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缺爱的孩子(改)
        自从上次的“敲打”以后,韩凌就有意无意的躲着他。那样阴冷的声音,残酷的表情,仿佛是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鬼,让韩凌噩梦不断。可是,自那次以后,萧天策对他却依然如常。只是,似乎对他的一举一动监视的更严了。

         早上刚刚和父母亲通过了电话。韩凌当然不敢说自己是被绑架之后软禁在萧家的。只说因为自己的房子太冷所以借住到一个帝都当地的朋友家里。由于走的时候匆忙没能马上和父母联系。自己现在很安全也很舒服,希望他们能放心。

         爸爸听了还好只是简单的嘱咐了几句就把电话交给妈妈了。韩妈妈不是个简单人物,年轻的时候在机关后勤工作退休了以后又开了家饭馆,接触的人是形形色色。她可没有单纯老实的韩爸那么好骗。他显然不相信儿子所说的话,但也不好拆穿。只是叮嘱儿子一定要隔天给自己一个电话报平安,并且今年无论如何也要回来。而韩凌看样子无法脱身只好以车票难买为由推脱。可是韩妈却不吃他那套,告诉他确定了回程日期以后来电话,她会帮他把机票订了。钱是次要的,见到儿子能够安全回家才是最重要的。韩凌词穷了。

         一下午,他都将自己关在房里想对策。家,看来肯定是要回的了。不然,依自己老妈的性格很可能杀到帝都来。到时候什么都露馅儿了可能事情会更加的糟糕。可是自己想回家也得萧天策那边肯放人才行啊。那个变态疯子,竟然说喜欢自己,要和自己交往。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估计是他吃惯了山珍海味想尝尝清粥小菜。韩凌对着镜子左照右照,怎么看也不觉得自己会是能够吸引萧天策目光的那个。也许他只是闲极无聊想找个消遣。他可以把感情当儿戏,可是我不可以。人家有钱有势输得起。可我一无所有,如果连感情都赔进去,那就更加的被动了。可是一想到萧天策严肃而专注的神情,隐藏在霸道背后的温柔,坚实宽厚弥漫着古巴雪茄和清爽男性体味的胸膛,有力的大手,温暖的怀抱,韩凌心乱如麻。

         而萧天策这边听到韩凌心情低落把自己关在房里谢绝见客后放下公事包就直奔卧房而来。站在门口半天都不见韩凌抬头看他。于是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连进来人都不知道。”

         韩凌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把头低下了。

         “哦,你回来了。热水我放好了,你可以先洗个澡或者先去书房处理公司的事。我要写一会儿文。你在这里我写不好。”他说这话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惹怒萧天策。这货可是个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

         长长的睫毛低垂,在灯光的映衬下留下了两道浓郁的暗影。韩凌摆弄着腿上的笔记本,却不敢正视萧天策。他的心里剧烈的斗争着,要不要现在开口提回家的事。

         萧天策知道他有心事,可是他识趣的没有继续问下去。搞疲劳战术不是他的性格。一路酒席对待一路宾朋。征服韩凌需要恩威并用。前阵子威已经发过了,现在就要略施小恩了。有些事情他不愿意说,不代表自己就不能知道。自然,有人愿意说。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哎呀,你不提醒我还忘了。我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处理完呢。好吧,那你在这里乖乖写文,我去书房看些文件。晚上睡觉前我可是要检查的哦!”说完,在韩凌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转身走出了卧房。可是他并没有像说的那样去书房处理文件,而是将管家郑太太和贴身伺候韩凌的几个佣人叫到了二楼的小客厅进行个别问话。他虽然在韩凌的口中问不到什么,但可以综合他的举动猜出一二。

         萧天策靠坐在奶白色意大利进口的布艺沙发里,喝着佣人端来的锡兰红茶,听着管家的汇报。

         “凌少爷9点钟用完的早饭。之后回房看了会杂志。大概9点35分的时候打了一通电话。”

         萧天策放下茶杯,在茶几上的藤艺纸巾盒里抽出了一张纸擦了擦嘴。

         “那你们有没有查过,他那通电话打到了哪里?打了多长时间?”

         郑太太谦卑的点点头,回道:“是的老板,我们有查过。这是电话号码以及详细的地址。”她从随身携带的袖珍皮面记事本里那出了一张写着几行字的便签递给了萧天策后接着说:“电话号码显示是凌少爷父母家。通话时间是23分钟。由于用的是您卧室的电话,所以无法取得监听内容。”

         萧天策点了点头,将便签揣进了裤子兜里。

         “那之后呢?”

         “之后少爷的情绪就很低落,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午饭也是在卧室里用的,而且吃得非常少。就连每天必去的花房都没去。”

         “我知道了。以后出现这样的情况早点告诉我。我再重申一次,韩凌是我重要的客人,你们要像伺候我一样要尽心尽力。我萧天策一向赏罚分明。只要你干得好,金钱方面我从没吝啬过。你们当中有不少是已经在萧家工作多年的了,这点你们应该清楚。可是我还是要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谁不尽心伺候还乱嚼舌根的话,就不是丢掉饭碗这么简单的事情了。都听到了没有?”

