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0.大师姐
        石洞内有两张床,一张大的,一张小的,方东方北很是自觉地挪窝至小床将大床让给“一家三口”,向阳和小豆子笑眯眯往上一躺,煞是高兴,至于林木,那只得说习惯成自然,完全没多想。

         半夜,林木赫然惊醒,梦里撕心裂肺的那声“晨姐”宛若还漂浮在空中,带着阵阵余音,似梦非梦,眼角有些湿润。眨眨眼,摸了摸睡得正香的小豆子,又替向阳将受伤的手臂放进薄被,起身披衣下了石床,轻手轻脚出了石洞。

         洞外,弯月如钩,银辉倾洒,朦朦胧胧又带着虚无缥缈的心境,让他忍不住幽幽然叹息了一声。

         向阳在一丈开外停留,没有上前,早在林木噩梦惊醒时他也醒了,很想伸手安慰,却又怕惊扰,更怕林木会因为自己的撞破而感到尴尬,只得屏住呼吸装睡,余光瞥见林木离去的单薄身形,似是被落寞伤感所笼罩,悲凉突袭,顿觉难受的他,转身把小豆子塞给同样假寐的方东方北,也跟着走出了山洞:“没事吧?”

         “没事。” 林木摇摇头,扯着嘴角回头冲着向阳招招手,许是夜晚的氛围很适合谈一些尘封的往事,或是遇上故人即使再平静也心思难掩,又或者向阳正在以一种类似于无形的药物慢慢侵占生活而他不自知。

         有些事情,一个人深藏太久了,就好比瓶子的苍蝇找不到出口,现在的他,想找个人说说,不是说要分担什么,只是觉得闷得慌,憋了五年的情绪来得太突然,汹涌得让他招架不住。

         待两人一同在石头上落座,林木轻声问道:“阿阳,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离开无机居吗?”这是第一次,林木没有直呼向阳的名字,而是略带亲昵地喊了一句“阿阳”,如此优待,让向阳受宠若惊,同时也暗自高兴这些时日的小小心思行动得到了回报,潜移默化中,林木渐渐习惯了有他陪在身边。

         美滋滋地在心底回味了那简单的两个字,半响才想起刚刚林木是在问他话来着,赶紧摇头否认,无机居的事情他几乎毫无所知,而从之前的一些只言片语中,他了解到的只有林木是自己脱离师门的,至于原因,他无法得知。

         林木摊开左右手掌,手指随意弯了弯,看了一会儿,而后勾起一抹笑,语气淡淡的说道:“你应该察觉到我没有内功了吧?”

         向阳颔首,这个他早就有发觉,林木的功夫主要在与轻巧与速度,从动作上来说,已具备高手风范,然而在内劲上,却是非常之欠缺,他甚至都不能与人在内劲上交锋,疑惑虽在,却少了询问的时机,所以一直都搁在心底未曾提出。

         “其实我打小跟着小老子一起,就已经开始被教导学习内功心法,十多年积累下来,也算是颇有一番修为。只是,我下山的那天,顺便把它给还回去了!”

         回忆中的林木,面容虽不似平日那般正经严肃,甚至还带着浅浅的笑容,清冷得有些温柔,然笑容映在向阳眼里,瞧着有些酸涩,过往的记忆就是一道伤,现在的重提就是在揭开这块疤,明知道这是复原的必经之路,他却不舍得让林木经受这般疼痛。

         不用说,向阳也能猜到了,所谓的还,其实是一种自毁的方式,对于习武者来说,无疑是件痛苦的事,“你还年轻,有机会可以重新再修一次。”

         “不,没有就没有了,它对我来说,并无太大的意义。”林木自己倒是一点不介意,继续正题:“六年前,晨姐瞒着山上所有人偷偷摸摸留书下山,老头子当时生气归生气,却也没有特别在意,想着就当是个历练,磨磨晨姐的性子。”

         “半年后,晨姐归来,安然无恙,不过整个人性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非常甜腻,就跟灌了一大缸蜂蜜似的,甚至连老头子责罚她不守规矩将她在阁楼关了两天,她都是笑眯眯地接受了。所有人都说,师姐长大了,直到第三天,她悄悄地告诉我,她遇上了一个男子,一个令她朝思暮想,魂不守舍的男子,她想下山,她想跟着那个人一起生活,为那人生儿育女。”

         “那个时候的我不懂,不,准确的来说,我到现在都不懂,为何才半年光景,晨姐把自己的心给弄丢了。老头子其实先前有帮晨姐订下一门亲事,是后来上山的六师兄,那是个老老实实且勤勤恳恳的好人,不管哪个师兄弟找他帮忙都是乐呵呵地接受了,而且就算被欺负了也不吱声,跟个没事人一样,我原以为他们会在一起度过余下的大半辈子,却不曾料到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

         “我问她,既然你找到你想要的,为何还要上山?晨姐说,因为山上有老头子有我还有众多的兄弟姐妹,她想回来看看,她想亲口告诉我们她的幸福。”说到“幸福”的时候,林木语气有些颤抖,时隔多年,眼前再次浮现起那个歪着脑袋跟他说“小木头,你也要幸福”的靓丽姑娘,心中满是怅然。

         “可惜的是,当她隔日将喜讯告知老头子之后,得到的不是祝福,而是勃然大怒,这样的结果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然老头子只说了一句‘我不准’,而后二话不说就拂袖离去,同时也派人守住了下山的路,不让晨姐有机会再次溜走。”

         “从小到大,我几乎都没有见过骄傲得跟只孔雀般的晨姐有过哭泣的时候,可是这一次,她跪在老头子的房间外头,一直苦苦求着,哭着,嗓子都哭哑了,所有人都出来帮她说话,可是老头子仍旧无动无衷,甚至还搁下狠话,谁要是再多说一句,便逐出师门。”

         “所有的师兄弟们都是奔着老头子来的,这话一出,没有人作声了,清官难断家务事,比起一手带大的我和晨姐,老头子与其他人之间总是带着一层隔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