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8.好朋友
        这是一趟寂静的旅程,如果不是马车仍在转悠的咕噜声,不是眼睁睁地看着边上坐着的身影,向阳几乎要相信这是他一个人的世界,没有半点杂音。

         原以为,有了之前的长篇大论,两人之间的关系有待缓和,即使是陌生人,但好歹也能说上两句话不是!哪曾想,林木坐在车辕边上,却是一声不吭,那绝然的神态,仿佛天地间都与他毫无干系。

         有些后悔答应与他们一路了,当然,不是他受不了安静,而是他受不了这么大个人摆在眼前却被人视而不见!以往,迫于环境身份,向阳见过的人很多,各式各样的都有,知道他身份且不理会的人真心没有,不管内心是钦佩的、赞扬的、巴结的、不屑的……种类很多,而不知道身份的,处下来也会觉得他性子不错,乐意跟他打交道。而今虽未谈及身份,但好歹身手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怎么就被人给忽视了呢?

         向阳是骄傲的,林木的漠视让他很不是滋味,不说话就不说话呗,老子也不稀罕!“驾——”长喝一声,马鞭轻扬,马车儿在他的掌控下驶得很是稳当。

         几日下来,向阳硬是没有和林木有半句交谈,顶多就是一个眼神,一个点头便解决一切,气氛很是僵硬,好在林木坐在车辕上的时间也不长,一般透透气后便进了车内,待休息过后还很主动的接过缰绳,让向阳有喘息的余地。

         不过,令向阳苦恼的是:他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那张不似冰山就似木头的脸,甚至有种仰天长叹的冲动,饶是他火力四射,恰似骄阳,却也无法融化冰山燃烧木头啊!何况,他还不是太阳来着,顶多就是名字占占边。

         苦恼在心里,如同茶壶里的饺子,倒也倒不出来,更重要的是没地方倒。自言自语的习惯他没有,更没有跟木头讲话的先例,而唯一能说上两句的就只有小豆子了,不知道是人小反应神经不够敏锐还是他已经习惯了林木的寡言沉闷,小豆子对于林向两人之间的诡异气氛一点表示都没有,马车内坐坐,车辕上坐坐,一会儿爹爹,一会儿叔叔的,好不热闹。

         小豆子的话多,时常问些不搭边的,尤其喜欢那些惊险万分的情节,对于故事里的英雄人物,更是崇拜得两眼冒光。向阳腹中诗书记下的不多,对于这些故事却是张口就来,用小豆子的话说:比村里的说书爷爷讲得还要有趣!好吧!要是以后再遇上没有钱的时候,他也有一技之长了!

         多亏了小豆子的叽叽喳喳,林木的带来的郁结渐渐消缓,再说了,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不就是性子冷了点,话少了点嘛,还蛮正常的,某人自我安慰着。

         原以为这一路大概就这样过去了。哪知某天晚上就在向阳准备踏进刚定好的单间时,小豆子拉着了他的衣角,“叔叔,今天晚上我和你一起睡~”

         “呃……”向阳瞅瞅林木,没敢答应:这么小个孩子,要是晚上一不小心给压着了,那该怎么办?他一个大男人粗手粗脚的,可干不了这细致活啊!再说了,以林木疼爱小豆子的程度而言,他一定不会同意的!果不其然,林木开口了,只是……等等,什么叫做“今晚就麻烦你了”啊?没听错吧!

         林木见向阳没有反驳,就当他是应允了,交待小豆子几句,便独自离开去了另外房间。

         反应过来的向阳与坐在床边的小豆子大眼瞪小眼,不约而同都打了个哈欠,然后两人噗哧一下都乐开了,“干嘛要和我一起睡?跟你爹爹睡不是挺好的吗?”

         小豆子眨巴眨巴着眼睛,歪头看着向阳,“小豆子喜欢叔叔,想和叔叔一起睡呀~”

         向阳活了二十多年,经历的事儿万万千,自认脸皮厚实,刀枪不入,却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直白的表达,即使是出于小娃娃之口,老脸竟有些支撑不住,微微出现泛红的迹象,像是要赶走这种怪异的感觉,假意挥手,粗声粗气地道,“要睡就睡,别那么多废话!”

         好在平日里林木疼爱归疼爱,教出来的娃儿也不娇气,自个儿脱鞋脱衣服,乖乖地钻进了被窝,只留下眼睛以上的部分露在外头,似乎还带着笑意。

         在小豆子额头轻弹了一记,向阳忍不住嘀咕,“有这么高兴吗?瞧你乐得!”

         “因为叔叔现在也很高兴啊~”言外之意,因为你高兴,所以我高兴!哟哟,难不成,他还真看出来自己之前那几天的郁闷了?

         嘴巴被被子捂着,呼吸有些困难,小豆子便将脑袋给挪出来,解释道,“叔叔,你不要生爹爹的气哦,爹爹不喜欢说话,其实他人很好的~”想了想,觉得刚刚的表述不够准确,小豆子又补充了道,“嗯,爹爹只是不习惯和陌生人讲话,等过两天就好了!叔叔不要生气~“

         “我没生气。”生气?犯不着吧!顶多只是不适应罢了!

         “那叔叔能不能陪爹爹多说说话呀~”向阳闻言,脑袋里某根弦似乎重重地弹了一下,声音有点大,让他不由得晕眩,张大眼睛面向着小豆子躺着,眼神里全是不解:你爹爹需要讲话吗?还需要人陪?咳咳,不怪,不怪,这是他的唯一感触。

         “叔叔,你有没有朋友?”话题转得有些快,向阳也不好意思跟个孩子计较,几乎是有问必答:“有啊!怎么会没有?叔叔有好多好多生死与共的兄弟,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我也有好多好多的朋友,像是村长爷爷家的妞妞,隔壁的牛仔狗娃,他们都是小豆子的好朋友~可是,叔叔,爹爹没有朋友~”

         “怎么会呢?”虽不知道小豆子说这话出于什么原因,但是,一般而言,即使孤僻的人,至少也会有一两个熟悉的朋友,而看林木的样子,也不像是那种孤僻得有些性格扭曲的人呀!

         小豆子嘟起嘴吧,很不高兴地说道:“爹爹平时里都很忙,忙着私塾,忙着草药,忙着照顾小豆子,连交朋友的时间都没有~”

         “……”这个应该不是问题的关键吧!

         “叔叔,你给爹爹当朋友好不好? ”

         向阳张大嘴巴,很是诧异:朋友是这样来的?

         只能表示这种想法很新鲜,很特别,见过老子给儿子介绍对象的,还没见过儿子撮合老子的,呃,虽然此对象非彼对象,只是朋友而已,但小小年纪操心这么深奥的问题,该是说当爹的教育得太成功了,还是太失败了呢!

         向阳摇头,没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至少在林木面前,绝对掀不起半点涟漪,何况,朋友不是你想做,想做就能做滴,好歹得有共同的话题不是,难不成就让他们俩大眼瞪小眼,斗上几个来回?

         “好不好嘛~帅帅叔叔~叔叔那么厉害,一定会有办法的!”小豆子黏性一上来,止不住的撒娇拍马,向阳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将人按进被窝,“给我好好睡觉,好好说话!”

         “叔叔答应了?”被一双清澈的眼睛期盼地瞅着,向阳都不忍心拒绝,只得胡乱点头,“好啦,好啦,我答应,我答应还不成?”真不知道小小脑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真的有够乱七八糟的!

         “那叔叔明天……”小豆子趴在向阳耳边,嘀嘀咕咕又说了半天,向阳仰天:“果真很为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