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大英雄
        “小豆子,醒醒,别睡了!”拍拍怀中睡得安稳的小家伙,林木轻声唤道。

         小豆子迷迷糊糊地揉揉了眼睛,回头往林木怀里蹭了蹭,跟只撒娇的小猫咪似的,懒洋洋的: “爹爹,到家了吗?”

         林木捏捏小豆子的脸蛋,翻身下了坐骑,把小豆子抱下来,“到客栈了,下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客栈里头的小二哥很是热情地迎上来替他牵了老骡子,林木也不多言,道了谢,便进了大堂,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叫了两道小豆子最喜欢的菜,乐得小家伙眉眼都是笑。

         “爹爹,怎么还没有到啊?”自小豆子记事起,就没有出过远门,这不,才赶了一上午的路,便以为走了好远好远了,很心焦地问起来。

         林木摸摸他的脑袋,略带歉意地说:“小豆子累了吗?还要好几天呢!”所谓的好几天,林木完全不能保证,这里离京陵还有几百里,照老骡子的脚程,已经算是抬举了。

         小豆子摇摇头,“不累!骡骡坐着很舒服,屁屁一点都不疼!”也该说林木这个当爹的细心,心疼儿子,为了让小豆子坐得舒适,特意高价买了厚厚的软垫放在骡子背上。

         饭菜上桌,林木体贴地夹了一块鱼肉,将鱼刺挑干净后才放进小豆子的碗里,小豆子听话地捏起筷子,虽然使起来不怎么顺手,但还是乐呵呵地把饭菜小口小口地往嘴里送,塞得腮帮子鼓鼓的,跟只小青蛙似的。

         父子两人慢悠悠地吃着,时不时的,低声说一些没有意义的悄悄话。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喧哗,刚进来的一食客还未落座,就兴冲冲地准备把他刚刚听到的好消息给抖出来,“哎呦,你们听说没有,那个七……”

         哪知,话头刚起,主角还未登场,旁边的人就忍不住咧嘴掐断了他的后路:“嗨嗨嗨,说你‘慢半拍’你还不乐意,这事哪还轮得上你来啰嗦,好些人昨儿个甚至是大前天就已经知道了,现在全青城,不,应该差不多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啦!”

         都是乡里乡亲,开开玩笑,拉拉后腿这事已成习惯,这头话音刚落,那头又有人接了过去,“就是,就是,咱们七王爷那叫一个勇猛,据说啪啪啪三招就打得敌军主帅落马求饶!”说话那人脸色泛红,右手拿着筷子嚯嚯挥舞着,左手还抽空比了个“圈儿三”,激动得不得了,嘴巴里的饭粒随着他的大幅度动作,跟小雨似的直往外喷。

         “爹爹,那个伯伯好浪费哦!”小豆子戳戳自己碗里的米饭,再看看那个激动得喷饭的人,小声地跟林木抱怨道。

         “嘶”,林木听到小豆子的嘀咕后,嘴角扭曲了一下:小豆子的话来得太突然,让他不小心把舌头给咬到了。

         吸了几口冷空气后,看了看那个浪费粮食的大哥,林木不再多言,替小豆子夹了几筷子菜,“多吃点,咱们别浪费!”

         “哦~”小豆子又偷偷地瞄了几眼,见那些个大人们还在谈论“七王爷将军”什么的,一时间圆溜溜的眼睛全是喜悦,“爹爹,那个七王爷真的好厉害哦,又打胜仗了!”

         云国君主一脉皆是云姓,昔日,血脉众多,但真正能平平安安长大的却是屈指可数,不是战死沙场,便是不幸夭折。上任君主贤德,偏偏膝下无子,仅剩两个异母的弟弟,好在兄弟关系好,不似一般明争暗斗,三王爷尽心尽力,一直勤恳地帮助兄长,而七王爷年岁太小,名义上是弟弟,实则跟儿子差不多。上任君主重病之时,三王爷也垮了身子,眼看顶梁柱一个个即将倒下,君主当下心一横,正决定默默拍板将才能颇佳,性格稍叛逆的小七抬上局面。

         哪知,小七王爷像是料定了兄长们的主意,自己很有觉悟地站了出来,顺便将二王爷家的二小子拎出来扔到自家哥哥们面前,“二小子比我能干,他若为君,保准能造福百姓!”

         二王爷去的早,家里的一儿一女都是君主和三王爷一手看大的,性情能力如何,作为长辈,他们心中怎会不清楚,二小子虽才十岁,处理事情来颇有见地,嫩是嫩了点,加以辅佐,是块好料子。

         见小七真心不愿为君,暗暗叹气后也不愿勉强,好在祖宗保佑,二小子是个聪明懂事的娃,也愿意承担大任,于是下一任的君主就这般平平淡淡产生了!

         时隔一年,君主仙逝,三王爷也走了,正值国丧之际,北方蛮夷突袭,小七王爷二话不说,披甲上阵,从此之后,便走上了这条战场之路!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青城不是边界地区,像侵袭打仗之类的,是怎么样都轮不到的。而且这些年来,战乱虽有,但却鲜少能翻起来大波浪,只需稍稍一对付,便灭得无影踪。

         于是,打仗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茶余饭后的精彩话题,得到云国上下所有人的关注,甚至还有好多人家的孩子还处在军营里头呢!就连之前所待的小村落,村长的儿子据说杀敌有功还捞上了个小官职!

         一荣俱荣,正是因此,村里头的老老少少对战事多多少少都留了心眼,小毛孩们则是将这些当作故事,听得津津有味。

         林木倒是没有小家伙们那般好奇,常年偏居一隅,对朝廷上的事情鲜少关注,那些个新起的王公贵族富家子弟他是一个都不知道,换句话说,即使知道,如果是在官场上,有那么一位人物平步青云辉煌腾达,他顶多也就是笑笑了之,事不关已。

         不过,当官场化为战场,当得知这位七王爷十五岁初入军营,便只身入敌营,勇擒敌首!随后十年,杀敌无数,带领着众将士浴血奋战,换回云国这么多年的太平盛世时,不得不说,着实是个人物,一次一次的传奇,成就了战场上”不死战神”。

         有人曾开玩笑道,这位七王爷的命硬得连阎王老子都不敢收,枪里来箭里去的,好几次生死关头,甚至半个身子踏进了阎王殿,结果还是被拉了回来,生龙活虎的跟个没事人一样。

         当小豆子满心满眼全是崇拜时,林木一点都不惊讶,小家伙好的就是这一口,不过林木自己也很欣赏那个人,与其他人的想法不同,他佩服的,不是七王爷运筹帷幄的才气,也不是战无不胜的运气,而是他一次又一次向生死挑战的勇气,至少性子如他,是绝对不会这般无所畏惧的。

         与林木的平静不同,邻桌的人听了小豆子娇憨的话语,忍不住开口夸奖道,“小娃娃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见识,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即使不懂为何扯上见识一说,被夸奖的小豆子仍是腼腆一笑,脸蛋红扑扑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那模样,跟偷吃了蜜糖似的,美滋滋的,心底暗暗道:“嗯,我也要成为像七王爷那样的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