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0.拉钩钩
    喝了一口冷茶,理了一下思绪,林木想着:丁瑞能找到他,其他人估计应该也能找到,几番折腾那是一定的,不过这倒是其次,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至于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只是,身边带着个小豆子,若那些人真心狠下心来对付自己,小豆子的安危就是最为重要的了!

     刀剑无眼,一不小心误伤了怎么办? 且一旦若是小豆子的身份被拆穿,那又会引起怎样的风浪,林木想象不出来,也不敢想象,他不止是担心,他是怕……

     林木犹豫了,他不该在事情还未百分百确定的情况下,贸然带小豆子前往,可让独自将小豆子留在村庄,那是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心的……

     反反复复,林木想了很多,直到天全部放亮了,小豆子已经在外面敲门时,他才恍然醒悟过来。

     在桌边就这样坐了大半夜,甚至连腿脚麻木了都没有感觉,瘸着脚一拐一拐地开了门,小豆子穿着“奇怪”地冲了进来,随后向阳高大的身形也闪进屋内。

     随手关了房门,腿脚还是不甚利索,向阳瞧出了不对劲,顺势搭了把手,将人扶着走到桌前,“抽筋了吗?”

     “腿有点麻,没什么大事!”

     “爹爹,你是不是生病了?“小豆子仰头,看着林木有些苍白的脸颊,小脸蛋上全是担忧,踮着脚想去探探林木的额头,怎么身高不够,只得一次次地跳脚。

     正当向阳准备将小豆子拎起来的时候,林木轻轻推开他的手,然后小心地蹲下身子,任由小豆子小心地摸摸自己的额头,“爹爹,你的额头怎么这么凉呀~是不是生病了?”

     “没事的,爹爹自己是大夫,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又没有生病呢?对了,你的衣服是谁帮你穿的?”怕小豆子在自己的问题放下太多心思,林木赶紧转移注意力,果不其然,小豆子一脸炫耀地说,”是我自己穿的哦~“

     林木点头:就说怎么这么奇怪,居然连衣领都是歪的,原来是他自己穿的!见小豆子还在乐滋滋地等着,林木连忙说了两句夸奖,心底则暗暗称奇:肯定是被向阳那个厉害叔叔给忽悠的,这小家伙懒得很,每天早上懒得起床,你若不给他穿衣服,他就有借口赖着了!

     不愧是当爹的人,事实情况的确如此,向阳十多年来,天一亮就会起床带着手下的将士练上几圈,出门在外,习惯一时没改过来。天一亮就醒来了,然后惊恐地发现床上还有个小团子,待把人拎起来正准备扔出去时才反应过来这是新认识的“小友”。

     可惜的是,小家伙被他这么腾空一拎,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发现自己腾空,瘪着嘴惊恐地看着向阳,“叔叔?”

     “嘿嘿,没事没事,那个,天亮了,赶紧穿衣服起床吧!”向阳轻手轻脚地放下小豆子,尴尬地嘿嘿两句,似乎觉得还不够有说服力,又加了句,“男子汉不许赖床!”

     对症下药果然是最佳良方,原本还嘟着嘴不耐的小豆子一听到最后一句,欢欢喜喜地蹦起来,“我是男子汉,我要起床~”

     向阳没有照顾孩子的半分经历,当小家伙扑闪扑闪着大眼睛张开胳膊等人伺候他更衣的时候,向阳傻眼了,拿着那小衣服左右比划了半天:不是不会穿,他自认粗手粗脚干不了这类的细致活,还是不掺和的好!于是乎……

     “据说男子汉大英雄很小的时候都是自己穿衣服的呢!不知道小豆子是不是……”

     “嗯嗯,那我也自己穿~”小豆子美滋滋地接过衣服,以前都是林木帮他穿的,但好歹也见过那么多次,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小家伙像模像样地把自己照顾好了,然后屁颠屁颠地来敲门找爹爹炫耀了!

     “你是不是一晚上没有睡?”向阳没有那么好打发,看到林木眼下厚重的黑眼圈,趁着小豆子去给林木倒茶的时候悄然问了句,也没别的意思,就觉得自己一来好像就把人家儿子给抢了,有些过意不去罢了!

     哪知小豆子耳朵竖得跟只兔子似的,一听到林木整晚没睡,立马又蹭过来,“爹爹,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呀~”

     这么多年来,林木一直都是和小豆子同吃同住,中间有一段时期,他的状态一直都很不好,晚上老是做噩梦,甚至有几次从梦中惊醒吓到了小豆子。

     打那以后,为了让小豆子安心,林木习惯地让自己处于浅眠状态,久而久之,也就适应了,至少,噩梦不会那么容易席卷而来!本以为小豆子年纪小,不记事,没料到今日又被提及,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心下暖暖的,却又带着些酸涩:即使再努力,还是疏忽了小豆子的成长了!

     “没有的事,爹爹已经很久不做噩梦了,小豆子不用担心,你们俩个先下楼去叫点吃的,早点出发吧!”林木将小豆子交给向阳,随即将两人赶出了屋子。

     “叔叔,你是不是忘记昨晚答应过我的事了咯~”

     “啊!什么事?”向阳脑袋一时没反应过来,听到小豆子的问题,差点一脚在楼梯上踩空:他答应过小家伙什么事?

     “你说过要和爹爹做朋友的哦~”小豆子瞪着眼睛,不满地控诉,“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都会忘记!”

     被教训的向阳一脸冤枉:很重要么?没有吧!而且做朋友这事总归得聊得来嘛,难不成让他巴巴地跟上去?想他他堂堂大元帅,这事实在是有损颜面啊!(亏得方北几个不在边上,否则一定会不客气的吐槽:“你的颜面很早之前都丢一边了!”)

     小豆子看出向阳的不情愿,揪着向阳的衣襟,眼巴巴地望着:“叔叔,你想变胖纸吗?”不愧是父子两,小豆子此刻幽幽然的语气神态像足了林木。

     只不过小家伙的思维变化太快,向阳有些跟不上,很是虚心地请教,“这跟胖纸有什么关系?”他自认身上的肉不多不少,结实有劲,跟那油滋滋的肥肉扯不上太多关系!

     “食言而肥的哦!你要是不遵守咱们之间的约定,老天爷爷会惩罚你变成大胖纸的哦~“

     好恶毒的惩罚啊!向阳翻了一白眼,林木究竟是怎么教这小娃娃的,俗语是这么用的吗?太有想象力了吧!他好怕哟!

     小豆子一见向阳这番反应,顿时就急了,不说话,也不走了,就那样巴巴地望着,眼睛不由自主地起了一层雾气。

     世人皆道“不死战神”心硬如铁,软硬不吃,甚至连向阳也是这么认为,觉得自己是个冷血之人,岂曾想过他会一次又一次地败在这个黄毛小儿的泪眼之下。

     长长叹了一口气,向阳屈服了,安抚着小家伙,“好啦,做朋友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别急,咱们这一路还长着呢!”得了,碰上孝子了,咱也当回好人!就不知道林木是否会领情了!

     “真的?不准骗我!咱们拉钩钩,叔叔要是说假话就是小狗狗~~~”

     向阳突然有种吐血的冲动,什么时候他的信誉沦落到要靠拉钩钩这种幼稚的手段来证明了?

     犹豫了一会儿,为了让小家伙放心,向阳生平第一次做了这么低龄化的举措:伸出右手尾指和拇指,两人尾指相钩,大拇指相互印上,意味着盖了章,铁打的事实,不容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