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1.现身吧
        被向阳的话噎得不行,冲出來的姑娘脸红脖子粗,半响说不出话來。林木眯着眼睛,发觉这人似乎有些眼熟,上上下下打探了一会,才发现正是那次客栈内碰上的那位:从某方面來说,这人性子是好的,坏心眼沒有,就是直了点,不带思考的,不过,本就是对立面,人再好也是枉然,道不同不相为谋。

         林木的走神向阳看在眼里,酸在心里:这木头,怎么就看着姑娘家傻眼了呢?酸味有些浓,又不好直接外漏,向阳笑眯眯地一只手搭在林木的肩膀上,半依靠着,整个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而接下來说出的话也甚是流里流气:“你说本王无礼,那你们一群人偷偷摸摸跟踪我俩夫夫,又有哪门子道理?”

         像是要把人隔离出來般,向阳特意强调了“夫夫”二字,似乎了解接下來的进程,不待给人喘息的余地,某人又接着呛声道:“想否认是吧?给个理由啊!路不是我开的,但你好端端的大路不走,偏生在草丛里钻,你若说你是正常人,别说本王夫夫了,估计我们那五岁的儿子都不会相信!”

         碰见个心细的,绝对能发现向阳话语里里里外外乱窜的火气,林木神经钝了点,倒也微微有所察觉,尤其是那些个占有性的词语接二连三,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个人感悟,林木自是沒有言明,然那微微扬着嘴角已经出卖了他的情绪:听起來仿佛有些嘚瑟,不过吧,滋味挺不赖的!

         “你想怎么样?” 沉浸在莫名滋味中的林木回过神后,正好听见那姑娘质问道,听得那叫一个满头雾水:本末倒置了吧!明明他俩才算是受害者來着,咳咳,至少表面上是这般沒错!

         “不不不,虽说我是王爷來着,不过刚刚这顶大帽子本王可是戴不起!“向阳连忙摇头,显得很不镇定,顿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定是各位误解了,现在的情况不是本王想怎么样,而是你们究竟想要本王怎么样,本王应该怎么样才不会被你们怎么样,所以,大伙儿都出來商讨一下接下來怎么样吧!”

         前半句听着有点气弱,可越到后面越发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尽管现在现身的只有一位,可向阳却仿佛在面对一群人般,连称呼都是以“众”來指,一连串的“怎么样”就跟他手中常耍着的玄铁大刀般,“嗖嗖嗖”干得利落,这人纯粹是无聊闲得慌,在耍着大伙儿玩呢!

         对此情景,林木很是怀疑:向阳这人在战场上与人拼的究竟是手上功夫还是嘴上功夫,怎么一个比一个厉害啊!怀疑之后,林木又自顾自地点头:难怪小豆子会这么黏糊他,定是嗅出了这人身上那股子说故事不打卷的劲儿!

         向阳觉得玩得差不多了,是时候收网了,慢悠悠地站稳了身子,收起笑脸,一脸严肃道:“江湖朝廷本就是一滩水,只是江湖规矩在,不危害无辜百姓,不涉及到朝廷,不危害到国家,君主与本王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就过了。可若是身为江湖人,你们自己混着黑泥巴去搅乱其他的清水,管你是水云宫还是水月宫,该清的清该除的除,到时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

         语气不重,句句都是威胁,加上运用了内功,声音传得很远,“不死战神”的话语震慑力十足。直肠子的姑娘总算意识到事态严重,急急忙忙否认:“什么水云宫,你乱说,我才不是水云宫的!我就是路过……”

         “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时间有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们要是自个儿乖乖出來,说不准真有条生路。本王手下将领多,成亲的少,若是有兴趣,撮合一下也是可以的!”这一次,是向阳的真心话,林木听出來了,可不代表其他人能明白,小姑娘脸色瞬间便得苍白。

         千呼万唤,却始终沒有等到人出來。无奈,向阳从地上拾起几颗小石子,递给林木,“看样子,姑娘家害羞得很啊!木头,你就行行好,把他们请出來吧!”毕竟姑娘们比较多,自个儿出手重了说出去不好听,木头沒啥内劲,最多砸出个苞來,不碍事!

         林木沒推脱,抓着石子,朝着各方向快速飞掷出去。天女散花的功夫他沒有,一击命中的本事倒不差,林木一扔一个准,正如向阳所料,疼是必须的,“哎呦”声响了几个,隐隐约约还伴随着几声闷哼。

         估计是前期的准备工作不够细致,林木的存在对水云宫來说,是个可以忽略不计的谜团,或者说,他代表的仅仅是七王爷儿子的养父,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而已。

         所以,当林木手中的石子一一弹出,把隐藏在四处的全部唤醒后,那傻愣愣的姑娘开始了结巴: “你……你怎么……怎么会……武功?”计划中,她们行动的依据就是吃准了林木不会武功,向阳自保的同时还得顾忌着他的安危,众人围攻,沒有不胜的道理!如今,林木这小小的露了一手,实力如何,已经不是她这个小肉脚能够想象得了的了!

         按照之前的交锋模式,向阳定会巴拉拉说一串,可惜,这一次,她预料错了。林木向阳对视一眼,耸耸肩,很是默契地回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呢?”

         “……”好歹很久之前还为之娇羞脸红过,这一刻,小姑娘的玻璃心瞬间碎得七零八落。

         其他窝着的人因被识破,一个个不再躲藏,纷纷现了身,其中一模样较为干练,年龄也看似长一些的女子拱手道:“本以为七王爷功夫了得,却不曾想,率先见识到的竟然是七王妃的厉害,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这位大姐真会说话,本王看中的人岂会有不厉害的道理,只是不知你口中所谓的名不虚传到底是传的啥玩意?我们夫夫俩表示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一路从青城跟到了京城,而后又跟着跑到这旮旯里來?” 懒得周旋,向阳直接问明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