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8.决裂中
        林木向阳进來时,屋内仍旧是一片混乱,新进的弟子中排行十五的弟子视线从林木身上飘过,不由得灵光一闪,以为自己找到了最佳的说辞,一脸慷慨激昂地说道:“师父,既然小师弟您都能原谅,五年后仍旧让他归于师门,三师兄为无机居做了这么多,为何您就不愿意放他一马,原谅他这一次?”

         无缘无故把矛头对准了无辜的林木,中伤的林木耸耸肩不予反驳,向阳可就不开心了,大咧咧地说了句:“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不懂事,讲出如此不找边际的话,吃错药了吧!”当年的事孰是孰非,谁能说得清?按照事情的发展,明明是木头原谅无机老头好不好,这人说得好像林木犯了多大的罪一般!啧啧,连因果关系都不清楚还敢站出來说大话,实在是沒救了!

         向阳摇摇头,为无机老人感到悲哀,同时也感叹道: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给了他威力十足的恫吓力却让他收了一群不在状态的徒弟,相反,自己虽然时常被嘲得面子里子都挂不住,但这些比起那群可靠的个个能独当一面的兄弟们來说,沒有什么是更重要了。

         十五被向阳这一噎,不知该如何往下接,尤其在向阳身份未明的情况下,最后被其他师兄弟拉了拉,住了嘴。

         十五话语中的质疑明显,无机老人岂会听不出,既沒有责怪他口出狂言,也沒有直接对林木之事作出表态,反而问怀仁:“你也这么认为吗?你知道你错在哪吗?”

         怀仁被这一问有点愣,不知是该点头还是摇头,最终规规矩矩地答了一句话:“弟子知错,愿听师父教诲,以后绝不再犯!”

         “知错?哈!知错?知错的你也有意识到自己错在哪了吗?说我沒有给他机会!可又有谁知道,我把机会摆在他面前是他沒有珍惜!你说以后不再犯,那你认为我还有这个福气等你的以后吗?”听到怀仁的那句不痛不痒的知错,无机情绪有些激动,声音逐渐抬高,最后竟有些压制不住忍不住握着拳头咳嗽了起來。

         “师父!”原以为只是受情绪影响呛到了,所以,当看着无机老人咳嗽完之后拳头上全是黑血之后,一时间全场一片惊呼与不安。

         福伯第一时间把人扶着坐下,林木闪身上前,抽出汗巾直接伸手帮忙擦拭血渍,蹲着身子的他,擦得很认真,就跟照顾小豆子似的,区别是一个白嫩嫩软绵绵的,而这一个,干瘪瘪满是老茧,相同的是,他们都给他带來了温暖,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老头子我这辈子,心狠之事不超过三件,绝对不包括这件。第一件,我为了我的功夫梦,放弃了从小一起长大的恋人,辜负了她的情谊,让她落寞而终,最后香消玉殒;第二件,或许想法是好的,却是因为我恶劣毫无人性的做法,硬生生地斩断了小晨的姻缘,毁了她一生;第三件,我无故迁怒,将小木驱逐,这一走就是五年。我时常在想,如果当初给他们三机会,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我的青梅还是那般温柔美丽善解人意,小晨还会在我身边叽叽喳喳,就连小木也还是那副木头性子……”

         这已经是纯粹在揭自己伤疤了,无机说着说着越发黯然,林木手下的动作沒有停,伸手盖住了那只枯瘦的手背,换來欣慰一笑。无机伸手拍了拍林木,情绪已经稳妥:“上半辈子的我,因为固执不听劝不给人机会做错很多事,这些足以让我后悔一辈子。所以,打从他们一个个离开后,我告诫自己,凡事留一线,也在督促自己做事不要太绝。”

         “不管你们中的谁,就算做了天大的坏事,我都想着‘沒事,还有机会改正过來’。早在三个月之前,我便开始在等你承认,等你悔过。然而换來的只有虚情假意的问候与锲而不舍的陷害,陷害小木,陷害老六十六。”

         关于下毒一事,无机早有察觉,身体是自己的,尤其是像他这种将各个部位作用发挥到极致的人,出现异常,即使不懂医都能察觉得到。至于人选,他有怀疑,且通过平日言行也猜测了一些边角,只是沒有严明罢了,想不明白事出何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不想就此再失去一个弟子,索性不去揭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反正他也是行将就木的人了,还能早点解脱!

         “还记得我那时和你说的话吗?我说,只要你愿意,一切都來得急!不为别的,就想让你回头看看。”可惜的是,一切已成枉然。

         “也别求情了,我心意已决,从今开始,李怀仁不再是我无机居的一份子,若做出伤天害理之事,无机弟子必当竭力缴之,听明白了吗?”

         沒有严惩怀仁,已经是最为仁慈的抉择,众弟子暗责三师兄所为之余又感念无机之恩,不再犹豫,异口同声道:“是!遵师父之命!”

         无机点头,很好,继续道:“其他弟子听令,从即刻起,你们仍旧是我无机的徒弟,但世上不再有无机居,大家看看,明早都下山去吧!”还是那副语气,似乎在悠悠地说着,时候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只是这个散是真的要分离了。

         “……”原本还带着淡淡忧伤的弟子们一下子消化不良了,一个个心慌慌,眼巴巴地瞅着无机:是他们听错了吗?无机居要解散?师父这是不要他们了吗?“师父……”

         “无机,你这是……”别说是弟子们,就连与他最为心意相通的福伯,对无机的决定都表示诧异,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半点预兆都沒有,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这一刻便只剩下狂风肆虐的苍凉,甚是诡异。

         无机摆手,起身离去:“无须多言,明日一早,都下山吧!”

         “莫非这就是中毒过后的后遗症?”看戏之人对于剧情变化之快云里雾里,怎么连个过渡都沒有呢?向阳摸着下巴琢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