         众人异口同声:“听到了老板。”

         萧天策满意的点点头:“好了,都下去工作吧。今天的事不要和外人提起,尤其是凌少爷。”

         众人点头称是然后散去。萧天策喝了口茶觉得索然无味,伸手入怀掏出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雪茄点燃。浅白的烟雾里,男人眯缝起眼睛。或许,他是想家了。年关将近,每个人都盼望着能够早点回家。自己纵然舍不得他可又能怎样?拘得住他的人,未必能拘得住他的心!缓缓的吐出一长串烟圈儿后,萧天策仿佛下了什么决定似的将雪茄摁熄在烟灰缸里起身朝房间走去。

         韩凌很是意外,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放自己回家探亲。不过条件却是,要跟着一起。韩凌郁闷了。心说,你以什么身份跟着我回家啊?朋友?明显不像。可是,除了朋友还会有什么身份?不会是恋人吧?!那就太扯了。韩凌抚了抚胳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吧,你跟着就跟着。不过,要事先说好哦。到了我家以后不能乱说,只能说是我的朋友。”

         萧天策含笑着点头。心里却已经笑翻天了。等到了地方说圆说扁还不由我高兴?嗯,的确是朋友。不过确实男朋友。萧天策摸着剃得光滑的下巴心中暗自盘算等见到韩凌父母该怎么说。

         “你真的跟我去?你可不要后悔哦!我们家小门小户的,全部面积加起来还没你家的一个客厅大。估计你住进去会很不习惯的。吃饭也是。都是些家常便饭。可没什么大厨来给你料理。也没有佣人,什么都要自理。”

         萧天策大笑着搂着韩凌的肩将他带进怀里:“没关系,有你就够了。嗯,就当锻炼了,体验生活!再不行就订个酒店。总之,我是一定要跟你去的。我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山水养育出了像你这样玲珑剔透的美人!”

         韩凌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可是心里却越发的恐惧。不知道,这家伙接下来出什么牌。反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眼。只是,自己若是拒绝恐怕激怒对方。

         “乱说话!”

         只听萧天策又道:“你说什么时候走,我好让人提前订机票。还有啊,你每年回家都会给父母买些这边的特产当做礼物吧?”

         韩凌挣脱了萧天策的搂抱,坐正了身子。

         “嗯。是会买一些的。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问问。既然往年都买,那今年也买吧。明天是周五,后天我陪你一起去买。我们还没一起逛过商场呢。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逛一逛。机票的问题你不要操心,我会安排人去订。你就告诉我个日期就行了。”

         韩凌听了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自然是越快越好了。我看就下周吧,明天就腊月二十了。我想在腊月二十七之前到家。想在年前陪我妈办办年货什么的。去年就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回去过年。今年无论如何也得好好表现。不然啊,念也会被我妈给念叨死。”

         “呵呵。你们家真好。光听上去就觉得很温馨。”

         韩凌转头看向萧天策有些奇怪地问:“对了。如果你跟我一起回家了,那你家人不生气吗?不能陪他们过年了诶。”

         萧天策用头枕着手仰躺在了床上,望着天花板淡然一笑,那笑容竟有些凄凉。

         “我没有什么家人了。我十岁时,我妈吞安眠药自杀了。二十二岁,我爸突然脑溢血过世。我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叔叔姑姑倒是有几个,可是都不亲厚。互相之间很少走动。只有一个比较亲近的堂弟,目前在国外留学。今年因为要准备博士论文所以就不回来了。”

         韩凌大吃一惊。

         “那你每年过年都怎么过啊?”

         “有时候赶上出差,就稀里糊涂的过去了。有的时候觉得累了会去国外度假。有的时候是和我儿子女儿在一起过。虽然并不亲厚,但是略胜于无。一个人真的是太孤单了。”最后一句话,他是带着十二分的感慨说的。一人个太久了,他的心里,骨髓里已经空虚到发疼。虽然身边环绕着各式各样的人。或奉承,或讨好,或尊敬,或畏惧,可是没有一个是冲他这个人来的。都是冲着他手里的钱和权来的。他好想有一个能让他休憩停靠的港湾。不用豪华不用宽大,只要足够温暖。就像,韩凌的目光一样。

         不知怎地,听了这番话韩凌竟有些微微的心疼。没错,他是身居上位,富可敌国。可是,他物质生活高度富有的同时,精神生活却十分匮乏。就连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儿女都不亲厚。母亲甚至是吞药自杀的。看来,这豪门大院的生活也并不像外表看上去的风光如意。

         “真是可怜啊。。。不过没关系,今年过年你和我一起过。我们家虽然人口不多,但是年味儿还是很浓的。我父亲是帝都过去的知青。我们家相比一些南方家庭,在过年上面更讲究一些。到时候你还能吃上我妈亲手包的饺子。我告诉你哦,饺子是我妈的拿手绝活儿。味道比起你们家的大厨来是只在其上不在其下。”

         萧天策听了眼睛一亮。

         “是吗?那可得好好尝尝了。”

         那晚,两人第一次敞开心扉说了好多心里话。韩凌觉得,其实萧天策外表强悍,实际上却是个可怜的人。他太缺少爱了。缺少家庭之爱。

         作者有话要说:改版中。。求包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