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5.一间房
        “爹爹,那晚上我和你一起睡哦~” 解决了心中的障碍,小豆子抱着林木的脖子,亲昵地蹭了蹭,总算可以好好和爹爹亲热一会儿了,想着,只要爹爹不是在生气,不是不要自个了,一切都还好。

         林木摇头,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不,这两天你还是和叔叔一起睡,好不好?”

         小豆子一听到这话,脸又皱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肉包子,还带着褶儿,“爹爹~”

         本以为小豆子会乖乖听话,哪知,他扭了扭身子,继续撒娇,“可是我还是想和爹爹一起睡~”

         “……还是等两天吧!我不放心!叔叔厉害,可以保护小豆子!”林木同样有些不舍,但是为了小豆子的安全,他不得不多留点心思:自己在明,敌在暗,除了第一晚丁瑞来过之外,其他时间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可越是风平浪静,越发让他心觉不安,总觉得不知什么时候会有个巨大的黑洞冒出来,然后一口便将他吞噬。

         想把小豆子递给向阳,哪知小豆子搂着林木的脖子,硬是不撒手,越搂越紧,孩子气的举动让林木很是无奈。

         “哟哟,不用这么夸张吧!来来,给叔叔笑一个!”向阳食指往上将小豆子的肉肉的下巴抬起来,似带顽皮地调戏起人儿来,那痞态,跟街头的混混有得一拼,见小豆子没理会自己,向阳又来了句,“那叔叔给你笑一个~嘿嘿~”

         向阳脸上面皮一扯,表情严肃,在吸引了小家伙的注意力后,投了一个假笑,然后又将面皮给绷紧了,那瞬间的变化,跟唱戏曲似的,郁闷的小豆子一下子破涕为笑,就连林木都忍俊不禁,偏着头抿嘴。

         “爹爹,要不我和叔叔和你,我们三个一起睡好不好~就算有坏人也不怕了~” 小豆子突发奇想,说了这么个解决方法,“而且小豆子也不担用心爹爹了呢~”

         “……”林木哑然:原来小豆子一点都不好糊弄,你看,这小脑瓜子转得多快,连这方法都给想出来了。

         向阳点头称赞,“这主意不错!要是不行,我可以拿几条长凳子拼起来凑合一下!”向阳不是纠结的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答应要好好保护林木父子俩,那就得拿出点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诚意,军打仗的人,站着睡都经历过,这点小问题算什么,也不会缺胳膊少腿什么的,“这样还可以把房钱省下来,供小豆子多几顿肉呢!”

         “嗯嗯~就是~就是~我也可以睡桌子上的,然后可以省钱让叔叔多喝两杯了~”

         林木抽抽嘴,估计若真是让小豆子睡桌上,保准晚上能够圆润地滚下来!倒是这俩人一唱一和有意思的紧,一个要吃肉,一个要喝酒,林木左看看,右看看,一间房好处多多,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便乖乖妥协了。

         “我去跟掌柜的说一下,把另外一间房给退了!你们先休息一下吧!”向阳很自觉地当起了跑腿的,去张罗这些琐事,顺便嘿嘿,嘴巴馋了,喝两杯去。

         正直繁忙时期,来住宿的人很多,有多余的空间掌柜更是求之不得,欢欢喜喜退了一些纹银,就笑眯眯地招呼小二带着其他客人入住去了。

         来者的气息有些杂乱,不像是一般寻常人家,向阳有些怀疑,不经意地往四周看来看,和掌柜的客套了几句,“客栈生意很不错嘛,掌柜的肯定发了大财!”

         “要是天天这样高朋满座,那就好了,再辛苦也值得啊!”掌柜的算盘拨的啪啪响,摇头,也看不出是在为今天喜还是明日忧。

         “掌柜的是说,这客人是突然一下子增多了?是附近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向阳也不急着离开,反而好奇地跟掌柜的聊起来了。

         “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大事啊?就咱们这小地方,要是有什么事早就传开了,那会像石子扔进了大湖里,响都没儿一个!”掌柜的抬头看了看楼上,又瞅了瞅向阳,信誓旦旦地说。

         向阳摸摸下巴,照理说这没有可能,平白无故地出现此番异常,他不认为会没有大事发生,“会不会是您消息不灵通,没打探到啊?”

         “去去去,这镇上的事我们这些个开客栈的那是最清楚不过了,人来人往,什么消息会没有?”深深觉得自己的能力遭到侮辱的掌柜大掌一挥,转了个身,懒得理会了,同时嘴里还不忘嘀咕,“不就是要找个人么?谁知道有什么大事!”

         “找人?”向阳琢磨着这词,似乎看出了某些苗头,酒也不买了,负手离去,临走时还不忘看看来的究竟是些什么人,好的不灵坏的灵,该不会真的是来找林家那对父子吧!

         回房,林木已经带着小豆子洗漱完毕,已经累得脑袋直点头的小豆子实在的支撑不住了,便嚷着要熄灯睡觉。

         林木跟其他的人接触一般都不是很深,浅尝辄止,虽不是君子,但是情谊真的与白水无异,淡得很,更何况是与陌生人同床共枕,想当然是非常的不习惯。不过有小豆子这个润滑剂在中间调节,倒也没有太多的尴尬。

         房间就只有一张床,很一般的普通雕花木塌,睡两个人倒是没有问题,小豆子占地儿不大,睡中间的话也不会显得很挤,而且小时候的习惯让他喜欢挨着人睡觉,那就更省地儿了。

         “你睡里头吧!”林木觉得以自己这两天的状态而言,床根本就是摆设,若是让他睡里头,肯定会翻来覆去影响其他人的睡眠,索性留在外头,要是睡不着了,还能坐起来发发呆什么的。不过,这一提议很快就遭到反对,“我向来都是粗手粗脚,睡觉自由得很,你若让我睡里边,动弹不得,那不就是想憋死我嘛!”

         好歹向阳也是个“客人”,都这么开口要求了,林木也不好再推三阻四,只得收拾好自己脱了外袍往爬进床里头。

         “晚上注意点,可能会有乱七八糟的人出现!”虽不确定是不是冲着他们父子俩来的,注意点总是好的,向阳趁着小豆子已经睡迷糊了,悄声跟林木打个招呼。他向来混迹军营,对于江湖不甚了解,周遭气息杂乱,来者底细一概不知,一切小心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