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白玫瑰
        自从上次以后,萧天策对韩凌的态度明显转好。脚踝上的白金链子被撤掉了,也准许他在楼内以及楼前的小花园里自由活动了。虽然还不能在庄园里行走自如,但生活娱乐范围明显扩大了,韩凌的心情也好了很多。韩凌迷上了种花,可惜数九寒天的露天根本无法成活。萧天策在主楼的天台辟出了一个不到二十平的地方搭建了玻璃温室,并引进了目前国外最先进的控温技术。萧家的专属园丁也放下了手边的事专心做韩凌的技术指导。肥料和种子都是最好的。没过多久,玻璃房里便开满了由韩凌亲自种下的白玫瑰。

         “玫瑰花有刺就是它的魅力所在啊。”韩凌边吸吮着被花刺划开了一道口子正在流血的手指边感慨道。现在萧天策已经不再逼迫他写文了。而不用为生计发愁每天吃好喝好睡好的韩凌觉得闲极无聊。种花和打壁球成了他每日所必须的休闲娱乐活动。几乎和吃饭睡觉一样,不可缺少。有时韩凌就叹气,果然由简如奢易,由奢入简难。自己已经被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给彻底腐化侵蚀了。他不是没想过逃跑。可是每当他刚刚有此想法,萧天策就会将洋子、常胜以及父母的照片丢到自己面前。都不用说话。韩凌就乖乖的妥协了。不妥协不行啊。万一自己真的逃跑成功了自己倒是自由了。可是父母朋友都跟着遭殃。以这样的代价换取的自由不要也罢。

         “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嗯?”正神游天外,一个强大而有力的臂膀从后面上来一把将韩凌搂在了怀里。在古巴手工雪茄和青草味须后水的味道里,韩凌觉得格外的安心,甚至有想要停靠在里面睡上一觉的想法。可是他马上挣脱开了。

         “别闹。没看我在花呢吗?别捣乱。”

         耳边传来了男人笑意盎然的声音:“哦,抱你就是捣乱啊。那,亲你呢?”说着单手扳过韩凌的脸颊在上面狠狠的亲了一口。这一亲不要紧,亲得韩凌面红耳赤,像个喝醉酒的兔子。从耳朵根一直红到了脖子根。萧天策就是喜欢他这别扭又爱害羞的性格。

         “哎呀,你干什么?!恶不恶心啊!”上的口水边用眼睛狠狠的剜了萧天策一眼。真是的。要发宠什么的去。要不一天天的真金白银的养活着他们,当摆设的啊?

         萧天策也不恼。背着手在玻璃温室里转了一圈。大朵的白玫瑰正含苞待放。有的花瓣上还沾着露珠也似的水滴。不知怎地,使萧天策忽然想到了那日韩凌中药后汗涔涔的脸颊。心里一动的同时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你刚浇过水吗?”萧天策沉声问道。

         “嗯。怎么了,是不是弄到你裤子或者鞋上了?你的衣服鞋子都很贵,要是弄脏了我可是赔不起的。来,让我看看能不能弄干净。”说着蹲下身子去翻看萧天策的裤脚。

         “行了,别看了。脏就脏了吧。我又不会怪你。是我自己非要闯进来的还把你给吓了一大跳,你都不怪我冒失呢。咱俩算是一比一扯平了。”

         韩凌一笑,站起了身。其实这个萧天策,也有可爱的时候。而萧天策也在笑。不过他笑的却是:这个韩凌好生单纯。看来几采取怀柔政策真的没有错。用不了几日就能心甘情愿的和自己成就好事并从此死心塌地。而自己呢这几天还能借着相处的机会吃吃嫩豆腐。反正,像韩凌这样脸皮薄好面子又心肠软的人最是好对付。反正自己已经练就了“刀枪不入”的本事,陪他玩玩又何妨呢?

         萧韩两人携手出了玻璃温室,洗过手以后一同到餐厅去用下午茶。其实,这是韩凌住进萧园以后才有的习惯。过去他是从来不用下午茶的,连零食都很少吃。每天雷打不动的三顿饭。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妈妈说过,男孩子是不能吃零食的。看上去显得轻浮没有素质,会让人笑话。韩凌一直谨记妈妈说的话。到了大学,虽然家里给的生活费很多,可是他依然不吃零食不喝饮料。日子过得很节俭,一个月一千五的生活费可以节省下近八百块。节假日还和同学相约一起去勤工俭学。做过家电推销员,卖过化妆品,当过家教,送过纯净水还在餐厅里当过服务生。他把收入的一半寄给慈善机构用来帮助边远山区家庭困难的孩子重返校园,而另一半则存进银行打算将来留在帝都作为买房的首付款。四年下来,钱倒是攒下不少。可是帝都的房价却好似坐上了火箭般涨得邪乎。他攒的那点钱还不够买个厕所。所以,时至今日他依然是个“北漂”。

