歪着头打量着。总觉得从头至尾透露着诡异。回头见向阳正蹲在后头跟小豆子嘀咕着。便直接问方东:“就是这。”怎么怎么不像。就算是后门。总不会连个像样的牌匾都沒有吧。

         出林木的疑惑。方东点头。“是后门。牌匾被爷拆了。说着闹心。那俩守卫大哥是打仗时受了伤不得已退下來。被爷请來护家的。”方东用词很是慎重。一个“请”字全然表明了向阳对将士的尊重。一个“护家”则是真正展示了他对于身份地位的淡然。

         林木还想继续询问。却被无机的赞叹所打断。无机对风水稍有涉猎。一着位置。便是连连点头。“好地方。威风啊。”

         “老人家好眼力。咱们王府可是神算选址。老君主敕造。”方北竖起大拇指。对无机的崇拜又加了一层。

         七王府的位置就位于京城偏北处。用神算的话说。这是京城的眼睛所在。将皇城比作心。那七王府便是护心之眼。地位之高。无人匹敌。即使七王爷本身鲜少回归。但其所具备的气流能压制住周遭的烦乱。既能护得住皇城。又能给京城一个安稳。如此评价。对向阳來说。是一种至高荣誉。幸得云家子嗣不多。关系皆为和睦。要不然。他是沒有命去承担了。

         “怎么都定着了。进去吧。我都饿了。”向阳抱着小豆子溜达了过來。余下的一门卫赶紧单膝行礼。向阳把人扶起。拍肩笑道:“哈哈。老刘。好久不见。怎么样。你家小崽子都可以窜树了吧。”

         老刘笑着回答:“谢爷关心。好得很。老夫人正叨念着爷。这两天还时常过來跟我们说说话呢。老李估计已经把消息给送到了。爷您就别耽搁了。赶紧进去吧。”

         “行。那改天找你们喝酒。”向阳笑着应和。举起小豆子道。“來。这是我儿子。小豆子。改天把你家小崽子带过來。一起玩玩。”

         “沒问題。”老刘拍着胸膛保证。对于向阳所说毫无半点异议。而后听到小豆子唤他“老牛叔叔”。嘴巴都合不拢。这称呼可珍贵了。吓得他赶紧帮忙把人引进去。

         传说中的“七王府”不似想象中那般富丽堂皇。金光闪闪。反而透露着一股子静谧安祥的气息。换句话说。简单得很。

         从后门进來。便直接是个大大的练武场。再往里。是个小园子。花团锦簇谈不上。倒是绿意盎然。别有生机。再往里。是个小湖。湖边还有一茶亭。简单别致。

         “小豆子。那园子里的青藤上夏天会有好多红色小果子。酸酸甜甜。可好吃了。”向阳指了指方位。然后又继续道。“两位老人家若是无事。可以过來下下棋。钓钓鱼。那茶亭里边有炉灶。吃的喝的。都能顾得上。而且这湖里的鱼肥的很。且刺儿少。保准吃得很过瘾。”

         “哇。”小豆子听着。滋溜溜地吸着口水。感觉好好吃的样子。而跟在后头的方东方北那不是一般地囧:在别人家。花园啊湖啊什么的。那都是观赏用的沒有太多其他意义。但在这七王府里就不一样了。吃的才是最重要的。亏得老王妃居然也赞同这一提议。

         “那边是客房。前边是议事房。东边是……”方北接过向阳的话。一一像众人讲述着院落的布局。“再前头是王爷府。等明天有机会再过去吧。”

         呃。什么叫做前头是王府。无机福伯林木三人同时疑惑。“难道这不是王府。”

         “这是‘向宅’。不是王府。王府在前面。”向阳嘿嘿笑着。卖着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