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收心与婚姻
        萧延已经失踪超过24小时了,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萧天策把能调动的暗卫都调去找儿子了可还是没有什么头绪。这人仿佛人间蒸发般杳无音讯。可是这太不符合常理了。鸟儿飞还得有个影儿呢,何况萧延是个大活人呢。到底他去了哪里,或者被什么人给挟持走了?如果是绑架的话这时候也应该收到绑匪的电话了。

         最后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萧天策决定亲自去趟香港去找儿子。临行的时候再三告诫韩凌不要招蜂引蝶,好好的在家呆着等他回来。韩凌不置可否。他知道,即便自己想逃也一定逃步远。一是有父母跟着,二嘛,他就不信萧天策那么多疑的人不会在他身边安插什么耳目。他费了不少劲把自己绑来囚禁在身边不可能不做任何防护措施。

         综上所述,他只能选择呆在家里,好好陪陪爸妈,一家团聚享受下天伦之乐。

         萧天策走了,韩凌的日子也彻底清闲下来。翻翻杂志、看看大片儿、偶尔写写文、帮妈妈做些家务,倒也过得充实。只是每天晚上必至的长途电话搞得韩凌比较头大。电话那头的人自然是萧大老板。

         “什么?你儿子找着了?怎么找着的?在哪里?”韩凌披着被子蹲在床上,一手拿着电话。他有个奇怪的习惯,喜欢蹲着。即便是打电脑,也喜欢蹲在椅子上。当然,是在没外人的情况下。毕竟,虽然感觉上舒服了可是外观上看着很不雅。

         电话那头萧天策气定神闲道:“是啊,找到了。这小王八蛋说是去找我了,其实并没有离开家多远。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山洞里躲着呢,想过把离家出走的瘾,让我去找他。结果身上的干粮和水都吃完了还耍倔不肯回家,后来晕倒在山洞里了。幸亏我在他身上装了定位仪,否则他饿死山洞里也不会有人知道。因为脱水太厉害现在还在医院接受治疗。我等他情况稍微稳定一些了再过去陪你。”

         韩凌久悬着的心可算放下来了。

         “没事就好。我这边有吃有喝的你不必担心好好陪你儿子吧。”

         萧天策听了冷笑一声:“怎么,你不想让我回去?”

         韩凌随口回了一句:“有点儿。”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他听到了电话那头萧天策的磨牙声,尽管不大。因为电话效果太好了,连一丝杂音也无所以听得是一清二楚。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要知道,萧天策可不是寻常人,再演一出绑架好戏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要吓坏父母了。

         “你再说一遍?”声音冷得仿佛结了冰。

         “不,不是。我只是,只是担心你儿子怕他有,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将来会后悔。小孩子的身体毕竟比不过成人。”

         萧天策怒极反笑,道:“你倒是挺关心他的嘛!比我这个亲爹强多了,仿佛你才是他爸。怎么,他给你了什么好处不成,让你这么关心,以至念念不忘?说!”

         韩凌无语了。大哥,那是你自己的孩子好不?你怎么还吃他的醋?

         “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派人去把你抓回来?!”

         韩凌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信。我太信了。您大老板,手下多得是保镖打手,随便派出一个来也能抓我不费劲。”

         “你信就好办。多的我也不说了,好好在家呆着等着我去。如果你胆敢和我耍什么花花肠子,后果你知道。我会把你扒光了锁在我的床上,天天干你!让你肚子里充满我的精||液。到时候可别说我没提醒你。”说着恶狠狠的掐断了电话。

         韩凌无奈,只有照他说的在家呆着等着他来。可是一直等到腊月二十九,萧天策也没来。可是他的保镖倒是尽忠职守,就连韩凌陪同妈妈一起上街采购年货都要在后面跟着。毫不知情的韩妈妈当然没有发现,可是“心怀鬼胎”的韩凌一直留心观察,到底让他发现了保镖的踪迹。为此,韩凌郁闷不已。连个年都没过好。一直到大年初四才接到了萧天策的电话。

         “你是打算自己回来,还是我派人去接你?”

         韩凌心中打鼓,可嘴上强辩道:“你不是在我身边派了个保镖嘛。还是24小时监视的那种。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就让他‘押送’我回去不就行了?何必那么麻烦再派个人来呢?横竖反正你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我这个小人物,再跑还能跑到哪里去?反正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即使我跑了,你也会对我父母下手的。”

         电话那头萧天策笑意盎然,显然心情不错。

         “嗯,不错,长记性了。那你就自己买张飞机票回来吧,到时候我到机场去接你。有阿豪在你身边我还是挺放心的。

         韩凌知道反对无效,只好妥协。

         “好吧,我知道了。那我能不能过完初八再回去?我这边还有些亲戚没走呢。”韩凌是能拖一天算一天。

         “初八啊?那就是还有四天。也太久了。。。。。。”刚想说不行,只听韩凌又道:“诶呀就四天啊。你就忍忍吧,就当是为了我。人家会领情的。”

         萧天策听了一笑:“好!四天就四天。只是,我倒要看看,你这个‘领情’究竟是怎么个领法儿!”

