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6.替死鬼
        虽说是三师兄,是有过些许交情的,然在事情的真相面前,却是容不得半点马虎。林木问得直接,毫不隐瞒自己的疑惑。

         “说出來就怕你们不相信,当年我们兄弟俩拜师无门,最后的确是受了怀仁的恩惠得到指点,可与此同时我们也付出了代价,初始还好,事情说大不大说下不小,无非是到处打听点江湖消息,去摸点稀罕宝贝,也算是逍遥自在。”

         “我们沒别的本事,这些年在他的训练下,武功倒是有些看头,名声虽臭,好歹也是熬出來了。近半年,他使唤我俩次数不多,且自从我们带回无机老人手中有秘籍消息后,他就开始把目标放在了无机居,原以为只是错觉而已,然当他再次找到了我俩,才知道这次是玩大了,要大干一场了!”

         “这两天沸沸扬扬传无机老人新收的弟子魅力无限么?无机老人教他武功不说,连偏院这藏宝贝的地儿都挪出來给他用了,典型是要把无机居都送上他手,这不,某人实在是坐不住了,就开始出手了!”张三哼哼两句,“他倒是如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让我们做替死鬼,自己就想着渔翁得利。”

         “何來替死鬼一说?”方北虚心求教,对于细节他无法推断,还请多多指示。

         “偏院有一些隐蔽机关,稍不注意就会中招。”方东理解无碍,无机福伯都有嘱咐让他不要随意乱翻,免得自找麻烦,想必怀仁也是知道这般情况,才动员两人一起出动吧!李四能安然无恙地出來,一是无机老人关了些机关,减少了伤亡;二呢,是他真的运气好,福大命大逃过一劫!

         方北顿悟,难怪之前在树上观察时屋里一直砰砰响,敢情是在搏命啊!

         毕竟还是个纯良的小老百姓,沒干过什么坏事,对于其中的曲折繁琐林木能接受,然更多的还是不解:张三去引开方东,是为给李四摸进房间的机会,但是为什么李四平安出來后,反而又会遭到刁难?照理说不是一伙的么,你好我好大家好,冒冒然直接在偏院动手,未免风险也太大了吧!

         “这还不简单,无非就是不相信别人能完成,或者不相信他们会完成,前者是能力,后者是诚意,二选一,我猜是到最后关头他们的关系崩了。”向阳抱着小豆子翘着二郎腿晃啊晃,帮着林木分析道,“肯定是之前商量好了,然后出了意外,那谁怕他俩带着宝贝跑了,想想觉得不踏实,还是自己來吧!”

         有的人生性多疑,除了自己总觉得沒有个可靠的人,像怀仁这般,虽有人派遣,但横竖不是最忠诚的,小事还好说,大事那定是不放心的!

         果真的打过仗的人,即使是猜测,也是条条是道!向阳随意的调侃,简简单单的话语令张三李四纷纷侧目,那目瞪口呆的模样逗笑了小豆子,也让向阳好生得意,对了林木眨巴眼睛:“怎么样,怎么样,我聪明吧!”向阳并未胡说,其实光是看怀仁最后与李四对峙的场面,答案就已呼之欲出,只是身为外人,他理应靠边站让人家自行解决,这才退出來的。

         “……”林木嘴角抽搐,不去看犯二的某人,继续问道下去,“所以,我师父无机老人的毒是他下的?”

         “无机老人中毒了?”张三诧异表示不知情,一脸茫然地对着林木。

         方北尾指掏掏耳朵,凶残地瞪了他一眼:“你家兄弟早在开架前就把坏话说尽了,该招的不该招的都抖出來了,你现在來否认会不会太晚了?”开玩笑,他记性还是蛮不错的,什么谋害师兄弟,毒害师父等,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想狡辩?沒门!

         张三看了看李四,李四想起自己与怀仁的争斗时的一言一行都沒有逃脱树上的眼睛,不乐意地点点头,“无机老人中毒之事我俩并不清楚,不过好几次见他代替别人给无机老人送饭送茶水,甚是勤快,一点都不符合平日我们对他的了解,而且之前他有让去找一些稀奇古怪的药材,个中缘由,只属于自行猜测的,并不能证明什么。”

         张三说话公允,沒有直接把大帽子往怀仁头上扣,不过照情况來看,歪打正恰好给说中的可能性不是一般的大!

         至于谋害师兄弟指的是什么,众人心中已有数,想到一路上遇上的某些人灾**,一是与向阳有关,二來也少不了林木的份,前者不提,后者那估计是与怀仁脱不了干系,向阳微微思索:“除了你们两个,是否还有其他人跟你们是一伙的?”

         上次那个“假丁瑞”事件才刚刚过去,虽说并未有产生不良后果,但一思及一个危险分子潜伏在无机居这么长时间,想想都有些不安心。

         “不知,他自身鲜少与外界联系,一般的消息传送皆是通过外人,据我所知,山下那间客栈与他关系匪浅,只不过,似乎在前一段时间被另一帮人给占了,然后新來的那帮人似乎也被灭了。”故事有些离奇,张三自己说得都有些不敢相信,然向阳等人点点头,听得津津有味。

         随着事情的发展,脉络渐渐清晰,一拨又一拨,果然是一出好戏啊!无机居的这一场似乎要落下帷幕了,就不知京城那里还有什么在等着自己了!

         张三这头交代完毕,李四那边已经开始哇哇大叫了,“快点给我解药!”

         大人之间的言谈太过深奥,小豆子打着哈欠开始在向阳怀里低头拜菩萨了,眼皮子一搭一搭,正要睡着之际就被这一声狼嚎给吓醒了,林木好笑瞧小家伙熟稔地窝在向阳怀里,瘪瘪嘴,摆了摆小手嚷了一句“不要吵哦~”继而气定神闲地继续睡去了。

         “你说那边能搞定吗?”向阳主要是想依无机老人的性子,会不会被傻傻地给糊弄过去,然后一切既往不咎,从头再來?

         “你说呢?”林木对于李四的嚎叫不予理会,斜着眼睛看了看向阳,“你都这么聪明了,他又岂是那么好骗?”老头子不是省油的灯,

         “……”向阳无辜中枪兼无语以对:话说,两者有关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