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三人行
        林木深知自身的性子不讨喜,但在小豆子的教育上一点都不曾马虎,知恩图报这四个字他懂,只是并不是每一次的恩情都有回报的机会。刚刚如果小豆子没打算掏钱的话,他也会摆平的,不过既然小豆子有这份心,他也乐得自在,索性,让小豆子当了一回大款,捞几分人情。

         不过,令林木十分讶异的是小豆子对钱的态度,已经是第二次了,真心有够不舍的,回想起以前的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每个月还能给他点零花,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走上了“守财奴”的路子呢!真的是奇了怪了!

         林木的担心小豆子一点都不知晓,他自个寻思着,之前叔叔帮过他们,就已经是恩人了,现在他又请了叔叔吃面喝酒,一来一往,更应该是朋友了,朋友么,没关系的,朋友之间吃饭喝酒是很常见的事。平复了心头的丝丝难受,小豆子立马扬起笑脸跟新交的朋友打起了招呼,“厉害叔叔,你吃饱了吗~”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小家伙这么唤他了,初始,向阳没觉得哪里别扭,他也觉得自己挺厉害的(自恋-ing)!不过,在十文钱的风波后,总觉得瞬间矮了一截,腰板都挺不起来了,实在有愧于“厉害”两字,甭提有多心酸了,唉!

         “叔叔吃饱了,你赶紧把饭解决吧!都凉了!”小孩子的心思跳跃度太大,东一下,西一下的,饭碗虽抱在怀里,可分量一直都没见减少,看的出小家伙爹爹耐心正在告罄,作为一名长者,向阳觉得有义务给小朋友树立良好的形象。

         “哦~”连大英雄都说要好好吃饭,那他一定会乖乖听话,好好向他学习,嗯,好好吃饭的!得到莫大鼓励的小豆子筷子舞得飞快,一直在往嘴巴里塞,多了使不完的劲。

         气氛有些诡异,向阳看了看猛扒饭的小家伙,瞅了瞅似乎又神游的某大家伙,当下不由得叹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得出声惊扰,“今日之事,向阳在此谢过二位,改日有机会,定当双倍奉还!”

         这话是对林木说的,向阳顺手拱拳谢过,那豪迈的架势让小豆子眼睛都亮了,张着嘴巴都没合拢,书上说的那些英雄们最喜欢用这个动作了,太神气了!

         林木见此状况,莞尔小豆子的英雄情节的同时,又思及此番的行程和向阳的不明来路,悠悠然地道了句:“不客气,有来有往。”就当是还了人情罢了!

         向阳性子爽朗,匪气十足,可不代表他就是一老大粗,听不懂林木话中的寓意。好一句有来有往,如是从其他人口中说出,或许还真是友好的交往,但配着面前那人冷冰冰的言辞和毫无半点热忱的表情,他毫无压力地听出了言外之意:互不相欠,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一般人或多或少都有排外心理,虽然不明白眼前人为何如此抗拒,向阳还是很识趣,“那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

         “叔叔,你要去哪里呀~”小豆子知道自家爹爹话少,没想到才七个字,就把人家给赶跑了,赶紧出声挽留,“你身上没有钱的哦~”

         前面一句倒是没什么,后一句结结实实地戳中了向阳的伤口,痛定思痛,原本迈出的脚步硬生生地又挪到远离,转身对上他的小恩人,咧嘴一笑,痞痞地玩笑道,“我要去京城呢!怎么?怕叔叔没钱,想带着我一块儿走?”