         韩凌讪笑着不知说什么才好。

         又扯了一段闲话,萧天策因为公事甚忙率先挂了电话。韩凌长出了一口气,浑身脱力般扑倒在床上。过了今天晚上,就剩下三天了。自由自在的日子只剩下三天了。可是叹气归叹气日子还得过下去。虽然只剩下三天了,也得好好规划,不能虚度了。韩凌打算抽出一天累陪老妈逛街,第二天呢叫洋子出来聚聚,最后一天在家连休整再陪老爸。一年到头才回来这么几天,真感觉时间不够用。该死的萧天策!要不是他催得急,自己想呆多久就呆多久。反正自己那工作在那儿都能做。韩凌在心里将萧天策诅咒了一百遍啊一百遍。可是,又能如何呢?

         第二天一早韩凌就陪着妈妈开始逛街。吃过早饭不到九点二人就出发了,先去了位于解放路上的百盛购物中心,这是W市最大也是价钱较贵的商场之一。先去了位于一楼的化妆品专区。帮母亲挑了一套去皱的化妆品,包括洁面、水、乳、早晚霜、眼部啫喱以及睡眠面膜。全套下来,将近4千。韩妈再三阻止而韩凌眼都不眨的就去付款了,刷卡。当然,刷的是萧天策给的卡,花的当然也是萧天策的钱。不花白不花。韩凌又拽着妈妈上了二楼的熟女馆挑了一件浅灰色羊绒皮草领大衣,一条米色珍珠边装饰的无袖连衣裙以及一双百丽的黑色后系带牛皮过膝靴。一套下来竟花了一万三!韩凌还要给妈妈买项链被韩妈拒绝了。谁的钱都是钱,尤其是儿子的钱。他挣钱不容易而且挣的又不多。做母亲的不忍心花孩子的钱,自己多花一分孩子就少花一分。最后没办法,韩凌只好说要给爸爸买羊毛衫和皮鞋,母子两人才继续逛了下去没有马上回家。

         中午,两人没有去韩凌提议的大馆子而就在商场地下一层的美食广场吃了午饭。韩妈妈喜欢清淡的所以要了荷叶竹筒饭,而韩凌喜欢吃肉要的是台式卤肉饭。母子俩相对而坐,边吃边聊。话题无非是围绕着韩凌的工作、在帝都的生活以及,婚姻问题。

         事实上,以韩凌这个年纪还不算大龄未婚男青年,家里不应该这么着急。可是,目光敏锐的韩妈有点发现儿子在性取向问题上有着不好的苗头,想要趁着还早赶快纠正。等到一发不可收拾那就糟糕了。

         韩凌从小学画,志向当然是考美院,当画家。只是美院的孩子大多思想前卫,打扮新潮,行为“不端”。韩妈怕一向文静有些“软弱”的儿子被“带坏了”所以死活不同意考美院。无奈之下,韩凌考了B大学了日语。为此母子之间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疙瘩。正因为如此,韩妈不敢把他逼得太死,只能是采取怀柔政策甚至是哀兵计。

         “不要拿洋子来当挡箭牌。你和洋子虽然好,可是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这点妈妈和你许阿姨(洋子的妈妈)都已经知道了。”

         韩凌无聊的用勺子搅动着盘子里的饭,随口应了一声。

         “韩凌,妈妈在和你说正经事,不要总和我打马虎眼。”韩妈放下了筷子,板起脸。她不想教训儿子,只是,为了他的终身幸福不得不这么做。

         “知道了。我不和您打马虎眼还不成吗?”韩凌委委屈屈的低下了头。他不是不想为自己辩白甚至是和妈妈顶嘴。但是他知道,妈妈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好。想要他早些成家立业。只是,他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而已。在韩凌看来,婚姻就如脚上穿的鞋。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不幸的婚姻就如不合脚的鞋,留之无用弃之可惜。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买鞋之前试好尺寸,不要将不合脚的鞋买回家。

         “这还像个话。听妈说,妈知道你还没玩够,不想早早就结婚。也行,可是你得有个女朋友先处着吧。你也老大不小了,即使是玩也玩不了几年了,总有要收心的时候。”

         韩凌忍不住回了一句:“收心和结婚不能划等号吧?”

         作者有话要说:抓虫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