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8章 十年规划
        要说这班合老太师,实是楚国极为神秘、又极有权威之人,他是楚国唯一一位不是楚室公族的贵族,却比其他贵族更有份量。

         他来自中原,乃是庶民出身,却见多识广、学识渊源;初年来楚时,被一心想学习中原文化的霄敖看中,尊为师长;现今又受楚霄敖委托,为太子熊眴以及其他众公子传授中原文化,是为太师。本来他先前也曾教习过芈通,后来却因芈通突然犯傻,成了痴呆,之后才断了这师徒名份。

         他的话语,份量自然够重,平常就连楚霄敖也礼让三分,更别提其他人了。他的提议,芈通也没有反对。芈通要的只是楚霄敖手上的那柄黄金剑,至于其他的,他也懒得管;但是罚嘛,无非就是幽禁几个月,难道身为楚霄敖的父敖,还真的把他给杀了不成?

         果不其然,楚霄敖立马便采用了班合老太师的建议。奖照奖,黄金剑与那封地依然有效;不过,罚也照罚,在楚国对权国作战期间,芈通禁足。而且,还要看这楚权之战的结果,如果是对权国之战取胜,那便是祭天台之功,取消禁足,再另行封赏;如果是对权国作战失败,那便是芈通破坏“金祖”之过,处罚,自也是严厉……总之,芈通的命运,一下子便跟这场战争联系了起来。

         芈通想想就来气,这国与国之战,拼的就是实力,与这祭天台、金祖又有什么干系?顶多就是鼓舞一下士气。可是此时人们迷信,更别提祭祀文化如此盛行的楚国了。

         哎,禁足就禁足吧。来到这个世界,只想着早点寻找到和氏璧,以完成自己的宏愿;却也没有好好规划一番,这下禁足倒有时间好好考虑一下了。

         在这个环境迥异、生产落后、尔虞我诈的大争之世,如何生存?仿佛才是他要考虑的第一要素。否则还没等到他寻找到和氏璧,就先行毙命了也不无可知,哪怕他是君敖之公子也不行……

         卞和现在还是毛孩,要等他长大还有十年,这十年的时间他总不能死守着卞和吧?他要生存,他要资本,他要在卞和第一次献玉时,就得到和氏璧!

         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他要培养自己的亲信,就像公输虔一样。这次虽然自己遭受到禁足,但是公输虔却已被提拔为荆山司城大夫了,对他自是感激不尽、诚心拜服。不过仅仅只有一个公输虔不行,他还要培养更多,不然像今天这般境地,都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说话,还受一群老匹夫欺负。

         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他还要培养一批玉工,不然到时卞和来献玉的时候,竟连一个懂玉的人都没有,岂不笑话?而且,如果那卞和还献不出玉来,或者卞和就是一个不懂玉的庸才,他大可以让这批玉工时常去提点一下卞和,或者就让这些玉工自己寻找……

         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他倒还可以考察一下民情文化,他本是考古专业的学生,所谓考古并不是挖文物,而应该是透过文物来考究当时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此时他倒可以亲切的体察了……

         总之,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办。既然要见到和氏璧,又岂会那么简简单单。他要时刻准备着,以免到时候和氏璧突然现世,他却因太仓促而准备不及。

         想了这些,芈通便又回到了眼前的事情上来了。如今他遭到禁足,命运又与这场楚权之间的战争息息相连……而芈通知道,这权国虽小,实力却不弱。历史上楚国曾多次发动战争,都没有灭掉权国,只直到后来的他——楚武王三十八年才完成,灭权置县,创造了惊人之举,中华第一县嘛!看来此战,楚国并无能占到什么便宜。

         此战是由当今太子,官拜莫敖之位的熊眴领兵,也便是芈通的大哥,楚室长公子、嫡出,君位继承人!拜为大将军,统兵三万,从陆路出发;老太师为副将,领兵一万,从丹江顺流而下。对权国形成合围之势,实是志在必得。

         按实力来说,楚国这一战是完全可以取胜的,可是历史上以少胜多的案例比比皆是,战争没打完,谁也没有把握言胜。可惜他现在遭到了禁足,不然他倒可以前去打探一下战场,看看双方兵力都铺排到什么地步了……如今,他却只能在此穷担心……

         只是屋外的雨,自从那天登上雷公岭检验祭天台之后,至今已有十二天了,却从来没有停过……

         “公子,公子,不好了!”突然,一个尖叫声从屋外传来,直吓得微有些睡意的芈通立马坐直了身子。

         “何事?”眉头微皱,略带不快的问道。

         “启禀公子,楚国对权国之战,太子带领三万人马从陆路进发,却因近日连降大雨,被迫困于绞马岗,前后无路,动弹不得。敖上此刻正在宫廷发怒,更有众大夫挑唆,说此战本应顺利,却是因公子破坏了镇国之宝‘金祖’,得罪了先祖,才导致天降大雨的,于战事不利,全怪公子……”

         “噗!”芈通听了气得只想踹门,这天要下雨、娘要家人的事情都能怪我?按照芈通知道的后世节气,此时乃是春夏之交,江汉楚国一带正是梅雨季节,下个十天八天的连阴雨再平常不过了,直娘贼的竟然怪我炼制了金祖?这可真是没文化、真可怕啊!

         可是此时光生气也没有用,得想办法。只是此时他正遭受禁足,分身乏术,并不能亲临战场;不过此刻就是他能亲临战场,恐怕也改变不了战场上的颓势。

         “兵力不能到位,阵势不能排布,优势不能发挥,却给守城方带了极大的好处!”芈通默默想着。望望天空,雨势依然淅淅沥沥,并没停止的意思,看这架势,恐怕还得下个十来天不得晴。雨水充足,那从水路进军的老太师恐怕也是孤军深入险境了。

         芈通知道,军事如若再不利,父敖心情肯定不会好,再加上那些小人唆使,难免会不怪罪自己了。

         “看来父敖很快便会召见我了。只是这办法哪是说想就想的出来啊!想办法,想办法,可是这雨水……咦……这水?”芈通语速越来越慢,默默的凝视着屋外的雨。

         “对,这水,就用这水……就用它了……”芈通突然狂喜,同时欢喜的对来人道:“来人,快快给我把公输虔大夫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