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突变(下)
        韩凌在车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萧天恒聊着,可是心已经飞到了不远处的那家小小的咖啡馆中。他希望时间过得快点,再快一点。最好现在就到十点,可以离开这辆憋屈的车去和自己的好友会和。

         一想到常胜,韩凌的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认识他这么久了,还真不知道他对自己存着的是那样的心思。一直以为两人只是谈得来能够互相扶持互相关心的知己好友。他和常胜同岁,论生日,双鱼座的常胜比韩凌大上几个月。虽然只有几个月,可是常胜十分有兄长风范。一直以来,都是他照顾韩凌,替韩凌出头。

         韩凌是个早产儿,再加上他妈妈怀他的时候吃不好睡不好一路颠沛流离缺乏营养和休息。所以他八个多月出生,体重竟然不足4斤,连指甲都没有。因为先天不足的关系,韩凌从小便身体虚弱,总是生病还长不高。由于个头矮小身体单薄又长得清秀斯文,被当做了女孩子在秃小子盛行的小区幼儿园里到是颇受欢迎。上了小学以后,韩凌虽然不如以前在幼儿园时受欢迎,但也平平安安的没什么波兰。到了初中,情况却急转直下。

         因为男生女相再加上韩妈妈大家出身,对儿子的各方面举止都要求有礼且优雅。韩凌和那些满地打滚上蹿下跳的男孩们不能打成一片。他独来独往没有伙伴,于是逐渐被男生们所孤立。班里有几个调皮捣蛋的还站出来欺负韩凌,要扒开他的衣服看看到底是男是女。内个时候的韩凌远没有现在这么坚强,遇到这样的情况当然害怕极了,为了躲避他甚至一连几天都不来上学。韩家父母几次找到学校,都没怎么奏效。那些“坏孩子”被教育了以后,转头又开始欺负韩凌,而且是变本加厉。到了初一下学期的时候,韩凌彻底被班级同学给边缘化了。起立的时候椅子被挪走,书包被扔进垃圾箱,午睡的时候被满脸画乌龟……

         直到,有一天班里从外校转来了一个麦色皮肤细高个子的男生才有了转机。常胜这一生最喜欢打抱不平,他个子比班里的男生们都高一截又从小有散打的基础,收拾一帮只会咋咋呼呼的“纸老虎”那是完全不在话下的。当他把班里经常欺负韩凌的那个叫赵晓琥的给打倒在地的时候,就注定了两人缘分的开始。自那以后,二人形影不离。常胜就像韩凌的保镖一样,护着他上学送他放学。又像小老师似的给韩凌解决难题。有了他的“保护”,不仅班里,连整个学校也没有人敢欺负韩凌。韩凌平平安安啊的度过了他的初中三年生活顺利的考取了市里的重点高中。

         上高中以后,由于考的学校不同,每个学校的规章制度也不同。常胜上了制度严格封闭式管理的省重点高中。而韩凌以十三分之差与省重点擦身而过,上了离家不远的一所市重点。虽然在一座城市,见面的次数却不多。但二人一直保持联系。

         认识常胜近十年,这差不多十年的光景里,心里脑海里回忆里到处都是常胜的影子。他帮自己补习功课,他陪自己去书店买书,他和自己一起吃路边摊……对于韩凌来说,洋子是他的好朋友,也仅仅是好的朋友。可是常胜呢,常胜是什么?仅仅只是好朋友吗?韩凌有些说不清楚。常胜之于他已经这么复杂,那他对常胜来说被爱慕着也未可知。

         “我说韩凌,你和我哥之间到底怎么回事,你俩是啥关系啊?”驾驶室里的萧天恒忽然问道。韩凌被他问得一愣。和萧天策还能有什么关系,仇人的关系呗?!只是对着萧天恒不能这么说。他想了想,反问萧天恒:“你看呢,你看我和你哥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你不是学法律的嘛,是未来咱们国家有名的大律师。律师的眼睛都毒得很,你猜猜看吧。”韩凌想了半天没有合适的说辞,只好把这皮球又踢还给萧天恒。他抱着的是拖的心态,能拖延到多久就拖到多久。然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萧天恒上下左右里里外外把韩凌看了个遍,脸上、嘴角带着那种十分诡异的笑容。让韩凌有种正被“视||奸”的错觉,看得韩凌毛骨悚然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喂!你不说话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还是怎么的?”说着还伸手在脸上划拉了几下,也没什么异物啊。

         萧天策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歪着头看着韩凌,“韩凌,是你让我猜的。我如果猜得不对,或者说了什么你不喜欢听的话你可别发火。咱们可是丑话说在头里。”

         韩凌瞪了他一眼,“行啊,你说吧,我不发火。”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猜法儿!横竖反正猜来猜去不过就那么几种说法,就不知道,他会猜哪种了。

         萧天恒看了看韩凌迟疑了一会才说:“我猜你和我哥是情人的关系。我哥是你男人。”

         “放屁!放你娘的狗臭屁!”韩凌一把推开萧天恒开了车门就想下车。萧天恒顾不得疼一把把韩凌拽住,反手关上了车门。

         “不是说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发火的吗?是你让我猜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说着拽过安全带给韩凌系好,右手悄悄的将遥控防盗锁按钮给按了下来。这辆车刚买来的时候便经过了改装,玻璃全部换成了防弹玻璃。加装了全球定位、卫星电话。这个遥控防盗锁全程指纹控制,是萧天策特意命人为弟弟加装的。当然,是出于对他安全负责的考虑。萧天恒不喜欢出门带保镖,他觉得保镖像木头桩子似的,带着无论干什么都会有束手束脚的感觉。

         “萧天恒,你放开我!你这么做和你那变态哥哥又有什么两样?!赶快放开我,不然我和你没完!识相的就快放我下去。”韩凌一手去开车门一手捶打玻璃,可车门和玻璃都纹丝不动。一看就知道是萧天恒在里面做了手脚。

         不管韩凌如何叫骂如何挣扎,萧天恒理都不理。终于到了十点一刻,咖啡馆的大门被打开,服务员们里出外进的将招牌什么的摆好,挂出了写着“开始营业”几个粉笔字的黑板。韩凌再也坐不住了,一把拉过萧天恒的衣服领子,质问:“不是说等到咖啡馆开门我就可以进去了吗?你看,现在咖啡馆都已经开门了,你也该兑现你的承诺,让我进去了吧?你刚刚还说我说话不算话,我看,你才是说话不算话。你TMD就是个小人你知道吗?!不仅是小人还是个只会溜须拍马的狗腿子。”韩凌骂得那叫一个爽。

         萧天恒一看不能再拖下去了,只好亲自为韩凌打开了车门准备送他进咖啡馆。边走还边关照他,完事一定要给自己打电话,好来接他。韩凌被弄得烦不胜烦,只是敷衍的“嗯”着,心早就飞进了咖啡馆。从巷子口到咖啡馆有大概400米的路,刚走了一半还没等走到门口,萧天恒忽然一声大喝:“韩凌,危险,快趴下!”随后便飞扑过来压在了韩凌的身上。紧接着,两颗子弹擦着头顶飞过,钉入了十米开外的居民楼外墙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韩凌做梦也没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在堂堂帝都,竟有人手里有枪并且敢当街开枪。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

         作者有话要说:BW们都木有大咪咪和小*~

         关于内个盒子咖啡馆,某狐两年多以前曾经去过。印象最深的是里面的电影,当时放的好像是《十七岁的单车》。如今时过境迁,也不知道那家咖啡馆还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