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9.二师兄
        半夜,已经在床上翻了半宿的林木仍旧毫无困意,披衣起身,没有点灯,就着屋外斑斑驳驳的月光,移步至小圆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冷茶。

         屋外,隐隐约约传来打更的声音,摩挲着茶杯粗糙的外表,林木低头看着杯中的点点水光,没有小豆子的聒噪声,怎知竟有些不习惯,想着想着,心思不由得飞远。

         许是这几年的安稳生活让他太沉溺了,以至于忘记了很多事,以为那些已经远离的过去,早已尘封于箱底,可自打接到那封信后,他才发现原来一切只是自欺欺人,至始至终,他都未曾摆脱曾经的噩梦。

         如果可以,林木很想就此于所谓的过去做个了断,但是,为了小豆子,为了晨姐,他唯有将此番念头掐断在摇篮里。

         小豆子很懂事,知道爹爹照顾他很辛苦,除了某一次跟其他小孩子争执,哭着喊着要娘亲,其余时候,都不曾跟林木提过这事,包括其他的亲人,譬如很多小娃娃们都有疼爱他们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等,小豆子自然也是稀罕的,对于那些可以关心自己可以往来走动的亲人,小家伙不会隐藏心思,眼里的羡慕任谁一眼就能看得出。

         还有晨姐,虽然晨姐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松口,可林木知道她心底肯定是希望小豆子能够替她回去看看的,之前是没有机会,找不到合适的理由,那现在,时机应该是成熟了吧!

         林木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直到外头有了动静,才反应过来。

         “谁?”人影闪过,林木全身戒备,望着从窗户里飞进来的白衣人!没错,是白衣人,梁上君子还是暗夜宵小,会以如此形象出现的人,不是没有,印象中就有一个,果不其然……

         “小师弟,警惕性减弱了啊!”来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瞅着林木,“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林木瞄了瞄窗外,又瞅了瞅屋内多出来的白衣人,一改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恬淡表情,一脸嫌弃地问道,“你怎么冒出来了?”

         林木面上应付着来人,心下则呼着好险:幸好今天小豆子今天跟向阳一起睡了,要是被碰上了,还真不是个事儿!就不知这厮进来的动静会不会惊醒到向阳了,唔,应该还好吧,毕竟是斜对面,还是有点距离的!

         心中百转千回,行动灵敏度丝毫不减,来人很是自然熟的想要搭上林木的肩膀,却被闪身而过,扑了个空。

         白衣人撇撇嘴,表示很受伤:“哟哟,不要这么冷淡嘛,虽然二师兄平日里没大师姐那般照顾你,但怎么说也是相处了多年,没有恩情也有旧情,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愿意打呢?”

         懒得理会来人的啰里吧嗦,林木单刀直入,很不客气地问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林木声音压得有点低,语气中的不耐没能完全显示出来,以至于来者很是愉快地将其忽略,自顾自地高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找到你了呢!话说起来,大概是老天冥冥之中定有安排,想让咱们见见面,以解这么多年的相思之苦啊!”

         来者人叫丁瑞,林木暗地里给他的定位是——骚包丁!似乎在验证这个外号的真实性,丁瑞说的话,一如既往地让林木皱眉。

         “如果你来只是想说这些废话,那可以先滚了,我累了,要休息了,不招呼了!”林木指指门口,示意来人尽快滚蛋。

         “啧啧,还是这副臭脾气,不知道当年大师姐是什么眼光,怎么就这么稀罕你这小子,还处处维护你!”本就是老熟人,丁瑞也知道林木的性子,却还是一个劲的摇头叹息,“真心觉得大师姐眼光有毛病!”

         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的感叹,成功地撼动了林木岿然不动的身形,只见他一个起身,飞速伸出右手抓住来者的衣襟,手脚之快,让丁瑞心中一惊,后知后觉地发现林木功夫之长进。

         “如果你不想死在这里的话,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不想听到任何有关晨姐的坏话!”淡淡地语气配上淡淡的表情,黑夜里一双冷眼特别显得锐利,让丁瑞当下心里一惊,正要出手反击时,林木像是没事人一样又静静地坐在桌旁,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幻觉。

         话说得不是一般的狠,若是换做其他人肯定会甩脸而去,可惜的是丁瑞完全不吃这套:小师弟向来只会放狠话,干不来狠事!更别提自个还是他师兄了!

         只见他理理自己的衣襟,继续骚包地拍着不存在的灰尘,而后才慢条斯理地解释自己的来意,“老头子病了,但一直都没有松口,听说他派人给你送了信,下面那几个都有些按捺不住了,可能会找你下手!”

         “找我做什么?”老头找他他知道,是让他回去看看。离开了好几年却从未想过再踏上那方土地,这次虽说不大情愿,但是想着老头子也一把年纪了,看一眼少一眼,顺便可以小豆子见见所谓的外公,林木妥协了。 不过,其他人找他为的又是什么?总不可能就是因为派了个信而引起公愤吧?林木想了会,脸色变了又变,铁着一张脸问道:“难不成老头又说了什么糊涂话?”

         “果然是我可爱的小师弟,还是一如既往地聪明伶俐,活波可爱啊!”

         对待丁瑞的评价,林木很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师兄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真是越发厉害啊!若像我这样的也能称之为可爱,那估计老天都瞎眼了!”

         丁瑞“噗噗”笑了两声,心中感慨无限:本以为小师弟这些年不见,两人关系肯定会生疏不少,不曾想居然还是原来的小师弟,一夸他可爱就急了!

         “我不是在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明确表示不趟这滩浑水了吗?难道老头子真到了老糊涂的年纪了?”林木眯着眼,开始思索着继续前行的可能性。

         “也别多想,老头子倒是没说其他,只是往日的一切大伙儿都看在眼里,他最中意的就是你和大师姐,若是撒手归去,他现今的位子肯定是你们两人的,可惜啊可惜,你居然公然挑衅,拍拍屁股走人,一去不复返,大师姐又……”丁瑞视线转向林木,很是自觉地中断了后半截,摇摇头叹气道,“唉!老头子精得跟个鬼似的,谁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林木按下心思,对于老头子的主意很是不以为然,反而有些疑惑丁瑞来的目的,歪头笑着反问,“你不是来找我下手的?”

         原以为林木愣愣的,不会关注这方面的事情,不料,一开口便正中靶心,丁瑞险些有点招架不住,愤愤然道,“难得我一番好心提醒,你不领情就算了!“

         怒气归怒气,丁瑞发泄了一番,在没得到林木的应答后,又不死心地解释了一句,“我是有那个心思,但那是几年前的我,老子现在早就不稀罕那破玩意了,谁爱抢谁抢去!信不信随你!”

         “我信!”就在丁瑞转身离去的一瞬间,林木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丁瑞脚下一滞,嘴角弧度上升了一段,而后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二师兄,谢谢!”

         “不客气!”很是吐血的回答,丁瑞接的却是接的津津有味,“对了,听你乡亲说你还有个豆包儿子,在哪儿呢?怎么不拿出来让我瞧瞧,好歹让我鉴定一下是不是跟你一样也这般坏脾气!”

         “……我给你三个数的时间,立马从房里消失,否则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一……二……”

         “三”字还未出口,白影便从眼前闪过,没了踪影,林木咧了咧嘴角:二师兄还是这般性子,闹闹腾腾的,跟个小孩子似的,情绪变化特别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