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霸王餐
        已经过了最热闹的正午,客栈里头的人也少了很多,林家父子两还在与食物斗争着,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了开来,“小二,来碗牛肉面!要大碗的!再来壶烧酒!”

         “爹爹,是那个厉害叔叔耶~”一听到熟悉的声音,小豆子立马好奇扭头,正好看到了那个教训坏人的厉害叔叔悠哉悠哉地踏进门槛。

         向阳耳尖,抬头咧咧嘴,跟小豆子打了个招呼,而后对上林木略带疏远的礼貌表情,应付地点点头,随即坐上了俩人边上的一张小桌。

         小豆子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扒了两口饭,就扭头瞅瞅向阳,两个人视线对上,然后就是一阵傻乐,然后再扒两口,继续傻乐。等待面条的空档,向阳也无趣的紧,恰好又碰上如此合眼缘的小家伙,煞是高兴,很是配合地跟小豆子眉来眼去……

         直到林木实在是看不去这歪腻的奇怪组合,用筷子敲了敲小豆子的饭碗,呵斥了一句,恰好小二端上来大海碗的牛肉面,两人才规规矩矩地各自低头啃食。

         向阳滋溜地吸着面条,时不时闷上一口小酒,滚烫的面条配上灼热的烧酒,暖心窝的滋味在胸腔里蔓延,畅快淋漓。

         小豆子一边嚼着饭菜,一边继续扭头打量,而后一脸欣羡地望着向阳的面前的大碗,再比较自己面前的小瓷碗,不禁有感而发:厉害叔叔果然厉害,就连吃饭的碗都比别人的大好几号。“爹爹,我也想用大碗吃饭~”

         林木当爹不是一两天的事了,面对小豆子突如其来的要求,很是淡定地扬扬下巴,“你今天要是把这小碗的饭菜吃完了,以后爹爹餐餐让你用大碗!”

         向阳无意偷听,只是两桌相隔太近,练武之人眼耳都较敏锐,让他不得不接收到了他们父子俩的交谈。当小娃娃说要用大碗吃饭时,他便想象着小家伙费劲地双手抱着大碗,然后脑袋直接往碗里塞(碗太重,没法子拿筷勺了)的场面,忍不住就绷着嘴巴乐了,然后就听那年轻爹爹说了一句,“到时你想用来吃饭,还是用来洗脸,爹爹都不拦你!”

         “咳咳,咳咳——”原来没事偷着乐也是要受惩罚的,当林木最后那句“洗脸”冒出来时,向阳一口烧酒卡在喉咙里,呛得脖子以上部分都红了!

         被鄙视的小豆子瘪瘪嘴,捞起筷子哼唧了两句“爹爹坏坏”,见向阳那头还在咳嗽,便扭着身子下了凳子,跑到后桌,抡起小拳头,“轻轻”地捶着,“厉害叔叔,慢点吃对身体好哦~”

         小豆子捶的很用力,向阳感受得很无力,那软绵绵的拳头跟挠痒痒似的。蛮想抓着小豆子玩一会儿的,迫于林木似笑非笑的注视,有些不好意思下手,摸摸小豆子的脑袋便将他抱回林木身边坐着,“叔叔好了,你赶紧吃饭,不然你爹爹要生气了!”

         其实吧!当小豆子的拳头羞答答地落在那个壮硕的后背时,真的很有喜剧效果,而林木也真的是在笑的,不过绷得太久脸面神经不怎么协调,笑得有些僵硬,所以在向阳眼里倒有那么些不伦不类的感觉,还以为他是在生气,赶紧“物归原主”,将好心的小娃娃给送了回去,他可不想背负着拐卖孩童的罪名。

         “爹爹~”小家伙一听说爹爹生气了,赶紧扒拉着他的袖子,可劲儿撒娇,见林木一脸平静盯着他面前才扒了一个小坑的饭碗,这才吐吐舌头,灰溜溜地低头夹菜,继续挖坑~

         林木困惑的视线在向阳和小豆子身上流转:对面的那个黑衣人身手不弱,气势逼人,肯定是个厉害角色,崇拜归崇拜,虽然曾出手相助,可也没觉得他身上散发出平易近人的气质啊,怎么小豆子老是吭哧吭哧地往人家身上凑?指不定哪天被人拐了还帮忙数钱呢!

