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8章 似有所悟
        “呵呵,青刻大师过誉了,通确实没有看出来。先前迟疑,正是犹豫不决,并非看出来不说啊!”芈通微微笑道,以打消众人的顾虑。此时他还是低调的好,毕竟他还需要借助青刻大师的辩玉大能;他可不敢在青刻大师的面前托大,以给他不好的印象。再说他先前确实怀疑过那石头并非璞玉,但却也不敢十分确定,没看出来却也算是真的。

         青刻大师听了,也是呵呵一笑,并未太过较真。众人也是跟着笑了起来,虽有讥笑成分,却也缓和了气氛。

         正值此时,斗府下人已经来报:“酒菜已经安排好了,请诸位大人入席享用”。

         斗伯比便顺势将众人请了进去。

         按次坐好。芈通年龄虽然不大,却是楚君次子,位次较高,仅排在斗伯比的主位之侧,也算给足他面子。

         斗伯比首先举杯,一一敬向在座各位,所述之言也尽是一些客道之词,气氛还算融洽。

         酒过三巡,众人都有些酒劲上头,才开始慢慢寒暄议论起来……

         一些人对于芈通的君候次子身份,多少还有些敬畏,又不明其与太子的利害关系,便也对芈通治建祭天台、防止瘟疫等等“丰功伟绩”大加称赞。

         芈通也只是点头应诺,未置可否,实是敷衍了事。因为他此来拜访斗伯比,真正的意图便是想寻得斗伯比的支持。此时他正想找个空当跟他这个小叔公小声攀谈几句,也好了解一下他的意思;毕竟座位相邻,机会难得。

         “小叔公,这爵就由通来敬你,谢你款待!”终得一空当,芈通赶紧端起酒樽,敬向斗伯比。

         斗伯比比芈通只大一岁,身高比芈通还矮上半个头,但面相举止却老成得多;特别是他那双精明的小眼睛,视乎能够洞空一切,什么也逃离不过。对于芈通来意,他可能早就猜到了。只微微一笑,举起酒樽,便一饮而尽。才缓缓地道:“公子大可不必这么客道,再怎么说吾俩都是楚之王室一族。伯比平身所愿,便是楚国的强大,为此公子近来的所作所为,为楚国做出的贡献,伯比也是看在眼里的。不过,有些事情乃是时势造就,天命不可违的,伯比是不会答应别人为了争名逐利,而让楚国大乱的。”

         芈通听了,心中暗忖:这斗伯比到底是什么意思?争名逐利、楚国大乱,这到底是说的自己,还是在说太子啊?时势造就、天命不可违,是说现在时间晚了么,太子继承君位已成既定事实?

         正在想着,却听斗伯比突然放高了声调,面向全场说道:“今日琢玉,让伯比明白一个道理。那便是,真正的宝玉,是不会太过显露锋芒的。像今日这块玉,生在石头之中,却全部显现出来,几乎占据了此石的一面,却终不堪重用,经玉工雕琢之后,却成了一堆废石。”

         “是啊,是啊!”不明所以的众臣附声迎合道。

         芈通知道这是斗伯比暗喻他,是叫他低调一点、不要太过锋芒毕露吗?也是,毕竟现如今太子势大,即便有他斗伯比的支持,恐怕也还不是太子的对手。他斗伯比虽然官居咸尹之职,对所有上奏的的谏言都有统纳之权;又司命右司马,统辖一支军队,负责防卫楚国都城丹阳周边。但太子加上太师的军队,足占了整个楚国的八成;更为主要的是,他的父敖熊坎中意太子,欲让太子继承君位。实是天意难违……

         故此,像斗伯比这么精明之人,自然能够看通此理!虽然他可能也对太子熊眴发动“窑洞惨案”有些意见,但毕竟没有出现大的混乱,比起芈通要争夺太子之位、发起党派之争,危险系数确实要小得多。在他的心里,只要楚国不乱,继续发展壮大才是真理,至于是不是有德之人当这个楚国君敖,他倒不管。

         芈通似乎略有所悟,光就眼前的形式,任谁也不会光明正大的挑战太子的权威。更何况不愿看到楚国发生内*乱的斗伯比!

         斗伯比说着,又是一阵呵呵大笑,继续道:“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是宝玉,还是待在石头里得好。真正的宝玉,当遇到真正的琢玉大师时,自然会显现出来,而不必担心会被埋没。免得时势不对,被一些不识货的玉工给破坏糟蹋了,那可就坏了……公子说是也不是?”

