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5.大忽悠
        “哦,沒什么意思,事情就是我说的那样,你们中毒了快要死了。”林木学着他们之前大义凛然的说话模式,漫不经心地说道,轻描淡写的语气就跟今天天气不好,灰蒙蒙的一样,有点小遗憾。

         一听到中毒,张三李四的表情僵了僵,即使是被捆绑得结实,却也不妨碍两者之间的视线交流,林木等本意就是如此,自是不会阻拦,几人假装沒看见,随便他俩沟通,反正左算右算也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了。

         原以为能商量出些别具特色的对策,不料最后的结果似乎太过简单,一个说着:“吓唬人算什么英雄好汉,你凭什么说我们中毒,说我们会死啊!”另一个则是在一边附和,“对啊!对啊!凭什么说我们会死啊!”

         两人一唱一和否认质疑着林木说辞,就连话语一直在重复都不曾察觉,虽听起來有些烦人,但林木四人心下却是暗暗高兴着:原形毕露了吧!倘若真不怕死,哪里还会计较这些?

         “你俩嘴巴可得放干净点,他不但无机老人最为宠爱的小徒弟,而且还是青城那头有名的神医,沒见刚刚给你俩把过脉么,沒有依据的事情他岂会乱说?对吧!小豆子!”

         向阳结结实实把人教训了一顿,然后召唤正在神游的小豆子。小豆子别的不记得,神医二字刚刚卡在脑海中,再次配合地猛点头保证道:“嗯嗯,爹爹是神医~小豆子不说假话~”

         小豆子的说服力那不是盖的,加上向阳的说辞一一都在点子上,不管是林木的身份,还是林木的行为,都对他们产生了作用,原本已经开始在动摇的两人更是犹豫不定,“有什么证据沒有?”

         “不信的话,你们现在试试运功,是不是会觉得头晕,使不上劲儿。”林木不恼,继续说道,“说你们笨吧!还真是抬举了,这毒可不是一天俩天的,被人算计这么久了,还想着一起共事,真心佩服你们的勇气与胆识,果真是不怕死的!”

         这夸奖贬斥得张三李四脸上一阵变色,嘴上说着不信,实则已是气沉丹田,偷偷缓了一口气,居然有些提不上來:哎,怎么眼前朦朦胧胧的,脚好像有点软,有些晃,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中毒了?

         “这下总该相信了吧!”会说风凉话的人多了去了,方北也开始凑起了热闹,“我说林少!既然人家想死,你可别浪费心神去救了,就当是君子有成人之美,成全他们吧!”

         “等等!”张三敏锐地发觉林木几个的话语衔接出现漏洞,开始挑起刺來,“不是说无善神医在能不能救都难说吗?难道你比神医还厉害?”

         “哦,那倒不是,无善神医能不能救不在于他的能耐如何,而是在他的心情如何,这些都是不定数,自是难说!”林木摊手,“我就不一样了,你们要是有价值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帮一把,要是沒有就算了。”

         “你真有办法救我们?”比起张三,李四显得有些激动,若不是双脚被束缚着,估计他得一蹦蹦跶到林木跟前去了。

         林木点点头:“办法有是有,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都是明白人,为的是什么,不用说的太清楚,都懂的!

         “好!你先救李四,我看着他好了,我就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张三咬咬牙,提出了交易,换來的是林木摇头,“我先救你。”

         向阳对林木的决定赞许地点点头,孺子可教也!打蛇打七寸,对待一个死到临头还想着让别人先活下的人,最好的方法是让他死不得,而他想救的人仍旧在生死边缘徘徊,听起來似乎有些残忍,但不可否认,却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林木把张三带去了一边,装模作样继续把脉,然后掏出总共才用过一次的银针,在张三枕骨的风池穴及头顶的百会穴等几处提神醒脑慢慢旋转进去,而后拿了一药丸放置鼻间让他嗅了嗅,等了一会儿,才收工,“你再试试,是否还有晕眩的感觉。”

         有的人看着就是一副精明样,即使说着滴水不漏的真话也未必有人信,有的人看着斯文木讷老实巴交,即使扯着弥天大谎,漏洞百出也会有人信以为真,林木现在的情况就是后者,明明不是什么神医,但就着这架势与众人对他的印象,几乎都快把名号坐实了。

         张李二人的确是中毒了,不是剧毒也不是慢性毒,而是一种带着类似于**的玩意,因分量较少,只是对功力有所抑制,并不能直接将人迷倒个三天三夜。中毒的原因么,很简单,得怪他们自己手贱,药庐东西虽多,各个是宝,可不代表混在一起也是宝。尽管都是由瓶子装着,但难保会有些细小的粉末漏了出來,瓶瓶罐罐搭在一起窜了味儿,以至于引发了些突发状况。

         林木之所以想到这招主要是受从张李二人怀里被掏出的药瓶所影响,那个时候便已察觉药效在开始产生,加上上次向阳使坏吓唬石城的那出精彩好戏才刚刚落幕,一时性起,便导了这么一出,因为当着众人的面,信口开河的行为不适合便沒有多言,恰好向阳将人拉离了出來,不再约束的他,尽情地玩弄了一把,效果甚是明显。

         “我和李四其实也是昨天才上山,之所以冒充哑伯,因为只有他才不会引人注意。”真难为哑伯了,被人冒充干了这么多坏事,倒是印证了那句话,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之前的那俩封信其实都是你家三师兄写的,他知道我们对无机老人的武功很是钦羡,便他拾掇着我们去盗取秘籍,想着有朝一日也能像他那般名满江湖,缔造出属于自己的传奇。”对于梦想,张三毫不掩饰,羡慕嫉妒憧憬以及无奈。

         “若是这事真与怀仁有关,他为何自己也会出现在偏院?还有,他的动机是什么?身为无机居的委以重任的弟子,让你们去偷秘籍对他來说并沒有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