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发飙
        判断了一下子弹打过来的方向,萧天恒拉着韩凌跑进了不远处的咖啡馆。刚才的枪声不大,是加装了消音器的小口径狙击步枪。十多米开外的咖啡馆里根本没有受到影响,只是听到响声乱了一下。毕竟,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帝都,谁会想到有人当街放冷枪?从速度、方位和频率上来看,枪手显然是不想要两人的性命,只想给他们一个警告。

         萧天恒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种情况下,即使是见多识广身经百战的他也有些后怕。没带保镖真得是个失误的决策。毕竟,子弹是不长眼睛的。

         “你还好吧?”

         惊魂未定的韩凌不停的拍打着胸口。生平第一次目睹了“枪战”现场。想来,无职无权又没钱的自己显然是受了萧家兄弟的连累。枪手们的目标应该是萧天恒。一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若不是萧天策把自己抓来软禁并以家人和朋友的性命相逼,自己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卷进这桩豪门恩怨里?被当成报复、仇杀的靶子?!像自己这种不入流的小人物,平白无故被刺杀的可能几乎为零。因为没必要嘛。难道杀手不要钱,子弹不要钱吗?!

         “好你个头啊!差点就被打成筛子了!都怪你!”韩凌白着脸,眉毛都拧成一个疙瘩了。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胆子大的人。和同龄的男生比起来,他的胆子不说最小吧,但也不算很大。恐怖片什么的,他很少看,怕晚上睡不着或者做噩梦。好莱坞那些惊险动作片韩凌也很少看,尽管制作很精良场面很宏大,内容也堪称精彩,但是韩凌觉得心脏超负荷像坐过山车一样。

         这是一个人经历过危险后的正常反应,虽然萧天恒不喜欢,但是他没有为自己辩解也没有反驳韩凌。他招手唤来服务员给自己和韩凌各要了一杯饮料。由于口味的关系他要了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给韩凌要的是一杯甜牛奶。其实他本来也想给韩凌要杯咖啡来着,可是韩凌说咖啡伤胃,就换成了牛奶。

         “你喜欢的甜牛奶,快趁热喝了吧。”萧天恒将玻璃杯往韩凌的面前推了推。滚烫的牛奶在玻璃杯壁上留下了薄薄的一层水汽。韩凌无聊的搅动着勺子,目光漂移到了窗外。他在等常胜。此时韩凌的心里是极端矛盾的。一方面,他希望赶快见到常胜;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常胜来。这里刚刚有人放冷枪,想来已经是十分不安全的了。如果常胜此时来了,会不会陷入危险里?

         见韩凌没动,萧天恒有些不悦:“你怎么不喝啊?牛奶有镇静和安神的作用,你刚刚不是吓着了嘛,现在喝起来正好。赶快趁热喝!”

         韩凌不以为意的撇撇嘴,道:“你比我妈还啰嗦。我妈都不这么管我。”

         萧天恒听了气得直翻白眼。这都什么和什么啊。真不明白,这样胆子小、没见识、样貌普通家世平平、说话做事又极不靠谱的人怎么入得了堂哥萧天策的眼。他不是一向眼光很高,很挑剔的嘛?!怎么这会转性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总之,萧天恒是郁闷了。

         两人正互看不顺眼间,萧天恒的电话响了。接起来一看,是萧天策打来的。成熟浑厚略微低沉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却也听不出喜怒:“你们俩现在马上坐车回家来。门口有一辆白色的尼桑,是我派过去的,你们俩赶紧上车别废话。具体的回到家里我自会和你们解释。”临了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韩凌不愿意你就跟他说,常胜现在就在我这里,如果不想他出事就乖乖的。”

         萧天策料的果然没错。一提到走,韩凌不干了。

         “刚来就走啊?小胜子人还没到呢!如果实在要走就你一个人走好了。反正,杀手的目标又不会是我。你走了,我反倒很安全。”韩凌坐着那地方没动,手里还握着尚有余温的牛奶杯子。摆明了一副“绝不撤退”的样子。

         萧天恒没来由的一阵头疼,把刚刚萧天策的那番话复述给他:“我哥刚刚说了。你不愿意走没关系。常胜现在就在我哥那儿‘做客’呢。如果不想他出事你就乖乖的听我的话,跟我走。”当然了,后面半句是他自己加的。原因和意图嘛,自然不言而喻。

