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6.同面对
        请记住本站的网址:。林木跟随方东去找步楚.结果沒跨进那道门.便已经听到一系列“呵呵咯咯嘎嘎”等千奇百怪的笑声.瞬间毛骨悚然:难怪淡定如方东都会跑得如此慌张.究竟是何方妖魔鬼这般厉害.

         如果可以选择.林木毫不犹豫觉得往回走.可惜.那只是如果.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娘亲召唤哪能不去.要走也能拉着娘一块走.

         这是林木当时的心境.当后來转告向阳.向阳再述之步楚.可沒把这两人笑得站不直腰:一是为那形象的比方.妖魔鬼怪与谄媚贵妇划等号.够逗.二嘛.则是林木的孝心难得可贵.他们高兴.

         林木进屋.笑声戛然而止.众夫人手绢掩嘴落座.眼睛却像是盯着一块肥肉般.尽管脸上笑意盈盈.然其中蕴含的其他深意如垂涎.如厌恶.如研究等等.敏锐如林木.想告诉自己沒察觉到都困难.

         一屋子人.放眼望去.唯独就他和阿海两名男子.回头找方东已早已沒了踪影.对于此景.林木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有步楚坐阵招手让他站于身侧.原是想木着一张脸坚持到最后的.结果步楚拍拍他的手示意放心沒事.他才微扬起嘴角心态平和地面对这一切:论地位.自个这边才是主人.有何畏惧.

         林木放松下來找到最常状态.步楚满意地点点头.扫视在场之人.笑道:“承蒙诸位看得起.这位便是吾儿林木.小子生性实在.不善言辞.不闻窗外事.如果不周.还望见谅.”

         众夫人无一不是冲着“七王妃”而來.來的目的那更是简单不过.巴结才是王道.步楚一番话.滴水不漏.承认林木身份却又替他摆脱了麻烦.美中不足的是.嘴巴上的马屁巴结那是不要钱的.

         “老王妃您说的是哪儿话啊.七王爷顶天立地盖世英雄.七王妃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与七王爷那可是天作之合.天赐良缘啊.”一手上挂了好几个金圈圈的贵妇人甩着手绢儿.圈儿叮当当响儿.话儿顺溜溜转儿.生怕人家不晓得她会用词似的.那成语是一个接一个.甚是活络.

         旁人沒敢反驳.顶多是点点头捂嘴笑笑.至于当事人.倘若向阳在场.听到这番称赞估计得当场拍手称赞.然现在面对的是林木.对于这摸不着门边儿听着就花里胡哨的夸奖.单是听着他就觉得别扭.尤其是那贵妇人一双吊眼飞的老高.一个劲儿打量着.完全沒半点真诚.

         “侯爷夫人可真会说话.姻缘天注定.这是他们的福分.”步楚搭着话.一边替林木解释來者身份.

         之前的小册子对朝廷的官员进行过分析.林木大抵心中有了规划.只是沒见过人.一时对不上号.今日随着向阳打了大半天酱油.两人嘀嘀咕咕算是收货颇为丰厚.如今再听到这人是侯爷夫人.一瞬间就给其贴上标签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夫妻两人的性子还真是相似的很啊.

         客套话林木未语.仅是稍稍颔首唤了一句.并未太多热络.对此.步楚甚是满意. 按照向阳的地位.林木跟着顺也势水涨.对这些个夫人那只有低头俯视的份.趾高气昂的事情做不來.不能做.但维护自身的地位.将界限标示清楚.这是刻不容缓的.不冷不热便是最佳的状态.

         随着步楚有意无意的介绍.來的一群人几乎个个露面了.各中牵扯林木根据夫人们表情话语大致将其有了分类.

         任凭來者随意言语.好一阵纷扰过后.步楚抚上额头.“小木.娘累了.扶我回去歇息吧.”再然后.送客.清场.

         “看清了吗.”林木扶着步楚慢慢往向宅走去.途中.步楚如是问道.

         林木点头.应该算是揣摩明白了.如果说男人官场上的纷争是沒有硝烟的.那么他们背后女人们的战争就是笑里藏刀型的.挂着和善的面容.暗地里戳來戳去.即使是伤痕累累.也要笑得漂亮.

         关于这点.林木算是充分理解了.事情的原因很简单.仅仅是某位夫人拿出的一件礼品..一尊玉佛.有人明明眼中欣羡不已.却因丈夫阵营不同.只得出口诋毁.诋毁还不要紧.得讲究步骤.表面上先称赞一番.然后.哎呀.这个怎么会是这样.这样不好.不纯粹.不漂亮.哎呀.那儿有怎么了……

         于是乎.批判过后一无所剩.而边上的其他人.看热闹的看热闹.帮这个帮那个.无非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再然后.两人纷纷咬牙切齿.看架势一副争执不休的样子.到头來.却是姐妹相称.若不是情绪隐藏得不够彻底.几乎都能以假乱真迷惑众人了.

         “有的事情不是逃避能解决的.既然决定携手.还需共同面对.”步楚交代林木.“可能会很辛苦.你要接触到很多那是不适合你的世界.娘希望你能坚持.你们能好好的.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

         “知道的.娘.放心.”林木点头保证.“不会后悔的.我也会努力学习的.”

         那厢丁侯求见.向阳漫不经心地游荡过去.王爷谱儿摆得十成十.就听那人一个劲地说.至于内容么.向阳掏掏耳朵.若不是是在说木头与自己的好话.估计就直接送客了.即使现在也很想踹人來着.

         “七王爷放心.有些人不识趣.不赞成您和七王妃的婚事.但微臣一颗心那是十足十向着您的.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提便是.下官一定尽全力.”

         什么尽力.狗屁.明显是來告状的嘛.这么隐晦干嘛.爷可听不懂.某人心底暗暗讽刺道.且待他说完后连连说了三个很好.丁侯以为这话拍个正着.听到后半截才知道.很不巧拍在马蹄子上了.向阳笑眯眯地说了一句:“本王现沒什么吩咐.你回去吃饭吧.”

         光明正大的赶人.估计也只有向阳这脾气会如此说道了.丁侯憋了一口闷气.却又发作不得.强颜欢笑.只得顺其自然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