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3.苦黄连
        “小豆子最喜欢叔叔了~和喜欢爹爹一样~”小豆子果然是个人才,两句话说的忒圆满,一是将林木摆在最高地位,岿然不动,二呢,又提拔了向阳!能跟爹爹抢儿子,向阳自觉一个半路叔叔能做到这份上,着实也厉害,实实在在地被安慰到了!

         正在得瑟时,小豆子又蓦的冒出了一句:“叔叔~还疼么~” 小孩子们的心思你别猜,原本还以为转移了心思,这不,居然又绕回来了!“不疼不疼,别担心!”

         林木见这一大一小都在相互担忧着对方,感觉很奇怪,一是高兴有个人跟他一起来疼小豆子,关心小豆子,另一方面,又觉着小豆子在慢慢长大,或许将来的不久,他就会慢慢远离,或许再过几年,他就有了自己的生活,会娶妻生子……

         替一个五岁的孩子担心成家立业的事,果然是爹爹当久了才会做的傻事!

         林木苦笑,想着自己以后可能会一个人孤老,心下注入了一股苦涩,吞咽不得,同时也越发舍不得!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伤口,仿佛只要盯紧了,伤口就会愈合,小豆子也不会离开……也罢!林木收收神,继续忙活着。

         “叔叔~你也喜欢爹爹~喜欢小豆子么~”小豆子嫩嫩的嗓音响起,问出的问题可是相当的劲爆,就连在一边研究着向阳伤势的方东忍不住竖起耳朵,想看看他家爷会如何应对。

         “嘿嘿!是啊!叔叔可喜欢小豆子,可喜欢你的木头爹爹了!”向阳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男子汉大丈夫,情情爱爱地虽说不能常挂在嘴边,但是该出口时就出口,现在这机会,即使算不上天时地利人和,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有小豆子这个缓冲剂,还有自己这受伤的胳膊,林木好歹也会顾着点吧!

         然说完后,向阳又瞬间懊恼:这算是他第一次直接而又慎重地表露出自己的情感,万一,林木被吓到了怎么办?万一林木不接受怎么办?万一林木有喜欢的人怎么办?

         向阳脑袋里咕噜噜冒了好多的泡泡,话出口后很多担忧一个劲儿往上冒,这作风与往日的洒潇惬意全然不是一码事,搅得他心头就跟住着个兔子似的,一蹦一蹦的,若不是一只手被小豆子握着,另一只手还受着伤,估计他能挠出一层皮来。

         不过可惜的是,枉费了他一腔不安的心思,林木专心致志目不斜视地盯着他的伤口,丝毫没有把两人之间的对话放在心里,更别提注意到他刚刚意味深长的真心告白了!

         向阳有些沮丧,这算是出师不利么?倒是小豆子吧唧着嘴巴,再次拍拍手安抚道:“爹爹也喜欢叔叔~”

         “……”果真是个好孩子!连他爹爹的喜好都决定了!

         林木也听到了这话,嘴角抽了抽,只是现下他所有的注意都在伤口上,没多余的心思回复。

         抓了抓下巴,想着原则上肯定先得把毒液清理出来。别的法子没有,也不可能用嘴去吸,万一一个没救成另一个又倒下了,那就太不划算了,再说,这伤口稀稀烂烂的,一口下去,还真有点在啃生肉还是人肉的错觉,味道实在重口了些! 别说是小豆子,林木自己都怕产生某种阴影,思来想去,就直接动手吧!

         说干就干,林木抬起向阳的胳膊,使劲捏着伤口的上下端,直接将那带着黑色的血液直接往杯子里挤,担心挤不出来,他还特地加大了的力道。

         向阳方东两人愕然,虽有猜到林木是准备把毒液挤出来,只是这动作,怎么瞧着怎么奇怪,最后还是小豆子眼尖,开口就道出了真相:“爹爹~你是在拧衣服么~”

         “……原来这是在拧衣服啊!”向阳听完小豆子形象的描述后,恍然大悟,顾不得手臂上的伤,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已经满头黑线的林木手下的动作更凶猛,疼得向阳嘶嘶的吸着,牙口冷风直入,只得开口求饶:“嘶——哎呦喂——衣服都干了,轻点拧,轻点拧,疼!”

         林木闷不做声,虽没答复,可那往中间会面的两道眉头很好地表达了他的内心,满头黑线的他不介意再加把力,拧得向阳那皮都泛起了一层层小褶皱了,眼神狠狠地瞪了向阳一眼,默默道:“叫你笑!叫你笑!疼死你算了!”

         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思乐呵,得了,既然是拧衣服了,那就彻底拧干一点吧!只是看到向阳疼得直抽抽,林木自然而然地把劲道给减了下来。

         向阳疼痛虽在继续,不过颜色已经不似最初那般惨白,似乎伤势并未加重。

         待伤口黑色血液差不多被挤出,林木转身从包袱里翻出了好几包药粉,都是以前在村里的时候研制的,各种药粉,驱蚊的,提神的,祛疤的,止泻的……每包分量不多,但种类却是十个手指头数不过来,不得不说他想得周到,就不知……

         林木拿起药包嗅了嗅,总算拿出了一包适合用的,交给方东,“这个是紫草,有活血凉血及解毒的功效,你去烧点开水,把这个放进去,嗯,再把这包黄连也加进去,熬成汤药就好了!”

         一听到黄连,小豆子和向阳两人同时做出了一副干呕的姿态,那玩意可是苦的要命,小豆子喝过,为此不知道掉了多少金豆豆,对那滋味避之毒蝎,恨不得这辈子都别再见它,至于向阳,那更加甭说了,这么一包黄连加进去,不是在解毒,是在谋杀啊!

         向阳中的究竟是什么毒,大家都是门外汉半点底儿都没有,不过么,黄连怎么着也算是解毒的必备良品,试试总该是有效的,林木很认真地分析着。

         此番言论过后,方东二话不说毫不怀疑就直接出去忙活了,向阳这头捶胸顿足,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当然,阻止了也不抵用,事关他的安危,方东是绝对不会屈服的,只会把黄连加的更多,以求解毒。

         紧接着,林木往向阳手臂上撒了些止血的粉末,待药粉慢慢融入肌理后,又在周边抹了一层去腐生肌的膏药,细细包扎完毕后,才总算松了一口气,“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至于其他的,就只有等方北把大夫找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