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之——皇叔救命上
        “我说小皇叔啊,你可是把皇嫂给宠上天了,现如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为了给他出气,狠狠地将我这个皇帝侄子胖揍了一顿,你倒是好,威风了,可怜的我,名誉受损不说,还得忍受**上的摧残,悲惨哟~~~唉唉唉!”

         淡淡地瞥了一眼哀怨的某人,向阳很淡定地坐在椅子上耸肩,什么都沒说,而后看着他那老大不小的皇侄儿越來越抽风,蹦蹦跳跳跟个猴子般,拉着脸皮很不正经地凑到自个面前,而后在自己还沒给出反应时又刷地一下坐回椅子假意跟个沒事人似的。如此无聊的把戏,向阳懒得理会,权当是看杂耍好玩。

         甚至,当皇帝大人学着他家宝贝小豆子说话的方式,将尾音拖着长长的时候,向阳也仅仅是眉头挑了挑,嘴角抽了抽,幽幽地喝了一口热茶,然后暗暗告诫自己:我是叔叔,不跟自己“小”侄子一般计较!

         本以为云旭这家伙只是最近压力大了,发发牢骚就好了,岂料反常现象一发不可收,颇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连“有异性沒人性”这样扭曲事实的话都被他掰出來时,向阳就有点坐不住了,要不是想着出门前自家上官千叮嘱万交代,,千千万万不能跟皇上动手,不,准确地说是不能向皇上出手,他真的很想将某个欠扁家伙脸上印上一对熊猫眼。

         这厢向阳一个劲地暗示自己,总算是沉住气了,但那边折腾了半天沒反应的云旭可就不高兴了:小皇叔怎么就不搭个话呢?要是沒人配合,他接下來的戏可就沒法子演了啊!

         一山更有一山高,想着自个的终极目标,云旭咬咬牙,卯足了劲儿,继续捣鼓着:“皇叔啊,好歹我也是一国至尊嘛,再怎么样也至少给点面子是不是,哎呦,朕的威严哟~~~唉,沒处搁了哦啦~~~“

         尾音跟舞衣的裙摆似的,在地上拖啊拖的,还打着卷儿,向阳面上平静,内心却是翻起惊涛骇浪,恨不得抡起桌上的茶壶砸过去,看看究竟是何方妖孽在作祟,为何好好的人儿此刻竟是如此失常?

         “你这小子还有完沒完?什么威严不威严的,还不是你自个儿无聊闹的?”

         皇家的事,知晓的人一般不多,而且能在皇城内混出个人模狗样的,绝对都是灵泛的角儿,深知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打死都不能外漏。

         类似于这种有损皇家颜面的事,稍稍有点常识的人是绝对不会拿來碎嘴的,你想想,究竟是逞一时口舌之快重要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重要呢?敢拿当今圣上开涮,还真的得事先将脑袋揣兜里!

         那天的“冲冠一怒“表面是踏踏实实将脾气撒在了可怜的皇帝身上,然真正下去的力道向阳却是把握得恰当好处的,架势有些唬人,却不会留下后遗症,顶多是让他面子上搁不住罢了!

         后悔不?当然不?他的宝贝,岂能白白让人欺负了去,他堂堂大好男儿,又怎会如此窝囊?打女人的事他是干不出來,但教训恶女人的男人他是一点都不介意的,就算那个男的是他亲侄儿,是当今圣上,那又怎样?妻不教,夫之过,身为国君之妻,连这点素养都沒有,又何以面对天下百姓?

         本想事情就这么算了,却不料竟是闹得满城风雨的。

         以前,或许会因为他的威严,外人即使对他们的关系不认可,但也不会当面说些难听的,而今,经由某些人的大肆宣传,他们的故事则成为了百姓心中的传奇佳话,,想想,古往今來,能为了爱豁出性命跟皇帝叫板的能有几个?瞧瞧咱们的七王爷,居然为了一个男夫人跟皇帝拼命,多带劲,多有胆识,怪不得那些个蛮子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浑身打颤了呢!

         民间的言语,向阳上官两人性子洒脱,一般不会放在心上,当风声逐渐往好的地方传时,尤其最大的受益者是他和上官时,他们更是乐见其成,不过却沒有浪费那个闲情去想其中的缘由。

         今天往这儿一坐,听皇上那么一叨唠,向阳似乎有些明了了:难怪一直在这左强调又抱怨的,敢情是在旁敲侧击,想看看自个反应,打算邀功來着呀?

         思及此,向阳瞄了瞄还在别扭中的人,心里头倍儿乐,连带地语气也沒那么冲了,很是豪爽地走到云旭面前拍拍他的肩,”好啦,看到你做了这么件大好事的份上,有什么问題直说吧!“

         云旭摸摸鼻子,“嘿,还是皇叔你了解我,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不过两天塔塔族不是有使臣觐见么,想让皇叔帮忙出个主意呗!”

         向阳翻翻白眼,还当是什么事呢!“主意?什么主意?不是想联姻吗?直接收了呗!”

         “我不要!”云旭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可沒这个胆子收!

         向阳明知故问,笑得非常之不怀好意:“干嘛不要?送上门來的美味不吃白不吃!”

         “嘿嘿,那皇叔你吃!”

         “你这臭小子,找打啊!叔是那么随便乱吃的人么?”向阳很是嚣张地鄙视了云旭一眼,“再说了,我有我家木头,外來的花花草草怎么还能入得了我的眼?”

         “皇叔你就帮帮忙!你家才那一个,你看看我那后院,早已堆了好几个了,咱就别在添乱了呗!”知道林木是他的软肋,云旭故意强调了“添乱”两个,旨在突出前几天因“贤妃不贤”给林木难堪的事,末了,还揉了揉被揍的腹部,惨兮兮地道:“多一个内人,多一分危险,我可不想因为她们的错误來体罚自己!”

         向阳很不以为然地瞟了他一眼:“别说的这么严重!当我不知道,那事只是让你有理由废了贤妃,你高兴都來不及呢!”

         “小叔,,”

         “好啦,好啦,多大的人了,还学小豆子撒娇呢!既然不想要那就不要!这事回头帮你解决!“面对这么大个的“小娃娃”,向阳有些消化不良,摸摸泛起的鸡皮疙瘩后,顺手敲了云旭一记栗子以作精神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