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9突然回归
        萧天策一下飞机连气都没喘就直奔萧园。他恼羞成怒,只是现在还不是发火的时候,找人要紧。等把韩凌毫发无伤的带回来,再算总账不迟!萧天策坐在车里,心中却在盘算等找到韩凌以后如何“惩罚”这个不乖的“小娘子”,是先OOXX还是先XXOO。

         一路飞奔,从机场到萧园将近60公里的路程只开了不足一个小时,尽管如此萧天策还是觉得很漫长。

         “你们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萧天策阴沉着脸将管家郑太太以及一干负责伺候韩凌的佣人召集在一起问话。对于佣人,萧天策虽然一向很严厉,但也不是毫无原则的严厉。他一贯赏罚分明,并且在金钱和物质方面从不吝啬。作为萧家的佣人,干的是佣人的活儿,可拿的却是高于普通白领两三倍的工资。每逢年节除了休假外还有额外的红包。如果能够顺利做到退休还有一笔十分丰厚的退休金。所以萧家的佣人虽然难做,但是还是有许多人抢着做。

         一个高个子刀条脸的年轻男仆仔细回忆了一下,说:“四天前,也就是十二号的晚上是我值夜。当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我看到凌少爷的卧室灯还亮着并且隐约有说话的声音。我敲门一问,凌少说是和您在通话。我就没好多问。谁知,第二天凌少就失踪了。我想,会不会他的失踪跟那通电话有关?”说完还小心翼翼的察看起了萧天策的脸色。萧天策脸色铁青半天不语,看得底下人是胆战心惊。

         大半夜和人通话,会是什么人呢?难道,有奸||夫?萧天策顿时想到了常胜。可是仔细一想又排除了。就算他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把柄在自己手里呢,就不信他能翻了天了。可是,不是他会是谁呢?谁这么大胆子,胆敢抢我的人?!

         萧天策一脸戾气的抛下一干随从佣人转身进了韩凌的房间。一推门,一股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房间里一尘不染。角落的小圆茶几上放着韩凌的笔记本电脑还有几本他常看的书。推开衣帽间,韩凌所有的衣服一件都不少。一切,还跟他在的时候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床头的抽屉里整齐的摆放着韩凌的钱包和手机,手机是关闭状态的。萧天策试了试,里面竟一点电也没有,连机都开不开。钱包里,现金和银行卡动都没动,只是韩凌的身份证还有护照不见了。按理说,没带钱他应该跑不远才是。除非,他有什么秘密小金库,或者有什么人暗中相助。仔细想来,韩凌不像是那种很能攒私房钱的人。再联想到男仆口中的神秘电话,萧天策推测韩凌应该是有人暗中相助。该死的,别让我查出来是谁在捣鬼。否则——萧天策握紧了拳头,眼角几乎要瞪裂。

         就像狼会在自己地盘上撒尿以示权威一样,萧天策如今已经开始盘算着等找到韩凌后一定要在他身上做一个属于自己的记号,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自己的,谁也不能抢,谁也抢不去!

         由于血统优良,萧氏兄弟皆是品貌出众。但是与萧天恒的阳光帅气不同,萧天策遗传了母亲的法国血统,轮廓偏深。尤其是鼻子,高、挺而尖,再加上略深的眼窝,犀利的眼神,紧抿的薄唇,刻薄中透着股阴鸷。这份阴鸷在烦躁和愤怒的时候便会转化成一种邪恶的、扭曲的、令人恐惧的冰冷。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即使是同为萧家少爷的萧天策的堂弟萧天恒也暗暗打了个寒战。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见过萧天策如此令人恐怖的表情。心里暗暗为逃跑的韩凌默哀:老大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兄弟啊,你自求多福吧!

         萧天策关上门在房间里抽了一会烟。烟雾透过门缝飘了出来,门外等候的萧天恒等众人惴惴不安。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紧闭的房门忽然打开了,萧天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他一声不响的穿过众人进了自己的书房,不大一会儿拿着一个巴掌大的黑色仪器从屋里走了出来。萧天恒一眼就认出,那是一台定位仪,专门用来定位小目标用的。难道,萧天策在韩凌身上装了定位系统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准备车,随我去把韩凌找回来!”