         真的只是玩笑话,向阳什么事儿没遇上过,不过是钱的事,多的是来路,就看他愿不愿意罢了,再不济,他就是在某个显眼的地方坐着,等着跟方东他们一块儿回去也成嘛!之所以这么说,纯属吃多了没事干,想起小豆子数铜板时的认真模样,就知道他有多么不舍,心血来潮,起了逗弄的心思:想看看小家伙会不会慷慨解囊,再次伸出援手。

         “嗯~”小豆子点点头,“我和爹爹要去京陵,顺路的话一块儿走~我还可以请叔叔吃面的~“

         “呃……那要是不顺路怎么办?”好吧!向阳真的无聊到家了,非常想知道另外一种情况是怎么样的结果!其实,不止是他,就连林木此刻也很是好奇,虽然面上仍旧风平浪静没能看出什么,不过微微偏着的脑袋表示他也在侧耳倾听。

         小豆子低头扭着手指头,思考了一会儿,再次掏出他的小荷包,与之前的忸怩形成了鲜明对比,大大方方地递了过去,“没关系,叔叔,这个荷包你拿着~里面还有~叔叔一定得拿着哦,不要嫌少哦~”

         “……”这恐怕是向阳这辈子,至少目前为止,遇上过的最为尴尬的事了,小豆子的手还停在空中,而他正处于极度犹豫的状态:接?还是不接?

         果真是个难题,接?不,向阳可拉不下脸面去坑小孩子的钱!不接?那就是拒人好意于千里之外,还会让人以为自己是嫌钱少呢!靠!向阳抓抓下巴,很是纠结:这怎么比行军打仗还难呢!

         “这钱还是你自己用吧!叔叔会自己挣!”尽管有小娃娃的邀请,不过做主的却是那个冷冰冰的娃娃他爹,向阳看的出来那人不愿与自己扯上关系,当然,他更不想稀里糊涂地就成了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吧!其实不喜欢他的人一大把!但好歹也是因为利害关系造成的,至于眼前的这人?没理由啊!他现在可是规规矩矩的好人来着呢!

         “爹爹~”小豆子见自己说服不了向阳,转而向林木求救,“我想和叔叔一块儿走呀~”小豆子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这京城和京陵顺不顺路,不过想着两个都有个京字,估计是亲戚,应该差不了太远的,便直接提了要求,“爹爹,你跟叔叔说说,让他和咱们一起上路好不好~”

         林木心里头有杆秤,不管小豆子的位置摆在哪里,他都是最具有分量的,一般情况下,他都会竭尽全力去满足小家伙的请求,尤其是小豆子眼泪巴巴地看着他,一口一个爹爹,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他身上时,林木是无论如何都拒绝不了的。

         “爹爹,我想和叔叔一块儿玩~”小豆子靠在林木的怀里,轻轻咕哝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不过还是被林木听得清清楚楚。

         玩?是啊!毕竟是小孩子,与大人不一样,与自己更是不一样,离了村子,少了那些一起长大的玩伴,小豆子大概是该感到孤独了吧!是该找个朋友呢!林木视线一转,看着向阳,微微抬头,扬起嘴角,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这位大哥能否帮个忙?你看,出门在外,也图个方便,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就应了我们父子俩的请求,一起上路?”

         向阳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不就是小家伙撒娇了两句,事情怎么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是没见过变脸,只是没见过这个彻底的,冷淡生疏的俊脸,一抬头便成了笑意盈盈!靠,那个木头人居然会笑?刚刚还恨不得撇清关系来着,怎么一下子就成大哥了?未免也太扯了吧!更郁闷的是,居然还笑得那么真诚,跟朵花儿似的,让人看不出半点不乐意!

         “好不好~好不好~”小豆子有些迫不及待,一个劲儿接着他家爹爹的话尾,问啊问的,突然,“啊~答应了~爹爹,叔叔答应跟我们一块儿了~”

         向阳这时才猛然回神,才想起自己刚刚迷迷糊糊似乎听到一群麻雀在头顶叽叽喳喳,然后向上瞄了一眼,不曾想,脑袋这么一动,嘿,还就这样答应了?

         视线转向林木,才发现他收敛了表情,虽不似之前的笑意,却也是温柔地摸摸小豆子兴奋的脸蛋,点点附和,然后冲着自己颔首示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