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1.出风头
        请使用访问本站。说來话长的路人甲并未因此來一段长话短说.见围观之人越來越多.反而吆喝起來:“在下今日就当回说书先生.各位有话问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甚至为了让路人甲能够畅快淋漓说个尽兴.有人大手一挥.特意包下了边上的茶楼.茶水瓜果一律奉上.煞是慷慨.有非京城人士路过.见此情景.点头称赞:不愧是君主脚下.好一片热闹祥和之照.

         路人甲的故事总算拉开帷幕了.所谓的新旧不是别人.指的正是林晨和林木.碍于线索來源具体的真实名字他便用“新旧王妃”两词代替.底下看官本身先入为主已经为其身份奠定了基础.对于称呼一点都不介意.他们着急关心的是中间过程:与情爱向來沾不上边的七王爷是如何落入情网.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虏获了英雄心.当然.还有那小王爷是真是假.

         挂着卖冰糖葫芦的牌.干的却是说书人的活.当说到新王妃是名男子时.底下议论纷纷.不似其他环境的束缚.茶楼本身就是一放松闲聊之地.众人脸上除却一片讶异外.还有不解、惋惜甚至嫌弃.种种情绪毫无保留显示.

         如此反应路人甲毫不在意.摆摆手继续道:“我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可把自己给吓到了.七王爷那是什么人.那可是护国护家的英雄元帅.怎么就惦记上一个男人直言要嫁呢.”

         “是啊是啊.七王爷什么身份.好歹也要娶不是.怎么能嫁呢.”不知谁接了这么一句.嗓门不小.整个茶楼的人都听到了.诡异的是.气氛停顿了一下.居然有人开始附和起來:“对啊对啊.娶也可以嘛.干嘛非要嫁呢.”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话題的瞬间转移.路人甲心底笑开了花.脸上却哀怨地叹了一口气.“还以为就我这凡夫子猜不透七王爷的心思.原來你们跟我一样啊.”

         “此话怎讲.”路人甲的关子卖得那是相当不错.立马有聪明人嗅出了其中味道.“莫非七王爷出嫁是有其他深刻寓意.”

         “不瞒诸位.这问題我可想了好些日子才算琢磨透.若是我能遇上个肯为自己挡刀挡枪的.二话不说.让做啥都可以.更别提是咱们七王爷.那可是顶天立地重情重义有担当的大男子汉.他绝对是奔着报恩的心思去的.古有美女许英雄.现在英雄许恩人又有何不可.”

         “可报恩的方式又不是这么一种啊.”

         “的确.可惜的是人家什么都不缺.就想顾着那小娃儿.小王爷不能让那是肯定的.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便是成为一家人.我一琢磨.也是.那位新王妃不吭一声.无怨无悔照顾小王爷不说.还替七王爷挡命.性子外表皆属上层.除了是个男人并无其他不妥.”

         “情谊什么的最为动人.铁汉敌不过柔情.那般美好的人.七王爷能喜欢上不足为奇怪.再说两口子过日子不就图个和和美美.如今子嗣有了.沒啥子后顾之忧.恰好觉得人家不错.七王爷性子豪迈.是嫁是娶这等小事半点都沒放心上.”

         “可是……新王妃愿意不.”你愿意嫁.万一人家不愿意娶怎么办.末世之剑行天下

         “七王爷诚恳实在又沒半点架子.处了一段时日.自是好感顿生.新王妃不是个迂腐之人.能得到如此一人心.他有何不愿.”

         “那其他人……”王孙贵族的婚事岂是一人说了算.君主家母.哪一个都不是好交代的.

         “其他人.老王妃对现在的半子孙子那是满意得不得了.天天喜笑颜开;君主那边七王爷已承认.不过沒得到认同.暂时被留置在府.不然.你们哪能看到他们有时间出來逛啊.”路人甲摇摇头.惋惜不已.“唉.难得有情人哦.”

         “什么.留置.难道就是因为七王爷喜欢上一个男子.”一看官拍桌.为此愤愤不平.

         “怎么会这样.人家两情相悦又不犯法.难不成还得罢免不成.”另一看官皱眉批判.

         “唉.两名男子在一起本就艰难.为何还要途中添阻.真的是老天不公啊.”

         ……

         街头小巷.故事在如火如荼地进展着.向宅里老老小小听完外头的汇报.得知民众的心思渐渐在往对向林两人关系认可方向靠近.一个个颔首称赞:“故事说得不错.很有渲染力.”

         方北摸摸脸.笑得开怀.亏得他连续粘了两天小胡子.东奔西跑.嘴巴皮子说得上火了.功效若是不大那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晚上.向阳捏着信纸.哭笑不得.林木见状.随口问了句.便听到某人抱怨道:“云旭那小子说我败坏他名声.这不火急火燎让霍二送來谴责信.以弥补他受到的心灵伤害.”向阳啧啧着嘴巴:就他那心脏还脆弱.那其他人怎么活啊.明明他煽风点火玩得正乐呵呢.贪财儿子敛涩娘亲

         除了乱七八糟的谴责信外.还有一封中规中矩的亲笔写很简单.一连串人名.却把那日朝堂上个人反应全部细分为几类.朱砂标明的那几个则是重点盘查对象.

         林木经过这些时日的耳濡目染.对局势不再如昔日一知半解.顺手瞅了下.名字眼熟得很.就是内容看不懂.于是向阳的解释说:这些朱砂代表的是那些事情知道风声的;左边是强烈建议君主把我削了的;右边是为我求情的.

         很明显.向阳人缘还是不错的.求情人数占据绝大部分.至于朱砂所注.那才是重点.知道的太多.來源怎样.目的为何.这些都是值得探究的:关心过头了.可就不是好事了.

         “咱们需要做什么吗.”主动出击还是守株待兔.总该有点表示才是.林木征求着向阳的意见.哪知后者竟然咧嘴一笑:“继续溜达去.明天咱们三一起.让大伙儿见识下七王妃的风采.”风头正热.正是出门的最佳时期.这一仗一定会打得漂亮.

         林木拧眉:为何称呼是七王妃.自己才是娶的那方.怎么着也得是“七王夫”吧.不过.疑惑归疑惑.大事在前.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作者有话说家里的信号太坑爹,每次发文都得麻烦朋友,实在抱歉,今天登录了两小时总算上来了,谢谢被我骚扰的各位~也谢谢看文的亲们,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