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1.呆书生
        向阳与林木两人之间小动作交流着,打着只有两人才理解的暗语,小豆子坐在椅子上,下巴用手垫着搁在桌面,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自家爹爹和叔叔,心里默默地嘀咕着:这是不是就是那个眉去去眼去去呀~

         不要问他什么是眉去去眼去去,对于一个未及五岁的儿童来说,能把四个字用六个字表达出来,且还有三个字是正确的已经非常不错了~

         老掌柜一没向阳与林木之间的默契反应,二没小豆子的灵活想象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很是自觉地告知这些可疑人士的房间位置后便起身拧着茶壶离开:他进房间已有一段时间,若不干点正常事,那绝对是不正常的。在如今这一有风吹草动都会造成恐慌的时刻,最好的方法就是低调低调,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分析了客栈房间的整体结构,林木很是满意地点头:正如老掌柜自己所说,都是安排的远远的,一个在这头,一个在走道那头,只是共用了中间的那个木制楼梯。换句话说,若非有意找寻,一般两头的人会直接从梯子下去,那些可疑人士是不会出现在自个房间门口的。

         “耶?木头你换衣服干嘛?该不会打算现在就过去吧?”送走老掌柜,向阳一回头就看到林木已经在整理衣着了,换上了一件月牙白的长衣,就连头发都全部用布带束起来了,典型的文人装束,干净利落中又带着温文尔雅。

         林木点头又摇头,化妆易容什么的他不会,但改变一下自身形象倒是没问题,“放心,我只是下楼落个脸,不会乱来的。”

         小豆子在屋子里头闷得慌,也想跟着林木走,被两大人急急忙忙拦下了,只是小豆子拽住林木的衣服硬是不肯撒手,最后在林木的好说歹说下才抽嗒吧着嘴巴放手,那架势像是生怕林木一去不复返似的。

         老掌柜见林木换了装束下来,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如何去应对,好在林木自觉演戏演十足,什么都没说,要了三个馒头一壶茶水,然后自己找位置坐下了。大堂内人不少,都是三三两两坐着,林木不想和人共用一桌,便挑了最里侧的桌子,袖子拂过凳子,再拿出汗巾擦了擦桌子,很是讲究地坐下后便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摸了摸扉页,然后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老掌柜所说的可疑姑娘只下来两个,看着年纪轻轻,十七八岁模样,皆是一袭粉色衣裳,看起来年轻靓丽活波可人,坐在一群汉子中间特别显眼,倒是印证了那句“万绿从中一点红”。两姑娘交头侧耳谈论着,时不时娇笑几声,引得客栈内的汉子们憋足了劲儿假装斯文,就是想博取些好感。

         林木这一坐,别的不说,唰的一下让两姑娘给注意上了,引得其他人咬牙切齿,当下醋意横生,酸了一片。林木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人呆呆坐着,借着小二哥送上馒头的空档,眼皮微抬,很是恰巧地捕捉到两姑娘投过来的打探视线。

         与其他人的惊喜不同,林木立即转过头假意害羞将视线转至书页,嘴里还念念叨叨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活脱脱一个呆板书呆模样。

         姑娘们闯荡江湖也不是一两天了,见多了莽撞的汉子却还鲜少见到如此羞涩的年轻男子,捂着嘴巴偷偷笑着,似有春心荡漾的痕迹。

         果不其然,一姑娘两颊微红,端着一盘精致的绿豆糕挪步林木面前,“这是客栈的招牌点心,公子不介意的话可以尝尝。

         林木不曾想会是这种情况,一口馒头还塞在嘴里,整个人看起来傻乎乎,年轻姑娘又是娇羞一笑,噎得林木咳咳不停时还得往嘴里灌茶水,“多谢姑娘美意,古语曰,‘无功不受禄’,古人又云‘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在下实在担当不起!”绿豆糕什么的,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还是馒头吃起来带劲,有味道!

         端着糕点的姑娘在听到林木的拒绝时脸上笑意渐渐隐退,却也找不出反驳的言词,正欲解释时,边上其他好事者看不过去了,“不就是个破书生吗?还真当自己是贵公子了,装什么装?”

         恶意什么的不排除,然最主要的还是酸葡萄心里在作祟,自己心心念念的美人对他人刮目相看,当下肯定不是滋味,说起话来里里外外全是讽刺。都是在江湖里打混的,嗓门不是一般的大,类似嘲笑的言语纷纷在大堂里响起,一字不落地进入林木耳中。

         原本林木的想法是用呆书生的身份露个脸熟,至少接下来几天进进出出能够顺理成章,不料事情的发展太过意外,林木气愤地同时有了其他主意,长袖一挥,冲着那些说三道四的人冷哼了一句,“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尔等粗鄙之人岂会明白!”

         不再理会还站在一边的女子,林木收拾好书籍,气呼呼地抓起馒头噔噔上楼,路过柜台时,回头又瞪了眼刚刚出声嘲笑得最厉害的那人,扬起声音愤愤道:“老掌柜,这人若是一天不离去,就麻烦您将饭食送到在下房间,这是定金,您先收着!”

         从银两的多少来看,书生并不富裕,留给掌柜的只是一些小碎银,然周身散发的高傲气势却不容忽视。林木说的话很冲,很是得罪人,要不是边上其他人帮忙拦着,又有两姑娘怒目瞪着,恐怕想要脱身不是件容易的事。

         话说回来,这出戏演的实在精彩,林木活灵活现地将一个不被理解的落魄书生的心高气傲表现得淋漓尽致,以至于在他上楼离去之后,大堂内还有人在议论纷纷,孰对孰错无法断定,不过很肯定的是接下来的几天是见不着这呆书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