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7.生孩子
        晚上,张福在厨房准备晚餐的时候,心血来潮去翻了翻已经许久不会动过的暗格储物柜,却发现藏在柜子夹板下的肉干不见了。

         不是小偷干的,张福很肯定,这夹板做得很是隐蔽,旁人即使打开了柜子都看不出来,而且柜子外头的东西尚在,单单丢了夹层内的一些吃食,而且这肉干是特地制作给那几人的,虽已连续几年无人品尝,但他一直都在坚持着,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还有机会重聚。

         这事若不是知情人士干的,那就是真是见鬼了!可是,真正的知情人士几个手指头就能数过来,无机早在两小孩离开后再也不干这事了,小晨是不可能了,小木的话……张福当下一个激灵,冒出某个念头,为证实想法,里里外外打量了厨房,又翻了翻米缸和菜篮子,减少的痕迹不甚明显,但对于他这个成天在厨房摸滚的老人来说,只要有心,万事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急急忙忙准备好晚饭,又给无机送去了汤药,不再管他喝没喝,直接转身关门走人,利索程度看得无机那叫一个傻眼,不过他懒得解释,背着手四处溜达去了,沿路遇上了无机老人的三弟子。

         三弟子怀仁是个年近四十的中年,一袭青衫,一把折扇,温文儒雅,斯文有礼,光净无须的脸上挂着温和善意之笑,活脱脱一副文人雅士模样,若非见识过他对武学的执着不亚于当年的无机,张福定是不会把他武者挂上任何关系。

         “福伯,您这是要上哪呢?”怀仁一脸笑意与张福打着招呼,即使在年龄上二者差距算是众多人中比较靠近的,但话从他嘴里出来,就已经完全是一种小辈姿态。

         “吃多了,随便溜达一下。” 张福眼皮子没抬,应了一句继续走着,怀仁年龄虽长,且一直谨遵辈分,进退有度,丝毫不会越界,无机居上下大多数人对他是称赞不已,只是那大多数人中不包括张福。

         自打见识过怀仁那异与常人的变态执着后,张福对他便无太多好感,若非念其是无机的三弟子,待无机居其他人算是尽心尽力,平日做事做人也是循规蹈矩并无过错,否则依脾气,那是连招呼都懒得理会的。

         张福的理会与不理会并无太大区别,至少在怀仁眼里纯粹只是自己再次拿热脸贴上了人家的冷屁股,自觉没趣却也习惯的他拿着扇子扇了两扇,又朝那远去的背影看了两眼,而后也转身而去。

         绕着无机居走了大半圈,顺势打量了那两间很久无人居住的房间,一片寂静,并无人迹,阖眼深思,顷刻,张福换了方向顺势拐进了禁地,越往里走,念头越肯定,其脸上表情也越发轻松。待察觉到里头不止一个人且声音不是他熟悉的那个时,他就有些困惑了:难不成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

         好在里头的人发现了他的存在,安静过后就是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面前:“福伯!”

         张福一愣,女大十八变,这话搁在林木身上也成立,五年的时光把原本那个生涩木讷的小孩打磨成一个翩翩儿郎,面容渐渐长开,神情轻松自然,那嘴角含笑的样子与记忆中木着脸与自己对坐一天的小孩子莫重叠成一个,却是丝毫没有违和感。

         张福微微点头,抿嘴,继而拍拍林木的肩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不是他昔日说话的风格,不知为何,却是他心头唯一的感触,回来就好!连连重复了几遍,搭在林木肩上的手掌止不住着颤抖了好一阵。

         “还以为福伯要过两天才发现,不曾想这么快就找过来了。”离开数年,山上的事情一概不知,无机居人数众多,在林木印象中最为靠谱的就是给他做吃的福伯了,不能直接出现在无机居里头,又不能耽搁正事,于是他偷偷顺走了秘密夹层的肉干,希望借此能联系上福伯,探听点消息。

         “呵,你小动作太隐蔽了,要不是我心血来潮想着去翻弄一下,根本就不知道是小木回来了!”长辈盼望已久,总算盼得小辈归,大抵就是这个心态,张福发现他竟然无法像往日那般板着脸严肃且又认真的和林木说话了,整个人几乎可以用慈祥来形容了!

         小豆子不知何时遛了出来,滴溜溜地转着眼睛,轻轻拉扯着林木的袖子,脆生生的问道:“爹爹~这是我们要来找的那个爷爷么~”

         “小豆子乖,叫福爷爷!”小豆子很听话,甜甜的带着点好奇的唤了一声“福爷爷”,而后就见张福瞳孔明显增大,脸上呈一种呆滞外加不可思议的神情。视线在两人面前停留了片刻,像是想通透了,正欲说些什么,不料里头吊着手臂的向阳突地冒出来跟他打了个招呼,张福眉头拧成了两个小山峰,最后深吸一口气,问道:“这孩子你俩谁生的?”

         “噗!”“咳咳!”里头正喝着稀饭的方东方北一直都有在侧耳关注外头的动态,老人家蓦然一句天外神语害的他俩一个直接将饭粒喷出去了,另一个则是呛进了喉咙。

         向阳也无聊,低头瞧了瞧自己的大块头,又看了看林木的瘦身板,确定肯定以及一定他俩谁也没有多出男人不该有的东西,生孩子什么的实在是强人所难啊!想是这么想,可到了嘴边,话一溜就出来意思就变得有些奇怪了:“不是我生的!”

         林木听到福伯的问话,原本往里抬的左脚硬生生扭回来,慢吞吞地从半空中放下,在听到向阳的解释后,嘴角直抽抽,忍不住朝某人翻了一白眼:“什么叫做不是你生的?难不成是我生的?”

         “咳咳……木头,咱们说话的重点似乎……歪了!”见小豆子捂着嘴巴在底下咯咯地笑着,向阳瞬间反应过来,而后纠正道,“这不是咱俩谁生的问题,关键是两个大男人能不能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