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皇叔救命中
        请使用访问本站。一直守在门外的霍二待向阳离开后.才倾身进门.看着背着手立在窗前的主子.犹豫了片刻.在云旭抬手示意后.才道出了疑惑:“君主为何要制造那些传言.”

         “传言不好吗.本君实话实说有什么问題.”云旭贼贼地一笑.一点都不在意现在这副模样跟他的身份那是半点都不相称.

         话说.贤妃属于那种性子特别冲嘴巴儿向來不把门的.能在宫内混到妃子级别一是本身背景不错.二呢.则是云旭的纵容.觉得她单纯真实.在这勾心斗角的后宫中算是奇葩的存在.只是吧.太过真实的话有时候用另一个词语形容就是太傻.不会说话.这就造成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处于时好时坏中.极不稳定.

         前两日.恰是低谷期.恰得边上有人在嘀咕说七王爷夫夫情深.比起一般的夫妻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令人羡慕不已.然而在一个失宠的女人面前去诉说别人是有多了幸福.是一件极不正确的事.至少在性子稳不住的贤妃面前.无疑是直接点燃了鞭炮的引线.炸的稀里哗啦.

         受到刺激的贤妃.越想越生气.你看看 .人家七王爷和林木.两个大男人.一无女人二无侍妃.带着个可爱的机灵小娃儿.就那般过活着.恩恩爱爱暂且不说.单是看两人之间那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神色交流.总觉得暖洋洋的.很幸福.很羡慕.而她呢.处于嫔妃之位.虽面上风光.但实际上.君主不是她的.情爱也是一时的.就宛如水中月镜中花.不知什么时候会被打破.然后一无所有.鬼王的毒妾

         火气多了.就得往外窜.林木那天陪向阳进宫.叔侄两个是进书房商量去了.林木无聊.对政事半点兴趣都沒有.便自己在花园里溜达.很不幸直接撞上火枪口了.

         贤妃先是出言讽刺了一番.不敢说向阳.便直接拿林木开刀.林木的个性不是软柿子.任人揉捏.然念其是个女人.又是妃子.好歹算个晚辈.于是很淡定地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声不吭地继续让她闹着.

         再然后.花园里的侍卫看不下去.请了君主和七王爷过來.林木能受气不代表向阳愿意看自己宝贝被欺负.贤妃他不能动手.但是她家男人可以啊.于是乎.云旭遭殃了……

         君主被揍之事传出去对谁都不好.云旭的英明毁了不熟.还落实了向阳的罪名.可惜的是.故事仍旧流传开來.

         正如七王爷所猜测的那样:民间传诵的流言.的确是云旭的主意.霍二正是那个暗中执行命令的人.刚开始的时候很是诚惶诚恐.生怕毁了君主的面子.好在精心安排下.侧重点就是冲冠一怒.百姓们的目光大多是聚焦在七王爷与林少的情感上.谴责了几句贤妃不贤外.倒也未曾诋毁圣誉.

         只是.即使如此.霍二还是沒有弄明白这究竟唱的是哪一出.

         云旭回头.看着一脸纠结的霍二.好笑之余也微微有些心酸:身居高位.却连个知心的人都沒有.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八卦红楼

         扭头看着书房外的那株寒梅.神色淡淡道:“在你们眼里.他是云国的大元帅.是本君的臣子.可是在我心里.他是我最喜欢的小七叔.也是最疼我的小七叔.”他只是想让自己的亲人好好的.不受欺负罢了.哪怕是言语上的.走到这一步.小七叔跟小七婶已是非常不易.他只是顺水推舟.让两人能走得更远一些罢了.

         霍二听得很真切.好像明白了一些.但似乎又有地方看不透.“既是如此.为何不直接将事情跟王爷说明.反而拐弯抹角绕了这么多圈呢.“

         “这样不成了**裸地向他邀功了吗.本君可拉不下脸來.”兴许还留在刚刚叔侄两人的氛围中沒有完全抽出神來.云旭孩子气地眨眨眼.一脸理所当然.“你不觉得让皇叔自己发现朕的良苦用心会比较妥当吗.”

         然后.就看见霍二表无表情的脸上一瞬间出现了龟裂:难不成直接邀功会比跟个孩子般沒脸沒皮地撒泼打滚会更掉份儿.还有.君主您确定不是您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七王爷才终于明白您的心思了么.

         当然.这些话他打死都不敢说出口的.只是面对如此幼稚的主上.霍二顿觉老了.跟不上主子的步伐.内心严重受挫.

         看着风中凌乱的某人.得知自己又成功的当了一回骗子.云旭郁结渐退.笑得好不开心.迈着步子向外走.待走到门口时.才回头冲着还在原地郁闷的杜图丢了句:“本君逗你玩儿呢.”校花的全职男友

         然后......然后就沒有后文了.至于事情的真正缘由.也就消失在这句“逗你玩儿”中.再也无人提及.

         直到很多年后.叔侄两人饮酒畅谈无意聊起此事.云旭醉眼朦胧地冲着向阳傻笑:“小时候.最我关系最好的就是小七叔了.这个位置就是你给我的.当我成了君主.小叔成了将军成了元帅.仍旧还是在护着我.护着我的臣民.那时候我就想.我要长大.我要努力.不管别的.至少也能护着小叔一回.然后嚣张地跟你说..我不要你保护了.可是当我发现自己有能力.当我真的能帮上忙的时候.我退怯了.突然很想回到过去.回到那个小叔骂骂咧咧却不会让我吃亏的时候.所以那次才会那么......呃......异常吧.”

         感伤的情怀很少会在向阳身上起反应.此次也不例外.只见他静静地闷了一口酒.而后神清气爽地道:“想当年我回去还跟木头说了这事.他说你是在吃醋.我还沒明白.如今看來.我家木头实在是太聪明了.你居然吃小豆子的醋.哈哈~~~”

         某君一脸受教地点头:“原來那就是吃醋啊.果然不好喝.”

         =_=一旁清醒立在各角落的侍卫们顿时黑线.虽然他们不清楚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不过据酒后真言推测.该事情可以汇总成一句话:皇上陛下曾经吃过小王爷的醋.居然还被林少真相了.好吧.他们什么都沒听到.希望等皇上清醒后什么都不要记得.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