         众人如梦方醒,七手八脚的开始各忙各的去了。萧天策简单的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又轻便的衣服,简单的休整一下便带着萧天恒以及贴身保镖、助理、随从、加上司机等一共十一人分乘三辆车,萧天恒当仁不让的和萧天策同乘一辆车。而同车的还有萧天策最近刚刚提拔上来的一位私人助理,名叫林殷,是个中越混血。五官细小而俊秀,看上去很显小,最多只有二十五六岁,像一个刚踏入社会的小青年。他很健谈,也会察言观色,很得萧天策的欢心。一有什么重要场合都把他带着。那股热乎劲儿,让人看他的眼神总是充满或明显或隐晦的暧昧。若不是了解萧天策对韩凌的心思,萧天恒也会和旁人一样觉得自己这堂哥跟这个叫林殷的小助理有什么。而这个林殷却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阳光、单纯、无害。他的父亲林文龙是萧天策的嫡系,负责管理萧氏一些相对隐匿的海外业务。能力卓绝,深得萧天策的信任。而今年二十五岁的林殷二十一岁大学毕业以后被秘密送往南美某雇佣兵基地接受为期两年的综合训练后被召回帝都,被安排在萧天策身边做了一名助理。南美基地的两年训练,注定了他不会像普通手无束鸡之力的文弱助理们一样。他温文秀气的外表阳光的笑容只是一种伪装、一种保护色。

         萧天策一路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一言不发,好似在闭目养神。其实他并不是在养神而是在伤神。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靠用定位仪来找韩凌。当初下决定在韩凌身体里植入定位芯片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为的是一劳永逸。因为这个韩凌,怎么看怎么像是个不安分的。只是随着接触时间的增多,对于韩凌,萧天策的心思越来越复杂。有心疼、有喜爱、有不舍、有欣赏。可是无论是哪种情感,都不是对一个男宠一个玩物该有的感情。

         从小到大,萧天策接受的都是帝王式的教育。使他养成了高高在上只知有我不知有人的性格。他唯我独尊,无论在什么事情上都喜欢操控主动权。就像一个骄傲自负的猫咪抓住了老鼠却不忙着满足于口腹之欲而是把它像玩具一样玩弄于股掌之上。曾经对于韩凌,他存的就是这样一种心思。然而,现在——

         “哥,你找到韩凌以后打算怎么办?”

         萧天策依然闭着眼睛,保持原来的姿势动也没动。萧天恒以为哥哥还在生韩凌的气,预备规劝几句。可是还没等开口,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萧天恒和萧天策身子猛的向前一倾,瞬间又跌回了座位上。同时,车子停了下来。

         一向沉着淡定的萧天策,对于刚刚的变化只是皱了皱眉。可是萧天恒就没有他这么淡定了。动手升起了驾驶室和后座之间的茶色隔音玻璃,刚想质问司机老陈,还没等发出声音就仿佛是中了武侠电影里的定身术似的一动不动了。大张着嘴仿佛能吞下一个鸡蛋的夸张表情正好被回过头准备询问情况的助理林殷看到,于是关切的问:“二少,您怎么了?”

         “哥,哥,你看,韩,韩凌!”萧天恒竟然有些语无伦次,萧天策不悦地挑起了浓密而英挺的眉而眼睛仍然是:“你胡说什么。”

         “先生,的确是凌少爷。您看,凌少爷就在咱们车前头!”

         萧天策一听猛地睁开了眼睛,定睛一看,车前站着个头发凌乱身穿宽大白衬衫的瘦弱青年,正是失踪多时的韩凌。车上除了萧天策以外的三人皆长出了一口气。然而萧天策的脸上仍然是毫无表情,只是微微瑟缩的瞳孔暴露了他此时的心境,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毫无感觉。

         该死的!竟敢光着腿出门,这不是摆明了要勾|引谁嘛!

         “林殷,你下去看看。”

         身为助理的林殷当然明白主子说的这个“看看”内里蕴含的意思。答应一声后马上下了车。边走边脱下自己身上穿着的加长款西装外套给韩凌披上。

         “凌少爷,上车吧。先生在车上等您。我们是专程来接您回家的。”

         意外的是,韩凌竟然乖乖的跟着他上了车。后座车门关上的刹那,韩凌的眼底快速闪过了一丝挣扎。

         作者有话要说:龙年到了,祝大家龙年大吉,万事如意~!身体都健健康康滴,荷包都鼓鼓滴~

         当然啦,想必对于乃们来说,啥祝福都比不上更新来得实在。于是,俺就更新来啦~