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敲打(修)
        那天下午,韩凌咬了萧天策后跑上了楼将睡房的房门反锁。萧天策随后便追了上来,可惜还没等进房就被尾随而来的郑太太给截住了。原因是,小姐病了。

         郑太太口中的“小姐”是萧天策的女儿,萧卓如,今年十三岁。萧天策至今未娶,但他一有了一子一女。但是孩子的母亲却不是同一人。萧卓如的母亲是萧天策成年时萧家给安排的一位“侍寝”所生。由于身份低微,连个姨太太如夫人的名分都没能得到。只是得到了一笔钱带着父母兄弟移居海外了。至于小卓如,虽然是女孩子,但作为萧家的血脉没有流落在外的道理。所以由当时的萧家家主萧天策的父亲萧冷做决定留在了主宅由指定的保姆和奶妈抚养。而那时萧天策虽然还在上大学却已经接手了家族生意开始满世界的跑了,对于这个女儿自然没什么感情。可是没感情归没感情,孩子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平时不去看倒也没什么,可是生病了再不去看,不仅会寒了孩子的心就是连伺候的下人都会看不下去。萧天策虽然一肚子的不痛快可也只能忍了。

         韩凌算是又躲过了一劫。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年底,正是萧天策一年中最忙的时候。经常出差,加班更是家常便饭。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和韩凌碰面的时间也少了。韩凌为此倒是大松了口气。打球,种花,写文,上网,日子过得轻松自在。

         可是年光将近,韩凌不可避免的想起了父母。去年过年就没回去,被父母念叨了许久。赌咒发誓的说今年一定回去。可是,被软禁在这想要自由活动都难,估计回家会更难。韩凌不可避免的唉声叹气起来,饭也吃得少了。这让伺候他的映月很是担心,特意向管家郑太太汇报。而得到了萧天策死命令一定要伺候好韩凌的郑太太也担心起来。怀疑他是不是生了什么病。为此还特地把比尔医生请来为他做了全身的检查。

         “我就说没病吧,郑太太你也太大惊小怪了。看,麻烦比尔医生白跑了一趟。这大冷天儿的,多不容易!”

         德国籍的家庭医生比尔淡淡一笑边收拾药箱子边笑道:“凌少爷太客气了。能为萧家服务,我感到很光荣,没什么麻烦不麻烦之说。而且我本来就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今后如果您还有什么需要,可以让人直接打我的电话。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

         “映月,替我送送比尔医生。”

         映月和另外一名女仆跟出去送人。而郑太太则监督着韩凌将方才比尔医生开的营养药看着他服下又命人送了些茶点过来。

         “凌少爷您脸色好差,饭也吃得少了。明天老板就回来了,见您如此模样会很心疼的。责备或处罚我们倒是小事。我们照顾不周该受处罚。可是要是弄坏了身子,难过的却不光是您一个。我在萧家干了大半辈子了,几乎是看着老板长大的。他虽然外表看上去很威严冷漠,其实骨子里却是个热心肠。去年我们这里一个干了40多年的老佣人过世了,老板亲自去送的奠仪。到现在还关照着老人家属的生活。抚恤金是年年给,得了空儿老板还会亲自去看望。对待一个佣人尚且如此,何况您是他心尖上的肉。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他怎么会不心疼呢?所以,为了老板您也要好好的保重身体。”

         听了郑太太的话,韩凌大吃一惊。没想到,表面上看似严酷冷血的萧大老板,居然也有温情的一面。看来,人还是真的不能貌相。不过,说到为了他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这倒是有点夸张了。一个多月以来,韩凌一直在想,自己之于萧天策到底是什么?绝对不是亲人,也不会是朋友。那只能是情人,或者说是暖床的男宠。情人,至少得有感情基础。可是,他敢确定,萧天策绝不爱他。这么短的时间也不可能萌生出什么爱意。自己如是,萧天策亦然。

         韩凌没有天真到以为萧天策对他看似的温柔体贴就是爱情了。虽然从来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爱情。可是没吃过猪肉,不等于没见过猪跑。韩凌是干什么的?网络写手诶!尤其擅长*爱情。了解男男之爱。综合多年写作的经验以及所看网络小说、影视作品,韩凌可以断定,萧天策对自己绝对不是爱情!可是,既然不爱自己,反观自己又一穷二白的没什么利用价值。他对自己这么好,完全没有理由啊!他图什么啊!父亲说过,除了父母亲人还有可以交心的朋友之外。其他的人都是有所图的。有时候亲人朋友都会因为利益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而出卖自己,那仅有数月之交就更加的不可靠。人性就是卑劣自私的,无利不起早。可萧天策呢,他图什么?