         “韩凌?”萧天策推了他一把。

         “啊?”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我喊了你半天了,你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韩凌哑然失笑,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端起了萧家厨房为他特制的红豆奶茶,用小银勺子在玻璃杯里轻轻搅动着。呈褐色半透明的珍珠在杯子里滚来滚去,十分可爱。

         “没什么。我在想,习惯真可怕。我原来从来不吃下午茶。私下里认为,那都是有钱又闲极无聊的人才会有的习惯。我才不会有那时间心情和金钱来奢侈呢。可是如今,我已经到了没有下午茶就感觉缺点什么的程度。看来习惯真可怕。”

         萧天策听了眯眼笑起来。

         “这有什么。没听说过习惯是在于培养的吗?离不开就不离开好了。我不会吝啬到连顿下午茶都供不起的程度。”

         韩凌摇摇头。

         “你当然不会了。你萧大老板富可敌国。别说一顿普通的下午茶了就是航天飞机宇宙飞船你都能随便买他几艘来玩。只是,我总有离开萧园回家去住的时候。到了那时候,我不认为,凭着我微薄的稿费除了房租和日常开支以外还有闲钱来满足这你看似平常实际很奢侈的一顿下午茶。”

         韩凌说者无意,但萧天策听者有心。

         “怎么,你要离开我,离开萧园?”声音不自觉的拔高,脸上也被寒气所笼罩。

         韩凌苦笑。

         “早晚而已。或者我自己离开。或者,”说着他故意顿了顿,眼睛看向萧天策。

         “或者什么?”萧天策倾身靠近,一手抬起了韩凌的下巴。

         韩凌面无惧色。坦然的任凭他捏着下巴,目光和他对视:“或者,你赶我出去。”

         “不可能!”萧天策放开韩凌的下巴起身离开了餐桌走到了韩凌的身后,双手环住了他的肩,霸气十足道:“休想离开我。你是我的,没有我的准许,你哪儿都不能去!你要是敢离开我,就是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追回来,绑在我的床上,日日夜夜的占有你,填满你!让你没有力气再反抗,没有力气再逃跑!”

         话音刚落,濡湿的吻紧接着落在了脸颊和脖颈之上。一双大手顺着肩膀滑下潜进衣襟里摸索着。胸前的两点红果尽数落在了对方的掌握之中。男人是个中高手,撩拨人的技巧自是不必说的。韩凌被他弄得浑身火起。而反观萧天策,显然也好不到哪去,连呼吸都变粗了。

         “凌儿,交给我,好吗?我会很小心的,不会弄疼你。”温柔的蛊惑似的低喃在耳边响起。韩凌觉得,半边身子都酥了,浑身提不起一丝力气。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躺在男人怀里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有多诱人。

         见韩凌无动于衷,以为他是害羞不好意思于是默认了。萧天策欣喜若狂。密集如雨点般的亲吻落在了韩凌的身上,男人边亲着边缓慢的脱着韩凌的衣裳,直到将他剥成了一只赤||裸的白羊。韩凌还是无动于衷,甚至闭上了眼睛。

         “真是个害羞的小东西。”男人笑意盎然的亲了亲他的眼皮。开始飞快的脱自己的衣裳。等脱到下衣的时候就有些不耐烦了。

         当同样赤||裸的身体压了上来,韩凌后悔了。

         “不,不要!”

         男人已经是箭在弦上,轻轻的亲吻着韩凌的脸颊,手伸向了韩凌的那里轻轻的抚弄、撩拨。

         韩凌剧烈的反抗着,手脚并用的挣扎着。

         “不!不要!不要在这里!会,会被别人看到!”

         男人一边费力的压制着他的手脚,一边喘着粗气道:“放心吧,宝贝。不会有什么人这么不识趣的。我刚才已经叫郑太太‘清场’了。来吧,放心大胆的把自己交给我,让我带你一起‘飞’。”说完便又动作起来。韩凌身后的那里被带有浓重侵略感的滚烫的物事紧贴着,身体不自觉的瑟缩了两下,并没有停止反抗。可他不知道,这个时候他越是反抗越是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尤其是像萧天策这样强势的男人。

         “老实点儿,我的宝贝!我虽然不舍得对你动粗。但是,你逼我,我也没办法。不想疼就老老实实的,过会儿我们都能舒服。”男人边说边在韩凌身上敏感地带揉揉捏捏。

         不知何时,一直紧闭着双眼的韩凌忽然睁开了眼睛。他卯足了浑身力气看准时机在萧天策的肩膀处狠狠一咬,直到有了铁锈的味道他才松口。趁着萧天策吃痛愣神的功夫抓起散落在地的萧天策的衬衫披在自己身上,转身就跑。由于身高的原因,萧天策的衬衫穿在韩凌身上更像一个短睡袍。

         男人望着韩凌远去的背影,瞳孔猛烈的收缩了几下。唇边溢出了危险的笑容,大步追了上去。

         小妖精,够辣。不过,我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各位,今天有事出去了没能两更,抱歉抱歉。争取一会或者明天给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