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6.抓坏蛋
        子时刚过,鸡鸣声起,客栈外恰好一阵阵喧闹,黑暗中向阳蓦地睁开双眼,一双利眸直勾勾地看着窗外晃动的人影,轻手伸向放在床头柜上的兵器。最终那两个人影蹑手蹑脚停靠在门口,交头接耳了一阵,似乎在捣鼓些什么,隔着门板,向阳看不真切。

         正欲翻身起坐,一只手轻轻拉了下他的衣襟,回头一看,林木不知道什么也清醒了。屋内没有烛火,透着外头微弱的光线,只见林木摇摇头,示意着让他继续躺下,不要轻举乱动。向阳不解,看了看林木,又扭头看了下门口,耸耸肩,然后只手拿了放在床头柜上的兵器包在怀里,轻轻侧躺了身子。

         合着眼,侧耳倾听着屋外的动静,向阳的心思绷得紧紧的,不料,一个冰冷的物体逼近脸面,睁眼一看,才发现那是林木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他脸上的肌肤,那冰凉冰凉的触感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干嘛?”向阳无声地开口,一双黑眸瞪得老大,即使在黑暗中,都是溜圆溜圆的,似是狼崽一般,闪闪发光。

         林木抬抬下巴,将拳头再次凑近向阳面前,然后松开。向阳低头,只见他掌心里躺着一颗暗色的药丸,倒是没往毒药方面想,他记得小豆子说过,他爹爹在药物上有些研究,看情况,估计是怕外头的两个宵小之辈使阴招,想让自己多点防备吧!

         向阳顺势张着嘴,示意林木将药丸塞进去,哪知林木两指捏着药丸,一直在他鼻尖晃悠,时不时地戳上他鼻子,就是没送进他嘴里。刚开始,向阳以为是自己嘴巴张得不够大,再加上屋内光线暗林木看不清才导致药丸一个劲地往鼻孔跑去,于是更加卖力地张大嘴巴,结果咧得都快能塞进两个鸡蛋了,还是没吃到,不禁有些纳闷了:到底还让不让人吃呢!

         向阳的反应林木都看在眼里,瞧着他嘴巴越张越大,竟有种在逗某动物的错觉,心里头满是笑意,也没道明真相,似真似假地继续忽悠,总算某人自个儿反应过来了。

         药丸还停留在鼻端,纳闷过后的向阳思绪回归正常,鼻子轻轻嗅了嗅,才发现这黑乎乎的小丸子味道挺不错,还带着股青草的芳香,颇有提神的功效。

         向阳挤挤鼻子,见林木微微颔首,瞬间顿悟过来:敢情这玩意儿根本就不是拿来吃的啊!亏得他还嘴巴还张得那么开,张了那么久,得了,老脸都丢尽了!

         要不是黑灯瞎火的某些细节瞅不着,否则林木一定可以看到向阳那张并不白皙的脸上燃起了一丝红意。

         见药丸闻得差不多后,林木将手撤了回来,小豆子睡得很香,吧叽了一下嘴巴,迷迷糊糊喊了句“爹爹”,而后翻了个身子抱着向阳的胳膊呼呼入睡。

         向阳轻轻动了动身子,怕等会儿行动不方便,便偷偷把胳膊挪出来,将用布包裹起来的兵器塞给小豆子继续抱着。

         屋内很安静,向阳林木两人又是清醒异常,在听到门栓喀嚓响一声后更是全身戒备。屏住呼吸,向阳从步伐中已经听出来者并非高手,冲着林木眨巴了眼,那意思“放心”。

         不知是真听出了向阳的暗号,还是林木自己也发觉来者不具威胁,两人很是默契地对视一眼,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仍旧闭眼假寐。

         来者在离床还有几步路的时候停了脚步,正在向阳犹豫该不该出手时,其中一个嘀咕了句:“不是说一个大人一个小孩么?怎么是两个大的?”

         说来也巧,向阳是背对着外面睡的,小豆子跟他挨得非常近,几乎是睡在他怀里的,被子那么一盖,就剩下个脑袋顶在外头,被向阳身形那么一挡,还真是半点都看不出来。

         林木一听到小孩,整个人都绷直了,与此同时向阳飞速一脚将其中一人踹翻在地,另一个则被他一手掐着脖子。

         林木不知从那里摸出一个毛茸茸的耳罩给小豆子戴上,顺便再将他往被窝里塞了塞,见那小小的鼓起一团看不出有人的痕迹后才起身亮了油灯。

         不甚明亮的灯火下,林木见来者不像一般偷袭或者宵小之辈那般身着夜行衣及蒙面,反倒是一袭普通壮汉的短衣打扮,心中满是疑惑,想了想微微蹙眉:这么明显的手法,会是哪位的杰作呢?

         向阳打小这事遇多了,利索得很,不需林木交代当即眼神一狠,手脚双双使劲,屋内便响到俩人急促的呼吸和不断的咳嗽声。二话不说直接将手中的那人拎了起来,因怕吵醒还在酣睡的小鬼,向阳压低声音问道,“说,究竟是谁派你们来的?”

         各行各业都有自家规矩,不透露雇主是最为基本的一条,林木见俩人畏缩着就是不开口,心下自有计较,“只要说出你们要找的是什么人,我们定放二位一条生路。”

         林木蹲下身子,直直盯着被踩在地上的那人,很是平静地说出条件,“当然,怎么选择是你们的决定,只是我家兄弟最讨厌背后耍阴下**这下三滥的手法了,一般落入他手上能全身而退的真心不多,结果如何还希望二位好好考虑!”

         音不高,平平淡淡的没啥起伏,然被抓的两人皆是感到一股寒意,不觉哆嗦了下。闻言,向阳恍然大悟,那药丸原来是解**的啊!尴尬之余泄愤地加大力道,且很配合地扯动左边嘴角哼笑了两句,大有一副“你们有种就试试”的挑衅架势。

         骨头喀喀响了几声,脆生生的,显得格外吓人,地上那人抬头一看,同伴的脸色呈灰青白色了,赶紧哀求道,“轻点!哎哟喂~轻点!我说我说!”

         “我们要找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带着一个五六岁小娃娃的年轻人。之前有人给消息说他们出现在镇上,我们哥俩找了好久才知道是住在这家客栈,可那老板是个老糊涂,自己都不清楚客人住的哪间房,我们怕惊扰到其他人才用**一间间找过来的。谁知道又找错了,唉!”偷鸡不成食把米,还碰上大麻烦了!

         “找他们做什么?” 向阳原本还想着其中或许有些误解,这下好了,真的是冲着林家父子来的了!

         “这个不清楚,只晓得那人给了我们帮主很多钱,说是想找老朋友聚一聚。”

         既然有心隐瞒,林木自是不会承认自己可能就是要找之人,不过他可不会天真到去相信有人会以这种“好心”方式来请他做客,打草惊蛇,事情不能操之过急!

         向阳接收到林木传来的无声讯息,立马松开手脚,不再理会,而后故意推着林木的肩膀往床那边走,末了,还恶狠狠地朝两人瞪眼,“看什么看,既然知道找错人了,那还不赶快滚?再敢打扰老子休息,看我不扒了你们几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