         “呃!”芈通吃了一惊,没有想到斗伯比会突然问向自己。只得连忙点头称是。

         只是斗伯比的这种表态,等于明摆着告诉芈通,就目前的形势,他是不可能站到他这边的。或许他还会像以前那样,谁也不挨着,保持独立。

         芈通的心里未免有些失落。不过斗伯比这些话也不无道理。目前他这方实力较差,跟太子争斗,无疑于以卵击石,胜算自然不大。在这种情况下,他越表现的突出,却越会招来太子的嫉妒。还是不要锋芒毕露的好,是块宝玉,迟早会被人开采出来的,又着什么急呢……

         只不过芈通的这些想法,都是藏在心里,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酒席之上,又是挨个敬酒,芈通自然也不生分,而且还特别找“青刻大师”多喝了几杯。

         青刻大师似乎对芈通也是另眼相看,并答应了芈通要求,说是将来若有时间,定将到芈通府上登门拜访,以研究琢玉之学……

         芈通自然欣喜,也算不是一无所获。

         直到傍晚,酒席才算结束,众人也皆陆续离席。芈通也觉得不好再在此逗留,也便起身告辞。

         斗伯比并没有刻意相留,只和芈通略微寒暄两声,也算礼节。

         完毕,芈通便带着庸小,出了斗府大门。

         一路清风,吹着略有醉意的芈通,更加的迷糊。只在行至一条偏僻的街巷时,却感觉后方有人追来。

         庸小自然早就察觉到了,愣是横在来人与芈通之间,做好了防范之势。

         当芈通慢慢回转过身,看清来人脸庞,才知是虚惊一场。这来人,正是斗府的管家。

         芈通微微邹了邹眉头,不知何意,正欲开口,却听斗府管家已然说道:

         “刚才公子走得急,有件礼物都没有来得及给公子,此刻我家主人命我送来,请公子收下!”

         芈通点了点头,知道这是惯例。按照周礼,去往长辈家拜访,必须要带些礼物,只是在回来时,对方自然也会进行还礼,正所谓礼尚往来嘛。先去他芈通带去了一张虎皮,此时离开,接到回礼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想着便命庸小接过礼物,是一个小木盒子,至于木盒子里装着的是何物,却又不知。芈通想总不能当着人家的面打开这木盒子吧。只得又对管家施了一通礼,让其谢过咸尹大人。

         斗府管家停顿了片刻,见四下无人,才又对芈通说道:“我家主人还有两句话让我代传给公子,就是说目前形势虽对公子不利,但公子切不可沉沦消极;对楚国有利之事,公子还是要多担待一些。并建议公子还是离开都城丹阳的好,毕竟公子现在都城的府邸,是楚国王宫的一角,若是将来新君即位,公子就不好再在那里居住了。以至到那时手足无措,还不如现在离开,提前准备。所幸公子前不久得到了五十里封地,公子何不去往自己的封地,好好经营一番,也算进可攻、退可守……”

         芈通听了,顿时茅塞顿开。的确,待在这楚都丹阳城中,就像是被禁锢了双脚,稍有点小动作,便会被人知晓;只有回到了自己的封地,那才是野马脱缰、蛟龙入水。因为对于此时分封制的王朝,自己的封地可以完全由自己做主,可以在自己的领地里设置宗庙、国器,招募自己的军队私兵。只要按时向国纳贡,便不会有人管你。等到实力大了,就任谁也管不了了。就像如今的各个诸侯国与周王朝一样;周王朝身为天子,却还得看各大诸侯国的颜色行事,在一些大的事件上,还要派出使者出席,表面说是嘉奖,实则是讨好巴结。

         也是,只有自己手中有兵有权,才不会受制于人。凭着自己后世的见识,他就不相信治理不好一个小小的荆山。

         芈通想着,再次向斗府管家行了一礼,并委托他向斗伯比致谢。斗府管家微微一笑,抱拳还礼,便转身匆匆离去。

         待其走远,芈通才缓缓回过神来,同时打开庸小手上的礼盒。只见里面竟是夹杂着几片碎玉的碎石,正是白天雕琢的那块废玉!

         芈通见着,嘿嘿一笑,想来这斗伯比还挺有意思的,竟送了这么一个礼物,算是给他的警醒吗?也好,那就收下吧,毕竟人家也是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