         见韩凌又开始神游天外,郑太太还想说什么。可是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哪怕她嘴上跑火车韩凌也是听不进去的,何必浪费那唇舌,还惹人讨厌。只好悻悻然的闭嘴,转身离去。

         望着合上的门扉,韩凌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午后。韩凌用过了午饭到顶楼露台自己的玻璃温室里看了看花儿又在二楼的健身房里做了大约一小时的运动累得通身是汗。正准备去洗澡,忽然眼睛被蒙住了。一个粗嘎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热气吹在脖子上□异常。

         “不许动。猜猜我是谁?”虽然刻意掩饰,但声音熟悉的让韩凌脸红。正是让韩凌反复琢磨了多日的萧家家主萧天策。

         见韩凌一点都不“配合”他,男人也并不生气。笑嘻嘻的将韩凌的身子搂进怀里,左亲又亲,大吃嫩豆腐。

         “怎么样宝贝,有一个星期没见了,想我没?”

         韩凌左躲右闪,最后躲不过去了就扭头不看他。一副闹别扭的小媳妇模样。萧天策忍不住扳过他的头在那红嫩的小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怎么了宝贝,谁欺负你了,怎么不高兴?是哪个胆大包天的?说出来,我给你出气。”

         半晌,韩凌才幽幽道:“你老实回答我。我对你来说,究竟是什么?”

         这么一问倒是把萧天策给问愣住了。

         见他不说话,韩凌一把挣脱了他的怀抱,并离得远远的。

         “你还是让我走吧,离开这里。我们这么不清不楚的,也说不上是什么关系。我老住在这里时间长了不好。我又不是没地方住。让人以为我是赖在这里白吃白喝的总归不好。时间长了,人家会说闲话的。你要是喜欢看我写的文,我回家了也还是可以写的。我会写好就发到你QQ或者邮箱上的……”韩凌还打算继续说下去,可萧天策已经是脸色铁青,攥紧了拳头。

         “说!是哪个混蛋和你说这些疯言疯语的!是谁说要你离开我的?!”

         韩凌吓了一跳。萧天策牙齿咬得咯嘣咯嘣响,眼角都要瞪裂了,声音冷得仿佛结了冰似的。所谓“怒发冲冠”,大概是说的这样子的。

         见韩凌不说话,萧天策更加的恼羞成怒,一脚将立在楼梯两旁的等身高清代官窑青花瓷瓶一脚踢倒摔得粉碎。

         “你到底说不说?!”

         韩凌动了动嘴却不知从何说起。

         萧天策狰狞的笑着一把抓住了韩凌的胳膊将他带进怀里,狠狠的箍住他的腰生怕他逃跑似的。

         “其实你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我是舍不得动你,但是不代表我对旁人就没办法。你不说是吗?好!那我就把伺候你的佣人都抓来送到萧家刑堂去。相信,那些个刑讯高手们会有办法撬开他们的嘴巴的。”

         “你!”韩凌气急,竟有些语塞。萧天策听了阴恻恻的笑起来,抓住韩凌的肩膀将人带进怀里,一口咬上了他性||感的锁骨。极富技巧的吸吮着、时重时轻的啮咬着。

         “我什么?嗯?我很坏?对啊,我是很坏,不过更坏的还没使出来。你能怎么样呢?有本事你去告我啊?呵呵。你不是说要去公安局告我非法拘禁嘛,你尽管去告好了。但是,你现在人在我手里,我想把你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能阻止我,也没人能来救你。”说着他故意顿了顿,将韩凌的脸掰正了让他和自己目光相对。然后一字一字的咬得非常用力,道:“学聪明点,不要总是激怒我,不然,吃亏的还是你。这么漂亮的身子,我不想让它受伤。如果你坚持如此,那我也没有办法。记住,鞭子是不长眼睛的。”

         说完一把推开韩凌,扬长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