         一想到这,林木的目光瞬间冷冽起来,似有所感的小豆子哆嗦了一下,低低道,“爹爹,怎么有冷风呀~”

         林木收敛了心神,对上小豆子,“赶紧吃,吃完就不冷了!”

         向阳那头扒拉了几下,一大碗就解决了,刚放下碗筷,小二哥便机灵地凑上前来,“客官,十文钱!”

         向阳点头,十文钱一大碗面加一壶烧酒,挺划算的,伸手去掏银子,手指才刚刚触到腰带不由得一愣,面不改色地道:“出门匆忙忘了带银两,能否行个方便打个欠条,改日定当双倍奉还!”

         一听到没钱,小二哥立马请来了掌柜,掌柜的是个老头子,眼界宽,说起话来也是温和的,“小伙子,我这都是小本经营,不赊账的啊!”

         向阳本想从身上掏点什么值钱的当作抵扣,却发现,最值钱的就是纯金令牌还有脖子上的护身玉。扔前者的话,先不说有什么副作用,光是其他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淹死他,压后者呢,他家老娘绝对能杀过来跟他拼命,原因是:与其日日担心受怕,还不如一了百了!死在她手上,至少还能留个全尸!

         “那我去后院挑挑水,劈劈柴,当作抵扣?”

         “咱家后院有水井,不用挑,柴火也充足,可以烧好几个月……”小二哥心直口快,立马断了后路。

         “……”向阳很窘迫,从小到大,他的确跟个小霸王似的,却还未吃过霸王餐,也没想过吃!不料第一次,竟然如此难堪,平日里在军营,哪里用的上这些,就算出门钱财也都是由方东几个顾着,失策啊失策!十文钱难倒一个好汉啊!

         林木早已吃完饭,一直在帮小豆子挑鱼刺,见向阳没钱付账也仅是眼皮子一抬,当作什么都没看到。倒是小豆子把这事惦记上了,摸摸自己的小荷包,似乎在犹豫什么,眨巴这眼睛可怜兮兮地瞅着林木,待林木轻轻颔首后,一骨碌翻下凳子。

         “厉害叔叔,我请你吃面~”正在纠结的向阳一低头,发现小家伙端着个小碗蹭蹭的过来了,还嚷着要请自己吃饭,不由得嘴角抽抽。

         “小二哥哥,这顿面我请~”小豆子本想学着话本里头的高手们,豪迈地喊话,只是微微拖延的语调让霸气全部泄露,透露出软绵绵的味道,说不出的可爱!

         小二哥低头,觉得这孩子圆鼓鼓的忒有趣,忍不住逗弄道,“吃面要钱的哦,你有没?”

         小豆子猛点头,发现手不够用,便让向阳给他拿着饭碗,自己在腰带上摸出个小荷包来,“嗯,一二三……九、十,好了,十个~可以了~给~”小家伙数的很认真,一个一个铜板往桌上放,数完之后,又来回确认了下,很是不舍的将钱递给了掌柜,再一次强调,“我请叔叔吃面~”

         第一次让小毛孩请吃饭,向阳说不出什么滋味,很新奇,但也很悲哀,讪讪然摸摸鼻子,“等叔叔有钱了再还你!”

         “不用,我请叔叔吃~”小豆子说的很坚决,一直在强调“我请叔叔吃”,孰不知这一行为严重干扰了某人的心情,被请的那位叔叔很是汗颜,暗暗下决心:下次出门,一定得多揣点银子在兜里!

         一旁的林木看的很真切,憋得都快内伤了:小家伙舍不得自己荷包里那些小铜板,却又想要帮助别人,衡量取舍,只得告诉自己这是在“请吃饭”,不用太伤心!不过,这些估计旁人是猜不出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