         这话果然奏效。韩凌咬了咬牙,起身跟了出来。可是在心里,他已经把萧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祖祖辈辈都给集体“问候”了一遍。并且,将萧天策拖出去杀掉一百遍啊一百遍。他太缺德了,就会威胁人。可是不得不承认,韩凌还就吃他这一套。也许只是个威胁,即便自己不乖乖听话萧天策他也不会对常胜采取什么不良措施。只是,他赌不起。一想到最好的朋友会有危险,韩凌的心里就像被电击过似的一阵难受。仿佛,有危险的那个是自己一样。对常胜亦然,对洋子也是如此。

         打蛇打七寸。不得不承认,萧天策很会抓人弱点。

         白色的尼桑内部空间很大,明显经过了一系列的改装。中间的座椅被移了出去,换上了紫檀木雕花的三脚酒柜。环绕立体声设备,42寸的超打液晶显示屏。内置日本最新技术的蓝光电视卡,可以接收到全球34个国家的电视节目。后排两张宽大可调式航空座椅,采用当今最先进的工艺全部手工缝制完成。人坐在上面,其舒适程度不亚于飞机的头等舱。

         这些还都是看得见的改动,还有一些是看不见的改动。比如说发动机、导航仪等。以萧天策的身份性格和品位,这台尼桑实在是太过于寒酸了。可是,萧天策不是傻子,能把它派来接萧天恒自然有他的道理。韩凌不想想,也懒得去想。

         一路上他窝在座位里把头扭向窗外看风景,一个字都没有和萧天恒说。一是他实在不想搭理他。另外一个原因却是,他在脑海中酝酿着,待会见了萧天策该怎么说服他,让他放人。他应该不会对常胜采取什么极端手段吧?想想就觉得身上冒凉气。萧天策那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什么事情他都干得出来。而且这个臭无赖臭流氓十分有权势,想要弄死自己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通往萧园的盘山公路虽然崎岖,但是车开的很平稳,几乎可以算上是如履平地了。今日的萧园加了三倍的岗哨,有穿着黑衣的保镖牵着警犬在别墅周围走来走去。

         萧园位于山顶,当初兴建的时候,萧家便出资从政府手里买了整座山。当时还刚刚改革开放不久,帝都的地价相对便宜。可以说是用买白菜的价格买了一颗钻石。萧家开始只是买了一座山,后来萧园扩大规模,又将方圆十几里的区域买了下来。请了德国的设计师担纲设计,还从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请来了国际闻名的风水大师来看风水。因为风水先生的建议,萧家特意将大门安放在了半山腰上。安装了高级监控系统,并安排人把手。无论是车辆还是行人,没有萧家的通行证一律不准进入。

         正因为如此,萧园越发的显得孤立以及阴森。这是韩凌第一次到这里就感觉到了的。果然是:高楼底下有阴影,霓虹灯下有血泪。虽然金碧辉煌仆人众多,可是韩凌不喜欢,想要快点逃离。

         “萧天策,你给我出来!你把常胜藏哪去了?你快把人交出来,你若敢对他做什么,我绝对跟你拼命!”一进门,韩凌就大嚷着。声音之大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有“面瘫”之称的管家郑太太都受不了了,微微皱起了眉头。

         “凌少,老板在二楼小会客厅正在会见重要客人,请您稍等一下。厨房已经准备好了午饭,是您喜欢的淮扬菜。请问,现在开饭吗,还是您休息下再用?”不愧是受过专业系统培训的高级管家,说起话来礼貌周到不卑不亢。

         韩凌现在哪有心思吃饭啊?再说,刚刚吃过早饭不超过三小时,他根本就不饿。他知道,郑太太这么做一定是萧天策授意的。故意拖着他。什么叫会见重要客人?他什么时候在家里会见过客人,还是重要的客人?借口!都TMD是借口!

         “我不想吃,你上去叫萧天策下来。五分钟内,我要看到他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会冲上去找他。到时候冲撞了什么‘重要客人’可别怪我!”韩凌这个人随和惯了,跟谁说话都是轻轻的。但是,这样的人一旦凶起来还挺可怕的。瞪着眼睛,每一个字都讲得很用力。不是吵架不是咆哮,但是却给人一种绝对威严不可侵犯的感觉。连阅人无数的郑太太都被他这一举动惊住了。

         见她不动,韩凌挑起了细长的眉,“你不去是吗?没关系,我去!”说着转身要上楼,刚走了几步忽听头顶有人说话:“韩凌,你找我是吧?不用这么费事,我已经来了。”边说边往下走,韩凌抬头一看,正是萧天策。而他身后跟着的却是已经多日不见的常胜。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了诸位亲亲,开学初期事情繁忙加之我自己的一些私人事情所以到现在才来更新,真是该打。。顶锅盖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