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黑吃黑
        镜头一转,再次回到劫匪现场。

         自打黑衣人教训了他们一顿之后,所有的人都对他心生敬畏,又听到他噼里啪啦说出了他们的漏洞,讲了一大堆作为劫匪应该所具备的条件,那些原本凶恶的人瞬间就将他神话了,很是迫切地尊他为前辈,甚至还想拉他入伙当大哥!

         向阳哭笑不得:原本只是无聊途中的一出闹剧,根本用不着他出手,只是鬼使神差听到那个小孩的义正言辞,阴霾已久的心情似乎瞥见了一丝晴朗,恰好,劫匪出手,而那个当爹爹的年轻人似乎有些呆滞(大敌当前居然无动于衷),又恰好,他闲得有些手脚痒痒,于是,他成了小豆子口中的厉害叔叔!

         至于那些漫无边际却又条条是理的言辞,其实是有原因的,想当年,他就曾今立志要当一名出色的山贼,以恶制恶,劫遍那些有钱没处使以及没良心的恶人,看他们还敢不敢嚣张?

         为此,他还特意研究了好多地区,就是为了能找到一个易守难攻的落脚点,甚至某些作案方法都研究透彻了,可惜的是,老娘下了死命令,直言要跟他拼命,没办法,做儿子的只有听命的份,踏上了另一条“不归路”。

         一时兴起,换得众人的一致响应,向阳一下子有种儿时的梦想成真的错觉,心头莫名地兴奋起来,正想着,要不要答应上山去体验一把时,身后不知何时冒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爷,时间不早了,咱们还得赶路呢!”劫匪们抬头,就看到不知从哪里又冒出两个精瘦的年轻人,其中一个冲着他们面前的“大哥”喊了一嗓子,在没有得到回应后,继而同身边的同伴拼命地使眼色,希望能出声增援一下。

         乃知,与他并行的娃娃脸硬是没能接收到他传达的信息,反而眨眼望天,很是不解地扭头,“还早啊!午时都还没到呢!”

         方东仰天,他似乎忘了一件很严重的问题,在一起生活的十多年里,他跟方北的契合度从来不是靠眼神就能解决得了的。譬如现在,别说是帮忙了,只求他别扯后腿就行了。

         方北摸了摸鼻子,琢磨了下方东的言外之意,继而恍然大悟,“东子,你是不是早上没吃饱,现在饿了?哎,我知道你饭量大,饿了就直说,别不好意思!”

         方东捂脸,他们这些个兄弟,哪个不是饭桶级别的人物,饿了还会不好意思?开玩笑吧!什么兄弟,乱七八糟的,一点默契都没有……

         方北很有兄弟爱地的摸摸自己的兜兜,“那个,我这兜里还有两个馒头,要不你先垫垫肚子?”

         东子深吸一口气,再次捂脸,如果说之前是因为懊恼,那这次就真的如方北所说的不好意思了:北子那缺心眼的居然从兜里掏出来两个白胖胖的馒头,分了他一个后,然后自己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了!

         “嘿嘿,别那么严肃嘛,来,笑一个!”娃娃脸用胳膊拐了方东一下,状似调戏般逗弄着,在摸准方东即将翻脸出手教训自己时,赶紧解释,“你也知道的,打从踏上回去的路,爷就没开心过,难得爷今儿心情好有兴致,干脆就让他闹腾个痛快呗!”

         方北很是正经的解析,实则心底乐开了花:自家爷是一副良药,每次欺负完方东,只要立马转移话题到爷身上,那就屁儿事都没有了。果不其然,方东的思绪瞬间转移,眉头都拧成了一股麻绳,“难不成你还真想留下来干一票啊?”

         “哎,这主意不错,要不跟爷说说,咱们也上山住两天?”

         “嗯,我也觉得不错,正愁憋得慌,活动活动一下也好!”已经从梦中醒过来的向阳一听方北这话,立马示意赞同,虽然他很清楚现在的处境不容许乱来,但对一个骨子里都藏着反抗暴力因子的人来说,麻烦其实比无聊好得多,尤其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甩甩胳膊动动腿,那比看病吃药强得多啊!

         “爷,三思啊!这要是让那头的人知道了,一顶大帽子扣下来,那够咱们吃好一段时间啊!”方东的话说的极其隐晦,至少在场的除了他口中的爷和方北外,那些个匪徒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茫然得紧。

         向阳耸耸肩,不置可否,眼神飘呀飘的,这时候才发现,那对年轻父子早就骑着骡子没了身影了,碎碎念叨了句:不错,还知道偷偷溜走,证明没有呆到家!

         “小北你帮忙给劝劝,千万得拉住爷啊!”方东赶紧向方北求救,“你脑瓜子转得快,法子多,出个招啊!”

         “招什么招,馒头你不吃么,那还给我!”方北啃完手中的馒头,觉得还是有些不过瘾,伸手就要去将自己之前给方东的那个拿回来,哪只一只手比他更快,向阳“嗖”的一下蹭上来,“这个我要了!”

         然后,方东以及那一群劫匪,就看着他叼着一个馒头,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去。唯有方北撇撇嘴巴,抱怨道,“爷怎么又抢我的馒头?我还没吃饱呢!东子,还愣着干嘛?走了啦!”

         “那个,前辈你怎么就走了?不上去坐坐了吗?”难得碰上一个如此“投缘”的朋友,劫匪们看着他离去,忍不住出声挽留。

         向阳没有回头,举起左手,在空中摆了摆,优哉游哉地走了。

         方北难得好心地替他做了转达:“爷说,今天就不去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办,改天有空了,再来看看,你们好好记住他刚说的话,盗亦有道,坏也要坏的有底线。要是以后再遇上你们欺负弱小的话,不用爷出手,我第一个不饶你们!”

         “是是是,我们一定照办,对了,敢问英雄们尊姓大名?”劫匪头头连忙点头应答。

         “英雄不敢当,你们只需记得这个人叫方东就可以了!”方北咧着嘴,指了指身边的方东,很不客气地将他当做挡箭牌,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劫匪们纷纷琢磨起方北刚刚留下的讯息,“方东?东方?大哥,难不成他们就是赫赫有名的四方客?”

         头头想了想,很是确定地摇头,“不是,我记得他们两个管前辈叫爷呢!”

         “四方客的爷?哎呦,等等,该不会,咱们刚刚碰上的前辈其实就是——”有人惊呼出声,在大家“你猜对了”的眼神中,继而瞪大眼睛捂嘴,喃喃道,“天啦,怎么这么年轻!”

         恍悟的众人发现居然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奇人物,心情像是漫步在云端,飘飘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率先反应过来的头头立马吩咐道,“走走走,赶紧回头收拾收拾,把刚刚前辈说的话都记下来,做成册子,人手一份,一定得好好干!”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被鼓舞,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似乎已经看到下次再见面的场景了! 那将是何等辉煌的画面啊!

         唯有其中一个看起来呆呆的傻大个没有理解过来,挠挠耳朵,暗暗嘀咕,“原来真的是前辈啊,难怪怎么看都觉得其实他才是真正的山大王,果然……霸气!”尤其是抢馒头的那一瞬间,衣襟飘飘,人影闪动,一个馒头手中来,简直是太帅了!嗯!一定要好好干!以后吃饭绝对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