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9.去放风
        林木的猜测不无道理,只是,在沒有验证结果之前,一切都是枉然。面具男,逃兵,水云宫,鬼宅等等,宛如一层层厚布,遮挡着最后的真相。

         每次一谈到这些无解的话題,气氛总会瞬间变得压抑。方东自觉脑袋不够活络,知道的说完后便保持沉默;林木则以前很少碰到这种情况,而且以他的能力,一时间还是无法做出判断,不知道说些什么;至于方北,性子活脱归活脱,在这些大事上却安分守已不敢放肆,这是他的原则,向阳不会强求。

         见不得所有人一副死气沉沉地样子,向阳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含糊道:“好啦好啦,想那么多干嘛?兵來将挡水來土掩,京城里头禁卫军又不是吃白饭的,赶明儿让他们忙活忙活去。”

         方东方北闻言,脸上的神色分外奇怪:“爷您开玩笑吧?让禁卫军去,打草惊蛇也不是这般玩法呀!”

         “为什么不可以?”林木困惑:他正觉得这法子不错,无需自个动手便可把事情统统推向君主,坏事不干,功劳也不抢,半点腥味都不用沾,妙极了!

         向阳摸摸鼻子,“我就随便说说而已,禁卫军的调动需要请示君主,君主虽为一国之君,能够统领天下,然按照老祖宗传下來的规矩,得先和众大臣商量后再做决策,这一商量,万一风声走漏,肯定是白忙活了。”能把“逃兵”集合在一块的人若是与朝廷沒个半点关系,这话连三岁的小娃儿都知道是假的,具体是何人,有何目的,那还得先观察观察。

         “明日帮我告假一天,说身体抱恙就不去上朝了。”向阳拍板定案,决定了明日的行程,“听说北郊的花儿都开了,我带木头放风去,你俩就别跟着了,看着心烦。”直接去北郊,向阳的计划无须多言,其他三人均是心神领会。

         一大清早,七王爷的门口就热热闹闹围着一圈人,林木跟小豆子交代着:“在家好好听话,要陪着奶奶,爹爹跟叔叔出去一下就回來。”

         小豆子不听话,闻言立马嚎啕大哭起來,这一哭,心软的可不是林木,反倒是边上站在远处观望的外人,“七王爷这是要去哪儿啊?小娃儿怎么哭得如此伤心啊?这……”

         “嘘,刚沒听说么,去北郊遛马呢!不过我猜肯定是七王爷想和七王妃呆一块,又觉得中间夹个小孩子不好,于是吧,就把小娃儿撇下,两人嘿嘿嘿……”解释的那人笑得一脸猥琐,好一个“嘿嘿嘿”,毫无意义的三个字,明明什么都沒说,偏偏大家全部懂了,一个个“哦”得意味深长,阴阳怪气。

         “可以了,把眼泪收一收。”低头跟小豆子耳语,林木把人交给步楚,老王妃拍着小豆子的背部,点点头:一切小心。

         离王爷府愈來愈远,马儿速度缓了下來,向阳打着冷颤,跟林木碎碎念着: “刚刚小豆子那一嗓子,嚎得我头皮都竖起來了,若是哪天他跟我这般哭,我绝对认输!”那哭声,那叫一个伤心欲绝,惨绝人寰,太吓人了!

         林木表示自己着实也吓到了:早上一起床,便告知小豆子今日要出门,为引起注意,需要他在门口闹点动静,小豆子很聪明,眨巴着眼睛点头。不曾想,小家伙的戏感如此之强,升缩自如啊!

         看着向阳与林木骑着马儿扬尘离去后,众人转身进门,小豆子吸了吸鼻子,哒吧着嘴巴,搂着步楚的脖子:“奶奶,叔叔坏蛋,把爹爹抢走了~”虽说刚刚的哭是假的,不过想到自己被抛下了,小娃儿心里还是不高兴。

         瞧着小豆子嘟着的嘴巴上简直可以吊起半斤猪肉,步楚笑得合不拢嘴,指了指自己,跟小豆子挤眉弄眼,“沒事沒事,小豆子不是也把叔叔的娘亲抢走了?咱们也不要他了!”

         “嗯好~咱们中午不给叔叔饭吃~”握着拳头,小豆子很生气:呜呜,有好玩的居然不带上自己,太坏了~

         步楚超级捧场:“好!就听小豆子的!中午给宝贝做好吃的,让他们吃不到流口水去。”

         边上的阿海闻言,默默不语:“忘记告诉小王爷,王爷和林少今天中午不回來吃饭了。”

         “……”边上的奴仆们一个个强忍住笑,只觉得这祖孙两个对话欢乐且温暖,而无机老人胡子抽了抽:原來不管地位身份,其实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位小顽童,竟然如此幼稚!

         扬鞭策马,沒有人烟的路上,两匹马儿并驾齐驱,虽说是有要事在身,然向阳一想到这是他第一次与林木单独出來,而且还是在林木答应嫁给他后,这滋味,心里头甭提有多乐了,一高兴,张嘴就开始吆喝,哦,不,放声高歌!至于唱得什么,乱七八糟,完全不在调上,林木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人的嗓门倍儿大,不信,看看那乱草丛中惊慌的小动物就知道!

         仰天长啸,向阳心中是舒坦了,林木表示哭笑不得:放风放风,这完全是放出去疯嘛!幸好不咬人,要不然可就遭殃了!

         向阳与林木挑了一下眉毛:“有人跟上來了。”不知是小豆子的哭声效果比较好,还是方北的八卦撒的好,來者们的速度不赖,比想象中快了点。

         林木沒有回头看,手中握着的缰绳紧了紧,明知道今日会有大事发生,仍旧是有些紧张:“是快还是慢?”

         “就让他们慢慢跟着,别掉队。”说完这句话,向阳拽着林木的手臂,嗖的一下,就把人捞过來了,“放轻松,咱们是來放风的,又不是做坏事,该紧张的是他们才对嘛!”

         胡乱的安慰之词,效果甚是理想,搂着林木的腰,向阳心满意足地吃了两块豆腐,“坐稳了!”

         不管是谁听到这话,第一反应绝对是想着,这马儿要撒开蹄子狂奔了。林木也不例外,甚至还反手揪着向阳的衣服,生怕一不小心跑快了把自己颠下去了,虽然根据某人的重视程度來说这种事儿的几率小得可怜,然以防万一总是好的。只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